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想飛》:鷹版的《看見台灣》,從老鷹的角度目睹台灣荒謬的土地和環境問題

《老鷹想飛》:鷹版的《看見台灣》,從老鷹的角度目睹台灣荒謬的土地和環境問題
Photo Credit:老鷹想飛粉絲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拍了23年的《老鷹想飛》 ,忠實紀錄了老鷹在台灣日漸惡化的環自然環境下,所遭遇的生存困境,引人反思人類過度發展經濟生活對其他生物所產生的傷害。

《老鷹想飛》(Fly, Kite Fly)值不值得看?非常值得看。

雖然我是研究鳥類遺傳和基因體的,但我沒有任何鳥類學田野經驗,這部電影值得大推,不是出自我的專業考量。

歷經了23年,《老鷹想飛》 沒有全都是高畫質畫面,有不少樸素的畫面。師大生科的林思民老師在臉書的貼文說道:「 這部電影,不只記錄了沈振中老師的23年,不只記錄了梁皆得導演的23年,也見證了每一個五年級、六年級賞鷹人共同經歷的23年。」

如果《看見台灣》是從人的角度來看見台灣的國土和環境問題,《老鷹想飛》就是鷹版的《看見台灣》,從老鷹的角度看到台灣嚴重、荒謬的土地和環境問題。

《老鷹想飛》由國內資深生態攝影大師梁皆得執導,著名生態藝術家何華仁策劃監製,吳念真獻聲《老鷹想飛》 旁白,還有2013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得主林強為《老鷹想飛》 配樂。

《老鷹想飛》 的主角黑鳶就是我們耳熟能詳,俗稱的老鷹,台語為「厲鷂」,有一首古老童謠是這麼唱著的:「厲鷂啊厲鷂,厲鷂飛上山,嬰仔快做官,厲鷂飛高高,嬰仔中狀元,厲鷂飛低低,嬰仔快做老父。」

原本黑鳶與人類生活緊密,不管是荒野或都市,在溪流或海邊,都有黑鳶棲息、覓食及活動的場域,黑鳶到垃圾場覓食、撿拾人類丟棄的物品作為巢材,扮演者環境清道夫的角色。

然而,自1980 年代起,因為環境變遷,臺灣的黑鳶數量急速下滑,一度降到不到200隻,目前全台灣黑鳶的統計數量約300至500隻左右。

1991年,人稱老鷹先生的沈振中老師,因為親身經歷基隆外木山一群黑鳶因為棲地破壞而消失,因此放棄十年的教職生涯,毅然立志為黑鳶立傳廿年,從 1992年起至2012年止,沈振中辭去最有保障的教職,過著最簡樸的生活,從他38歲到58歲,真的用了廿年的生命為老鷹寫傳記,廿年來他選擇了不分日夜而且是長時程的遠距離觀察方式來進行。

拍了23年的《老鷹想飛》 ,忠實紀錄了老鷹在台灣日漸惡化的環自然環境下,所遭遇的生存困境,引人反思人類過度發展經濟生活對其他生物所產生的傷害。

昨天和一群好友聚會,我說到《老鷹想飛》 出國去拍,很多城市隨便一拍,天上就上百隻老鷹,可是全台灣剩下的老鷹,卻可能一度不到兩百隻!當場所有人都傻了眼。

不要以為上百隻老鷹在天空中盤旋,是在印度、尼泊爾那些落後的國家,而是日本這個比台灣發展更很多的國家,不要說日本,連香港上空盤旋的老鷹,都比台灣任何一座城市都多很多,而香港是個人口密度高到爆炸、極度擁擠的大城市,台灣的老鷹都死哪去了?這是表示台灣環境面對了極為嚴重的問題。

我最近有很多朋友到日本去旅遊,現在比較流行到九州、四國這些地方去親近日本鄉土。我說,台灣人有多悲哀呢?台灣人為了賺錢,污染、殘害了自己土地和健康,然後把錢花去一個消費水準比台灣高不少的日本才能看到和大自然和諧共存的日本,然後回來鬼島坐視土地的污染和開發,再賺更多錢出國去爽幾天,台灣人是起肖了嗎?

《看見台灣》把山林和河川的破壞真真實實呈現在全台灣人面前,行政院長和高官上演了一場震怒的戲,結果所有的違法破就地合法,排入河川的污染被捉包官司一打再打,罰金愈來愈少到乾脆不罰。如果有一天,台灣都沒了老鷹,一隻也不剩了,大家還是繼續GDP躺平、血汗地賺點錢去國外看風景吧,真是好棒棒呀~

我不曉得台灣人還有沒有樂觀還是悲觀的權力,但我們可能至少做點改變,請支持〈讓老鷹回到台灣天空:募集 2016黑鳶研究基金〉,謝謝。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The Sky of Gene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