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學生即使離開中國,還是沒有公開發表言論而不受威脅的自由

中國學生即使離開中國,還是沒有公開發表言論而不受威脅的自由
Photo Credit:美國之音湯惠芸 Public Domain via Wikip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奴隸在起義之前是很難與自由人並肩作戰的,但他們終將成為最出色的戰士。

文:bear(一位在中港台讀書的中國學生)

去年在台灣的蔡博藝同學以及香港的葉璐珊同學分別參選淡江大學的學生會長與香港大學學生會內閣成員。她們在當地受到了保守勢力與部分社會運動參與者的質疑,同時也有人發文表示不應該要求中國學生以反對中國共產黨的言論作為某種「投名狀」。

自鄭南榕先生犧牲之後,台灣雖不能說有了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但絕大部分言論都不會對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構成威脅了。然而前陣子新加坡一名17歲的年輕人因為拍攝批評李光耀的影片而被捕,這種經濟發展且高度專制的國家正是中國共產黨及中港台政商集團模仿並試圖達到的狀態。

中國在今年3月逮捕了5位爭取女權的社會活動家,僅僅因為她們希望在大眾交通工具上張貼反性騷擾貼紙;而去年民族大學的伊利哈木教授因為在網路上質疑共產黨在新疆的鎮壓,而被逮捕並以恐怖活動罪被判處無期徒刑;去年年末,中國各地數十位異議人士因為聲援香港佔領中環而遭到逮捕甚至羈押;至今大部分政治犯都僅僅是因為表達過不被政府允許的言論而遭到監禁。

近幾年來,大量中國學生來到語言相近的台灣和香港讀書。因為經濟原因和中國政府刻意製造的戶籍限制,大部分以他們出身的中國中上層家庭心態來看待並評論當地的社會運動。但仍然有少部分勇敢的學生積極參與到當地的學生組織與社會運動組織當中,他們同時承擔了極大的風險。

我本人相信大部分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中國學生不是所謂的「職業學生」,而且身邊的朋友也因為在留學期間參與社會運動使自己和家人受到了影響。而他們所謂的參與也僅僅是在網路發表「反動」言論或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多說了一些話。即使離開中國,留學生仍然沒有在公開場合發表言論不受威脅的自由。

而在香港與台灣,學生團體有抵抗各種「有力者」的傳統,無論在迫遷、勞工、性別平權、環境保護,乃至主權爭議等等議題都可以看到大量學生參與。香港的學聯與台灣活躍於各個大學間由學生組成的社團利用衝突吸引媒體,並配合他們豐富且易於理解的論述,使得沒有太多時間關注複雜議題的大眾可以更容易發現政府財團對他們的壓迫,並做出有效反抗。

在台灣參與學生組織有一種不會在今日中國出現的身份,即普羅大眾的先鋒隊。因而參與學生組織,特別是學生組織的核心成員,需要不斷面對各種爭議性議題表達對「有力者」直接的批判。然而一個沒有犧牲準備的人根本沒有與共產黨當局決裂的本錢,因而會出現面對很多事情只能「打擦邊球」的現象。

這種不斷迴避核心價值衝突的言論,在不斷需要表達基於基本價值觀點的學生組織內是不太合適的。因此,中國學生遠沒有達到全面參與香港或台灣學生組織的程度,或者說沒有相關的心理準備。

強行出頭,無疑是在模糊運動議題焦點或犧牲自己或家人正常生活中進行二選一,無論是哪種結果,都不是我所樂見的。當然我相信在有朝一日,即使極少數的中國學生也會成為中國人民反抗中國政府的先鋒隊,那也將是台灣香港人民達到獨立或高度自治的絕佳時機。

奴隸在起義之前是很難與自由人並肩作戰的,但他們終將成為最出色的戰士。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