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自己的國家電影獎嗎?談金馬獎想像的「華人共同體」意識形態

台灣需要自己的國家電影獎嗎?談金馬獎想像的「華人共同體」意識形態
圖為2014年第51屆金馬獎記者會照片。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什麼是「華人」?為什麼華人重要到必須成為一種獎勵對象?在台灣已經擺脫戒嚴統治,並有統獨認同爭議的現在,它象徵的就不純粹是電影美學的問題,其中甚至牽涉到意識形態與價值觀的問題。

一年一度的金馬獎又落幕了。每年頒獎的結果,都會引起一波爭議。過去台灣電影的表現低迷,除了國際大導如李安、侯孝賢、張作驥等人的作品,重要大獎常被中國與香港電影瓜分,引起影迷砲轟,認為金馬不公。今年以侯孝賢《刺客聶隱娘》跟張作驥的《醉•生夢死》為主的台灣電影,在22個獎項中拿下12座金馬,成果可說豐碩,但台灣的影迷卻仍不領情。最佳記錄片項目《灣生回家》敗給中國紀錄片《大同》,引發非議。而影帝頒給因故抵制金馬獎的馮小剛,也引起影迷非議。

影迷每年都砲轟金馬獨厚外國電影,今年大獎幾乎落入台灣電影手上,卻還是照罵。這怎麼做都錯的窘境,與金馬獎的定位有關。

金馬獎與台灣電影的關係錯綜複雜。歷史的部分,請參考筆者去年的拙作,有詳細的分析。

簡單來說,金馬獎大概分成可三個階段。初期是黨國時期的政治宣傳工具。此時的獎勵對象為國語電影,使用方言的電影被屏除在外;第二期是解嚴之後,正好遇到台灣新電影興起,金馬的獎勵對象以台灣與香港電影為主;第三個階段是1997年,金馬獎將選片標準開放到全球華語影片,成為華語電影獎。

第三個階段,正好是台灣新電影沒落,台灣電影進入黑暗的陣痛期。此時台灣電影的數量與口碑皆不理想,港片與中國片橫掃各大獎項。這個階段閱聽人對金馬的關注,僅止於一直被詬病的評審機制。金馬的評審口味一直處於浮動狀態,獎勵的對象到底是藝術還是商業?美學的判定基準為何?一直模擬兩可。這點是金馬評委會一直在努力改進的,卻也每年都被批評。而今年也有類似的聲音。

《醉•生夢死》在輿論的評價上勝過侯孝賢《刺客聶隱娘》,個人也認為《刺客聶隱娘》不是很好的作品,在我心目中沒有《醉•生夢死》好。可參考我之前的分析

在《海角七號》掀起國片熱潮之後,台灣電影獲獎的數量雖然增加,但閱聽人關注的,已經從純粹的評審結果,轉到台灣電影獲獎的品質。香港電影與中國電影近5年來,仍然與台灣電影平分大獎,閱聽人對此不甚滿意,還是每年都砲轟。而今年除了影帝跟劇本,其他大獎都落入台灣電影身上,閱聽人理應滿足,卻還是引發《灣生回家》的爭議。這背後的原因,已不在針對評審機制,針對的是金馬獎的「獎勵對象」。

侯孝賢導演。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侯孝賢導演。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在台灣閱聽人的認知中,金馬獎與金曲獎和金鐘獎一樣,都是台灣影視音樂娛樂的最高獎項。而不管是金曲獎或金鐘獎,獎勵的都是台灣的作品。就只有金馬獎勵的不僅是台灣,還遍及全球華人。

早期金馬獎鼓勵港澳電影,是為了反共。兩岸開放後納入中國電影,則是因為金馬獎把自己定位為「華人電影獎」。後來連使用非「國語」的馬來西亞、新加坡電影也納進來。這兩點都不是建立在輿論基礎上。而閱聽人對此明顯很有意見,年年都罵把獎頒給外國電影。

這表示閱聽人期待的是一個專屬於台灣的電影獎,但金馬獎沒有呼應大家的需求。明明52年來,常因為電影環境改變,而調整選片範圍與獎勵機制。過去增廢的獎項相當多。在台灣電影產業最低迷的年代,從1997年到2010年,因為台灣電影的成績太糟,甚至設立了年度台灣電影獎,以增加台灣工作者的獲獎率。台灣電影復甦之後,隨即取消。直到現在也還保留年度台灣電影工作者獎。這都是為了現實而妥協。

既然如此,兩次政黨輪替後民心思變,台灣人的政治認同,從虛擬的中華認同,轉向台灣認同。一個鼓勵全球華人的電影獎,偏偏又是台灣最重要的電影獎,就很容易成為閱聽人批判的標靶。

金馬獎獎勵全球華人並沒有錯。但市場的現實就是,中國電影在台灣的票房慘烈,許多中國電影不是觀眾極少,就是因為商業因素而難以上映;而許多金馬獎肯定過的中國電影,在台灣無人聞問。大家就會覺得,為何要獎勵跟自己陌生的電影,而不是肯定大家關注的電影?如果今天金馬獎跟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一樣,以民間主導,並以專業訴求給獎,即使獎勵的是外國電影,也不會被抗議。但金馬獎並沒有因為這樣的現實進行相應調整。

對於閱聽人的質疑,許多金馬獎的擁護者也提出論點。他們主張金馬獎是華人地區最悠久的電影獎,許多電影明星皆出自於香港與中國。如果金馬獎只獎勵台灣電影,不但是拋棄優良歷史,而且是自嗨的鎖國行為,以後會沒人要看金馬獎。如果台灣電影有自信、有能力,就不怕跟其他華人電影競爭。金馬獎既然擁有華人世界最高電影獎的高度,就不應自我矮化。

說的很有道理。但反過來說,以上的所有論述,都充滿了一種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是把全球華人視為一種競爭的整體。以國際各個電影獎來看,大致分成三種主流。一個是國家內部的電影獎,例如瑞典金甲蟲獎,或日本電影金像獎。其次是國際影展。如坎城影展威尼斯影展日舞影展。再來是類型或專業類的獎項,例如各國的紀錄片獎或影評人獎。而金馬獎卻有點特別,它訴求的是一個虛擬的華人概念。

到底什麼是「華人」?為什麼華人重要到必須成為一種獎勵對象?在台灣已經擺脫戒嚴統治,並有統獨認同爭議的現在,閱聽人是無法不把金馬獎的獎勵範圍,視為一種統派的意識形態。它象徵的就不純粹是電影美學的問題,其中甚至牽涉到意識形態與價值觀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