擺脫藍綠/統獨幽靈,番薯島上土生土長的太陽花認同

擺脫藍綠/統獨幽靈,番薯島上土生土長的太陽花認同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ddy Huang CC BY SA 2.0

作者:萬宗綸(台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系學生)

從「太陽花」成為這場學運的符號開始,似乎就註定了長久以來台灣人避而不談的問題必須被重新面對,那就是──身分認同與意識形態的詭譎糾纏。「太陽花」意外地進入立法院後,就爆發了台聯黨誤以為太陽花是中國國花,而將其踩踏於地的窘境,但其實那只是因為毛澤東自詡為紅太陽,子弟兵們遂被聯想是承蒙太陽雨露的太陽花所致。

「太陽花」也同時是極具西方意象的花朵,在西方數次成為重要歷史時刻的象徵物,跟一部分種來自於中國的百合花不同,太陽花原產於北美洲,若以此來看這場學運,竟也覺得意外地恰巧,太陽花的身世就如同台灣新世代的年輕人一般,錯綜複雜、認同糾結,卻又能總是望著東邊,等待旭日的升起。太平洋上的這個番薯島,所綻放身兼東西意義交織的太陽花,就是紛雜的海外殖民者前後來到這裡所栽下的,而現在透過這場學運,通通用力地開出強勁的花朵,要正面迎向日光照清楚自己。

文化研究學者荊子馨指出,日治時期台灣社會運動所使用的「中國人」修辭,是一種幻想(imaginary)共同體,是台灣在面對日本殖民情境與無力徹底改變的不滿時,訴諸「大部分台灣人是漢人」這個簡單的歷史事實,所導致的對「祖國」與漢民族無頭緒的「求助」,而非主要來自於根本上的文化關聯。那是台灣對中國的單方面投射,而非中國有意識要讓台灣回歸所做的政治企圖下的產物。

就如同史明所說,戰後台灣人的中國意識是唯心的幻想。對中國的認同在國民政府來台後引發的諸多事件得到完全的崩解,進而竟再次懷念起日本人的身分。「台灣認同是什麼?」就在這些對不同國度的投射變化中悄然形成,但弔詭的就是,沒有人說得清楚那究竟是什麼?在歷經數十年的黨國教育期間,台灣人被教育得不需要去思考這個問題,只需要繼續簡單的歸給「大部分台灣人是漢人,而漢人是中華民族」。台灣認同從未獲得解決,永遠存在於帝國的邊緣,不能想、不該想,也不用去想。

就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加上國際現實,統獨議題不僅是當權者不願意去面對的問題,也是台灣人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的自我矛盾。要獨立?那是什麼意思,可是我們是中國人呀;要統一?那又是什麼意思,可是我們不是中國人。「中國」這個語彙的意義已經模糊不清到,使用者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所以我們現在(台灣現況)是怎樣?不統不獨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有人答得出來,台灣人的心沒有被訓練過去碰撞這樣的疑問,只需要當個牆頭草,一下丟給日本、一下丟給中國,甚至有時丟給美國。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於是擅長處理渾沌心智的心理學家決定擔負此重任,政治心理學家黃囇莉指出,傾向社會支配與權威之性格中的「傳統保守」因子,對大中國主義有相當顯著的正向影響;傾向「開放性」與「自主性」,則對「獨台主義」與「愛台主義」有較顯著的正向影響。黃囇莉得到了一個結論,大中國主義與獨台主義的心理基礎是完全相反的,然而,大部分的人仍然是「愛台主義」(台灣小而美、台灣人尊嚴)的曖昧中立,既有部分保守、又有部分開放。

心理基礎與意識形態間的邏輯建立,綜合社會建構論與人格心理學可以看成,一個人容不容易被規訓成功,與其人格特質有關;而黨國教育下被規訓較好的,也許就是那些認可權威的人,然後生產出大中國的意識形態。相反地,俗話說的「反骨」不容易被規訓的人,覺得自己明明就不是跟你這個骯髒政府同掛的,為什麼硬要說我跟你一樣是中國人,獨台主義油然而生。

至此,我們至少可以理解到台灣糾雜認同中的異質樣態,不過這份2007年的研究,並無法適用於2004年開始的九年一貫教育,及其後廢除三民主義教育的九五暫綱下的世代,也就是太陽花學運的這個世代。

如果黃囇莉的研究成立,那麼過去的大中國、愛台、台獨,都是非常唯心的一種意識形態而已,似乎就是隨著人格特質而漸進的認同光譜,經濟基礎或是實際上的生活扮演的角色並不大,所以國族認同也就相對模糊,或藍或綠也都是十分空洞的心理認同,毫無具體內涵。

相反地,太陽花世代正逐漸擺脫番薯島的外來歷史宿命,這個世代大體上全部是台灣土生土長的,黨國教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加重台灣比例的、重視民主的多元價值教育。太陽花世代的身分認同不是人格差異伴隨規訓程度差異下的產物,而是建立在紮紮實實地親密呵護土地的地方感之上,「你是什麼人?」問遍絕大多數的太陽花世代,他們會不加思索的告訴你:「台灣人啊,台灣長大的不然是什麼人?」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不要變成下一個茂名」、「捍衛民主」、「台灣不是拿來賣的」、「撐台灣」……如此多的標語,都顯現著太陽花世代與台灣間的連結,建立在厚實的地方感中,而這份地方感除了來自於土生土長的生命經驗,還有與中國和九七後香港相比下,難能可貴的民主價值。

因此這樣的台灣在太陽花世代的眼裡,是具體、紮實而飽滿的可貴島國,不再是上個世代空泛的藍色綠色、意味不明的台灣小而美。這是這場學運中綻放的太陽花價值,是這場學運無論服貿過與不過也難能可貴的正面宣示,是專屬於番薯島而非中日美的台灣主體性之確立,也是活在藍綠/統獨幽靈下的舊世代所看不懂的。


猜你喜歡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現場美術出身的登曼波,擅長融合酷兒文化,營造出充滿故事性的影像風格。是怎麼樣的養分塑造出他現在的獨特色彩,讓他能夠找到被拍攝者不為人知的角度?他又如何透過Photoshop去實現獨樹一幟的細節?

無論是裸背綑縛的珊妮公主,還是化身鳳梨的唐鳳,任誰來到登曼波的鏡頭前,都能展現出最奇趣吸睛的一面。他拍明星名人,也拍主流視野外的酷兒族群與文化場景。這天我們前去拜訪登曼波,一窺他平時如何透過Photoshop創造出獨特影像風格。

 

用色彩撞破刻板分界,讓符號與畫面一起說故事

登曼波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從事的是電影與廣告美術,這些經歷都轉化成他影像創作上的養分。大學畢業後來到台北,加入電影劇組的美術組密集工作,在 Google Map 還不普及的 2000 年代,他拿著紙本地圖探索這座城市,因為參與《艋舺》與《一頁台北》的拍攝,踏遍萬華、中山一帶的巷弄尋找拍攝場景和道具。

「那個過程算是訓練我對影像的美感吧,像顏色的配置就會是我在決定拍攝時先思考的元素。」若曾看過登曼波攝影作品的人,肯定都會被那大膽的用色與場景建構的手法所驚艷,既衝突又合理。或許他試圖解構的正是顏色所象徵的刻板印象,賦予被攝對象最能凸顯其性格的顏色與情境。

離開電影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工作,讓曼波多了更多時間探索自己的創作,藉由 Photoshop 豐富的附加元件,嘗試多樣的濾鏡風格。他透過網路大量閱讀、研究各種視覺與音樂養分,也在線上平台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因此結識不少創作者,其中包括莎士比亞的妹妹劇團團長王嘉明。在莎妹劇團的邀請下,曼波的攝影生涯從劇場開始,「我也把電影美術的訓練都放在裡面,讓符號跟畫面一起說故事。」

用影像魔術紀錄酷兒文化場景

2019 年拿下北美館主辦的台北美術首獎的《父親的錄影帶》,是曼波對自我生命經驗的探索與剖析,除了透過創作與自己的父親對話,了解彼此的不曾想見的樣貌,把這個過程帶到放到美術館,希望鼓舞更多酷兒表現自己,他也將酷兒們的身影置入流行文化的媒介中。曼波在工作上合作的對象來自非常多領域,時尚雜誌、表演藝術、流行音樂、電影等領域都能找到他的作品。

談到時裝拍攝的經驗,曼波形容「很像在變魔術」。攝影師不只是跟隨腳本,而是和編輯、造型等整個團隊一起做視覺方向的發想,「雖然會有產品的置入,但在追求製造最適合主題的『幻象』之下,其實有蠻大的發揮空間」,曼波談到他經常拍攝 LGBTQ 主題的雜誌封面,在這樣的工作氛圍裡很能讓他大膽地展現自己的風格。

在攝影師身份之外,登曼波也在 Pawnshop 放歌,在自己的生活圈內,製造一些事件。他與友人以 Pawnshop 為據點,建構、觀察台灣的酷兒文化場景,「我拍呂薔《找 Matched!》這支 MV,所有演員都是我在 Pawnshop 聚集的,包括幾位知名的變裝皇后。」

Photoshop 是創作時最不可或缺的工具

攝影師的工作除了前期的概念發想,拍攝現場精確執行拍攝計畫,後期的照片編輯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步。Photoshop 一直是曼波在創作時必備的軟體工具,「我喜歡用底片拍攝,就算我用數位相機,我還是會用 Photoshop 把整體的色調整理在一個均值的底片質感。」儘管有愈來愈多影像處理軟體提供現成風格濾鏡,但仍沒有一個像 Photoshop 一樣可以滿足他追求獨特色調與質感的需求。

Photoshop 多年來一直是最強大的影像處理軟體,廣大設計師和攝影師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使用,陪伴所有創意人一路成長、突破,不斷推出的新功能也讓編修工作更加流暢。曼波也是從大學時期就接觸 Adobe 系列的軟體,「應該沒有攝影師不用Photoshop吧?」

Adobe 攝影計畫的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都是他在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工具,曼波也與我們分享自己後製工作的流程,通常是先在 Lightroom 做整批影像的統一調整 ,接著再進到 Photoshop 細部精修,「比如在商業案裡,照片中產品的顏色與實際顏色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我會用 PS 遮色片、色版等工具去調整產品那一塊的顏色,除了 Photohop 之外真的沒有其他軟體可以做到。」如何在保有自我風格的情況下不埋沒合作廠商的產品,是所有專業影像人都必須注意的事。

實現最初直覺的 Photoshop 祕技初公開

每次面對不同的拍攝委託或者展覽邀約,儘管是相當熟悉的合作對象、作品內容,登曼波仍會先深入理解對方的特質與需求,找到最獨特且最適合的色調搭配。不過創作中依然常有直覺的成分,在精密設計的工作流程中,不時的靈光顯得格外珍貴。談到具體實現腦中想法的方式,曼波首次公開分享了幾個他常用的 Photoshop 技巧。

Photoshop 教學一 風格調色:用漸層色製造正片負沖感

「首先把一張照片解鎖變成圖層,新增一個圖層變成色版來做色調處理。選顏色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環節,我會針對每一張照片的構圖、氛圍去決定色調。這是原本就是一張底片重複曝光的照片,我希望在不同層的曝光上呈現不同的色調變化。

我選擇兩個色版,再用漸層色將它拉開。漸層色最有趣的點是可以讓畫面中間是寫實的顏色,周圍呈現比較濃烈的配色,像正片負沖的感覺。色版的混合模式我通常會選擇『加深顏色』,然後調整透明度讓它更自然。」

☞用 Photoshop 修出屬於你的底片風


Photoshop 教學二 合成與色彩處理:用 Adobe Camera Raw 濾鏡調整出魔幻的疊影

「開啟兩張圖片適合疊影的照片,也先把它們解鎖成圖層放在同一個版面上。藉著用 Camera Raw 濾鏡個別調整照片的各個數值,讓細節更突出到自己滿意的狀態就完成了!」

☞馬上下載 Photoshop 體驗強大濾鏡功能吧!

Photoshop 教學三 疊影濾鏡:用柔性橡皮擦擦出多重曝光效果

「最後我想分享用 Photoshop 製作多重曝光的效果。我先把同一張照片複製三個圖層,透明度都先降低到一半以下方便操作,接著拖曳圖層到不同的位置。我會反覆隱藏其中一個圖層,來確認它們的位置,調整到最喜歡的之後再將透明度調回來。

接下來使用 Photoshop 橡皮擦工具,記得選較低的透明度搭配霧面、柔性的筆觸才能夠擦出比較自然的效果。我通常會大面積擦,這樣比較快速也比較少瑕疵。這個技巧的重點是在擦的過程中要保留最底圖的視覺重點喔!」

☞立即下載Photoshop試試看上面的教學!

看完登曼波的示範與分享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Adobe 攝影計畫是影像創作者的完美夥伴,透過 Adobe Creative Cloud 新用戶首年可以用每月 NT$257 的實惠價格同時訂閱包含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的攝影計畫,快上官網了解更多訂閱方案與實用技巧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