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要代表香港人!前布政司鍾逸傑:「港督尤德為港人發聲,市民因此愛戴他」

特首要代表香港人!前布政司鍾逸傑:「港督尤德為港人發聲,市民因此愛戴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支持梁振英連任?鍾逸傑的回應可圈可點:「我覺得要視乎未來兩年。假如有人拋出絕頂的政綱,獲得市民大眾的心,令大家都說『就是他/她了!』,除非有這樣的事,否則梁振英會繼續留任。」

文:信報月刊記者李潤茵

前布政司鍾逸傑(Sir David Akers-Jones)的辦公室門口,堆了一疊《南華早報》,他着記者拿起當天的報紙。「這是一篇很好的報道」,他指着新出爐港姐麥明詩的專訪點頭稱是。「她在劍橋畢業,說過想做特首。」牛津畢業的鍾逸傑很賞識麥明詩。

這位「十優」港姐曾參與佔領運動,她在訪問中表示,佔中反映港人對社會的熱愛,形容是香港的特別歷史時刻,雖然支持者和反對者未能化解矛盾,但衝突將激發港人思考。

今年88歲的鍾逸傑又如何理解新一代的憤怒?「不能一概而論,不是所有年輕人也憤怒,只是少數人比較激進。」他糾正記者。「他們不需要在路中心示威、紮營。我們有選舉,可以換掉政府。如果只要你把聲夠大、點了火,就可以令梁振英和他的問責官員照你的意思做,這就不是民主,這是行動政治」。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年輕人不滿累積已久

88歲的鍾逸傑對抗爭手法不敢苟同,卻肯定年輕人參與政治「絕對是正面的力量」。他批評政府後知後覺,一直不理解年輕人的困境,「這一輩年輕人的家長成長於七十年代,但今時不同往日,今日的年輕人正面對一個很困難的將來,和七十年代的年輕人所面對的困難完全不同,比如貧富差距比以前大。年輕一代累積了許多不滿情緒,但我們的政府很遲才明白。佔中是對政府的一個wake up call。」

鍾逸傑近月曾公開形容,特首梁振英「沒有讓人喜歡他的藝術」。他解釋:「管治者受不受歡迎,視乎他的個性,回歸後的三位特首個性不一。港英時代的港督,衛奕信、尤德、彭定康,甚至我自己,性格和做法全部很不一樣,當中有些人管治較出色——但他們都不被討厭!」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前布政司鍾逸傑(Sir David Akers-Jones)|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特首須走入群眾

港大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梁振英的民望只有41.4分,低於警戒線,而政圈對於未來特首人選,早有ABC(Anyone But CY)的說法。曾經被視為「頭號梁粉」的鍾逸傑,可會贈他什麼建議?「我不可以給他什麼建議,」他沉默一分鐘再開腔:「我認為,無論什麼人做特首,也必須走向群眾,解釋他在做什麼,並對市民表達關心和同理心——憐憫住劏房的人,憐憫在職貧窮人士,憐憫長期低薪的人——讓他們感受到,縱然自己生活艱難,但特首是同情和關心他們的。」

要是市民感到被聽見,或者不會走到沒彎轉的地步。鍾逸傑語重心長:「我認為公僕必須走進群眾,讓市民見到你,分擔他們的困難與不滿。做行政長官須要作出艱難的決策,他一定要向公眾解釋原因,這是非常重要的。走入群眾,和他們對話,直接告訴人為何要作出有關決定。」

1954年,26歲的鍾逸傑獲英屬馬來亞的殖民地政府聘請,官至馬六甲亞羅牙也民政署長,期間學習閩南話和馬來語。3年後馬來亞獨立,他奉調新職,加入港英政府,首兩年主理物資供應,1959年起先後在荃灣、離島和元朗等新界「不毛之地」出任理民官,與鄉紳、村民打交道,開闢新市鎮。

鍾逸傑在任時努力了解居民的思維及生活模式,他憶述:「我第一份工是要管制大米進口,我要認識大米進口商,親身去西區接觸他們。我第二份工在荃灣,該區有數以萬計人口,但沒有東華,沒有保良局,沒有醫院,我便接觸荃灣的商人、廠家、村長等等,合力辦了一個基金會,成立仁濟醫院。元朗也一樣,當時香港人非常熱衷足球,我不時到球場,坐在看台和群眾一同觀賽。」他作風親民,至今仍有元朗街坊暱稱他為「鍾叔」、「傑叔」。

公務員最熟悉決策過程

「許多港督上任前都曾接受公務員的訓練,公務員的背景和知識很有用。」九七後的三任特首,只有曾蔭權出身政務官,他認為目前香港的管治問題,與公務員不被重用有關。「我們的問責官員不曉得以前的決策是如何訂下的,但高級公務員有這些記憶和經驗,他們熟悉事情的來龍去脈、前因後果,了解做決策的時序和過程。」

他建議,問責官員如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及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應該多與公務員討論,又呼籲行政長官和政務司緊密合作,「兩者的關係極之重要」。

回歸後首屆特首董建華與時任政務司陳方安生反面,本屆的梁振英與林鄭月娥亦傳出不和,後者被稱為「奶媽」。鍾逸傑出此言,是否有所指?「我不能評價梁振英和林鄭月娥的關係,但我可以說的是,回歸前我們叫『總督』(governor),現在改做『行政長官』(chief executive),稱銜上的改變就已經突出特首的任務——引用美國諺語the buck stops here(編按:指決定在此做出,由我負全責)——行政長官要做出艱難的決定,難題都放在他桌上,沒有人可以代他做。」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本屆的梁振英與林鄭月娥(圖中)亦傳出不和|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鍾逸傑熟悉中國,早年學過中國歷史,曾多次到內地旅行。1993年,他接受中國政府委任為港事顧問,被視為親中。

北京指摘港人漠視「一國」,港人批評中央政府先破壞「兩制」。究竟責任在哪一方?鍾逸傑陷入沉思。「這是一個很難答的問題。」經過反覆思量,他終於回答。「不要忘記英國。1985年,英方和中方簽署聯合聲明,決定香港的前途。這不只是一個聲明,而是一個聯合聲明,意思是英國政府和中國政府對香港前途達成共識,而後起草《基本法》。大家別忘記這種聯合的精神,為香港和內地的好處共同努力,我覺得我們要重拾那個年代的精神。」

特首應為港人發聲

他特別強調,特首須謹記自己代表香港人。「我記得中英談判時,港督尤德要作出一些非常艱難的決定,但香港市民明白他是為爭取港人利益。正如他所說:我以港督的身份代表香港市民談判。要留意,這不代表他要剝奪中國的主權,或者代表香港去對抗中國;他是代表香港向中方解釋香港的情況,要做到這項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他為港人發聲,市民因此愛戴他。」尤德出訪北京期間心臟病發,猝然辭世,港英政府在多處放置弔唁冊,市民大排長龍等簽名。

奶粉尿片壞大事 太愚蠢!

鍾逸傑相信,香港不可能獨立於中國之外,與北京維持良好的關係是頭等大事。如今中港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緊張,如何評價?「事情理應更好!我們必須努力改善它,但恐怕我們沒走在對的路上,就像光復上水,這類行動不會改善問題。」一直語氣平淡的鍾逸傑禁不住動氣。

「為什麼讓奶粉和尿片深深傷害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太愚蠢了!你能相信嗎?居然是奶粉!真讓人發笑,聽起來不可笑嗎?假如你在紐約問人:知道香港發生什麼事嗎?噢,一切都圍繞着奶粉的問題!他們(內地人)想用香港奶粉餵小孩,而我們(香港人)禁止他們這樣做;他們想用尿片為小童包屁股……這都是多麼無聊!我想北京的領導人和官員一定都在笑。」

他認為,歸根究柢是本港政策出問題。「水貨客令上水街頭亂七八糟,我們就不能找方法趕他們出上水嗎?落馬洲那邊,有道大橋空空如也。我們要照顧生意受打擊的零售商,同時照顧那些日常生活飽受影響的上水居民——要落區,進入人群,我們是能夠解決問題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為什麼讓奶粉和尿片深深傷害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太愚蠢了!你能相信嗎?居然是奶粉!真讓人發笑,聽起來不可笑嗎?」|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撐梁振英連任?

支持梁振英連任?鍾逸傑的回應可圈可點:「我覺得要視乎未來兩年。假如有人拋出絕頂的政綱,獲得市民大眾的心,令大家都說『就是他/她了!』,除非有這樣的事,否則梁振英會繼續留任。」曾俊華、梁錦松、葉劉淑儀、林鄭月娥,鍾逸傑看好哪一位?「目前看來,還未有人能夠提出絕頂方案,去解決社會的深層次問題,包括貧富差距、人口老化、房屋問題,不過我相信房屋問題會在未來兩年得到解決。

節錄十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