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反服貿運動:「魯蛇世代」對抗「溫拿世代」的奮力一搏

318反服貿運動:「魯蛇世代」對抗「溫拿世代」的奮力一搏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作者:Yuming(七年級台灣人,英國布里斯托大學社會、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

近日來,許多針對反服貿事件的分析,將318運動的爆發,歸因於以下三個結構性因素:

  1. 台灣社會持續擴大的「貧富差距」
  2. 馬政府第二任期後,急速增加的各種「不公義事件」
  3. 反媒體壟斷運動所揭露的「中國黑手」與「跨海峽政商同盟」問題

眾多分析者認為,上述三個國內外政經結構所匯集的壓力,迫使年輕人重新思考公平與正義等各種價值,讓這次的反服貿行動,成為上述壓力宣洩的出口,也讓整個世代的年輕人,有了同為「反抗世代」的自覺,共同邁向了社會主義與左傾的「覺醒之路」。

但筆者認為,無論是政治上的不正義或經濟上的不公平所塑造之「遠因」,或反抗中國因素與反對程序不正義之「近因」,都無法直接解釋,318運動的能量聚集於20到35歲青年之「反對運動年輕化」現象。筆者相信,真正迫使青年世代重新崛起於街頭的中程因素(介於遠因和近因間),在於經濟上,世代落差的「青年貧窮化」問題;以及政治上,讓年輕人窮忙於謀生之餘,更沒有關心公共事務的時間與能力,所造成之「政治老年化」(關鍵字:五府千歲)與「政治世襲化」(關鍵字:一生充滿挫折)等兩個問題。

也就是說,在此次318運動與後續爭論中,幾乎沒有談論自由貿易競爭機制本身,社會達爾文主義適者生存的殘酷,以及全球化下分配不均與南北差異問題的聲音時,我們可以知道,世代不正義所掀起之「世代戰爭」,而非服膺社會主義之「青年左傾」,才是造成此次年輕人得以迅速集結反抗能量之主要結構性因素。

以作為全球性現象的「租屋世代」(generation rent)為例,相較於二次大戰1945年後出生,如今年紀大約在50到65歲間的「嬰兒潮世代」(baby boomer),現今20到35歲的世代,因為世界長期相對性承平,使得年輕人被迫面對以下幾個現象:

  1. 因穩定經濟成長下的通貨膨脹超越薪資成長,造成的實質購買力下滑
  2. 因廣設高等教育,造成的學歷貶值
  3. 因房價攀升速度遠大於加薪速度,造成的房價(租)收入比失衡

綜合以上現象,年輕世代在無法解決住屋問題的前提下,結婚、成家與生子等人生進展皆勢必順延。甚至間接造成整個社會少子化、人口老化與勞動人口不足等問題。

在台灣,我們將上述這些沒有富爸爸,而無論學歷與薪水高低,都必須掙扎於「房事問題」並被迫延後人生的年輕人,冠上了「草莓族」、「月光族」、「靠爸族」或「啃老族」等惡名;在英美,多數英語世界的報刊則將這些因為結構性因素,使得人生進程受挫的青年,稱之為「租屋世代」或「魯蛇世代」(baby loser)。

除了少數如德國、荷蘭和北歐等先進國家有完善的公屋制度、租房契約保障與打房政策機制外,幾乎其他所有已開發或開發中國家的年輕人,都成為了這個魯蛇世代的一員。而相較於魯蛇世代,坐享經濟發展、低房價與高學歷、少競爭等優勢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則被英語世界報刊稱之為「溫拿世代」(baby winner)。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魯蛇世代所面臨的的住房壓力,若再加上近年來因為中國崛起,新富階級人數暴增所造成之中資熱錢流竄、民間投資移民,與黨國資本貪汙資產轉移等匯流成的「中國因素」,無疑更是雪上加霜。

中國因素已不僅在台灣、香港與鄰近的東南亞,甚至在移民與教育上具有相當誘因的澳洲、加拿大、美國與英國,造成年輕人購屋與租屋上的住房壓力。大量流入的中資,讓各地房價暴升更為劇烈,也讓年輕人更陷入買不起房子的窘境。這個看似簡單的住房問題,甚至使過往五十年間,戰後嬰兒潮世代正常的社會階層流動趨向停滯,回頭拉大已經失衡的貧富差距,擴大了世代間的不正義。

再將眼光收回台灣,台灣年輕人若沒有富爸爸,就算每天高唱〈愛拚才會贏〉,打落牙齒和血吞,繼續在責任制與無薪假的夾殺之下,邊領22k低薪邊爆肝的同時,面對持續攀升的房價、仍因買不起房子而持續延宕娶妻生子的人生進程。

大量湧入的中資炒房客,若在服貿通過前,就以:1. 人頭借名代買登記;2. 借第三地成為外資,投資台灣房地產;3. 以雙重國籍的第三國國籍買房,這上述三種方式來台置產;那麼服貿通過後,縱使有「3年內不能買賣,中國投資客不得滯留台灣超過4個月,房貸必須低於5成」這些所謂的「三四五條款」作為安全閥,但我們還是不禁懷疑,政府的治理能力是否能夠穿透上述各種規避的手法,成功地進行管制。

但很明顯的是,辦法是人想出來的。若在服貿通過前,中資就能夠利用上述各種方法規避現行法令來炒作房市,更何況服貿通過後,中台雙邊人力、資金更為密切的互動下,各種規避法令的手法會多麼推陳出新,也是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因為水漲船高的房價與房租而受益的台灣人,都是即將邁入退休、溫拿世代的中年人,而苦果都必須由魯蛇世代的年輕人來承擔,所以世代不正義的狀況,必然越趨嚴重。

另外,除了房價攀升直接造成的實質購買力與生活水平下滑外,魯蛇世代更必須面對以下兩個結構性的問題:第一、炒房、買樓、收租實在太好賺了,企業主在自有廠辦或店面的情況下,相較於坐擁家產當包租公,經營企業這麼耗神耗力的事情,哪個傻子願意繼續投入?若企業都放棄經營而投入房地產,那麼年輕人未來的工作究竟在哪?

第二、就算企業主真的有心經營,但若本身無自有房產,則必須不斷付出更高的成本來購買或租賃廠辦。而為了填補這些廠辦成本,在其他成本仍然不變的情況下,最直接的方法,莫過於削減薪資,找勞工開刀。近年來,因為台灣產業空洞化與薪資水平下滑,出現的中國台幹與澳洲台勞,正是台灣房市火熱最直接的負面影響。

服貿通過後,魯蛇世代的台灣年輕人,將加速被迫面對如同香港年輕人般「有樓買不起」與「產業空洞化」的窘境。單純的受薪階級青年,未來無論學歷多高、多會賺錢,將仍然追不上錢滾錢、利滾利下火箭般竄升的房價。

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批評318運動,宣稱台灣年輕人害怕挑戰、沒有競爭力、畏懼中國,都是去脈絡、非結構性的貶損和汙名化。面對服貿通過後必趨激化的世代不正義問題,318反服貿運動正是魯蛇世代本身憂心個人前途與台灣命運的奮力一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