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用舊有常識判斷次文化:那些韓飯、腐女和Coser們教我的事

別再用舊有常識判斷次文化:那些韓飯、腐女和Coser們教我的事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事大專傳播教育工作多年,頻密地與九零後年輕人接觸,不敢說有多了解現代年輕人。但這幾年來,對年輕人一些有別於社會大眾的次文化,比如哈韓、Cosplay及腐文化也有一些有趣的觀察。

文:曾麗萍(畢業於新聞所,曾據任記者工作,目前在傳播學院誤人子弟。閱讀興趣包括城市、性別、現代性等。)

從事大專傳播教育工作多年,頻密地與九零後年輕人接觸,不敢說有多了解現代年輕人,畢竟站在我的位置,難免和許多「大人」一樣,對於年輕人的學習態度和思考熱情有不少的抱怨。

但這幾年來也有一些有趣的觀察,對年輕人有一些有別於社會大眾的認識。這些認識是關於現代年輕人的次文化,包括:哈韓、Cosplay(動漫角色扮演)及腐文化。

許多社會大眾要不完全沒有聽過這些,不然就是充滿偏見和刻板印象。好比Cosplay,一般大眾可能是通過社會事件聽說的,最有名的是數年前發生在吉隆坡的一宗行李廂藏屍案,由於受害者與加害者都是Coser(角色扮演者),這身份被媒體特別放大,予人Coser會有偏差行為的刻板印象。

將Coser污名化

這社會事件雖然已是數年前的事情,但每每在課堂上聊起此話題,班上的Cosplay愛好者們都義憤填膺地批評媒體加諸其上的污名,可見媒體形塑的刻板印象影響深遠。

哈韓族和腐文化同樣擁有程度不等的污名。哈韓較為普遍,也不限於特定年齡層,許多白領或家庭主婦都迷戀「Oppa」(韓文,哥哥的意思),因此污名程度較低,最多被認為是瘋狂、不理性的追星族。

腐女就不一樣了。首先,有許多人連「腐女」兩個字都沒聽過,偶爾聽說,也很可能會被「BL」(男男戀)或「GL」(女女戀)震驚。因腐文化涉及同性戀和性,腐女很容易被誤解為古怪、討厭男性的​​女同志。

事實上,現實當然是比刻板印象有趣多了。大部份向我「出櫃」的腐女都是異性戀。為什麼要說「出櫃」?因為大眾對腐女的誤解太深,公然承認自己是腐女需要一些勇氣。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腐女」的告白

第一次聽說「腐女」(指喜歡BL的女性)是在課堂上。那已經是多年前的事了,記得當時不僅是我第一次聽說,班上的許多學生亦聞所未聞。在我好奇追問下,該學生大略做了基本的講解。

最有趣的是,非常確定自己是異性戀的她表示,BL小說或動漫裡的男男戀唯美​​浪漫,男性角色溫柔體貼,完全是異女們的完美對象,大大滿足現實無法給予的浪漫愛想像。

對她而言,腐世界之所以迷人,是因為這世界裡的男性對女性「無害」。女人的根本缺席,使會出現在一般言情小說裡的男性,比如目空一切、把女人當玩物的沙豬,或花言巧語把女人當戰利品的花心男,或在異性戀關係上掌握主控權的男性,也同時不見了。

複製異性戀文本

當然,也有複製異性戀模式的腐文本,其專有術語就把主動的男性角色稱為「攻」,被動的男性角色稱為「受」,從名稱上就可以想像其中的權力關係。但次文化和主流文化不一樣的是,它絕非單一僵化,它活潑多元,不固守一套老模式。

這學期我在帶「專題報導」一課,剛好目前學校有好幾位熱愛腐文化的學生,學生專訪了其中一位,因此我有機會更深入了解腐女的想法。受訪者分享道,她不喜歡看「攻」、「受」角色太分明的小說,她喜歡角色關係有更多互動,角色位置有流動互換的空間。這樣的戀愛關係,比起己有固定模式的異性戀小說,帶給讀者更大的共鳴和更深刻的感動。

有趣的是,腐文化有另一個分支叫「CP」(Couple的意思,指配對文)。學生告訴我,有許多哈韓或追星族,會幻想團體內的兩位男性成員(或女性成員)有曖昧關係。他們在公開場合的互動,比如拍拍肩膀,都會被粉絲放大成相愛的證據。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CP文」反叛創作

於是就有粉絲創作以兩人為幻想藍本的戀愛故事,稱為「CP文」。而分享這現象的學生,就曾經寫過此類小說。

有別於一般偏見,腐女們執著地憧憬完美愛情,背後其實是對異性戀權力關係的反叛,以及對男性權力的反思。BL小說或動漫能滿足異女主動觀看的慾望,這是從男性視角出發的異性戀小說無法提供的。

不滿現實的腐女們以充沛的創作力,在二次元世界建構愛情的烏托邦,又有什麼錯呢?正如台灣BL舞台劇《新社員》的一句名言:「如果現實人生不能像漫畫一樣,那一定是現實人生的錯!」

Cosplay也是手藝活

Cosplay愛好者都是古怪的宅女宅男嗎?

我認識的兩位角色扮演愛好者都非常多話及樂於表達自己,甚至在處理人際關係上,比同輩成熟和穩重。她們常參加角色扮演的「茶會」,其中一位還正籌備著人生中第一個主辦的茶會。

基本上,Cosplay很重社群性,要參加或主辦一個茶會,必定涉及許多人際溝通和協調,公關學問不可少。其中一位學生就曾經在面對人際問題的時候尋求我的意見,最後也理性地處理與友伴的不合。

社群對於動漫角色的扮演,高度重視角色的還原性,所以要成功扮演必須學會一些手藝。雖然現在在中國購物網站「淘寶」可以買到一整套角色服裝。但是,要把角色扮演得比別人突出,愛好者必須學習改裝衣服,甚至自製衣飾,掌握一手縫紉技巧必不可少。另一方面,角色扮演者還必須學習化妝,因動漫角色和現實人類的面容有很大差異,必須靠化妝突顯角色的外在特性。

就我看來,Cosplay其實是一個比拼手藝的半競技半團康活動,有自己的社群規章、專業性和審美觀。Cosplay講求的美,不是說多符合主流審美標準,而是角色的相似度和還原性有多高,正正因為和主流審美標準不一樣,所以才會被標籤為奇怪的一群。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了不起的瘋狂追星族

未必所有九零後都哈韓,但是學校每一個班級確定會有好幾位瘋狂韓飯(韓國流行文化粉絲的專屬名稱)。一如外界對她們的想像,她們確實盲目地迷戀韓國天團(千萬不要在她們面前置疑她們偶像的實力,更不可「冤枉」她們的偶像整過容);花大錢看演唱會在所不惜(花大錢就算了,還聽說過有些韓飯在票開買前一星期去排隊,非常誇張);為自己取韓文名字;每一天在臉書上用第二人稱和偶像說話等等。

不過,正因為瘋狂,韓飯們並不滿足於停留在哼唱韓曲的英文單字,更非常努力學習韓語,夢想有一天可以用韓語和偶像對談。自學成功的例子不少,之前就有一個哈韓的學生,自學的韓語足以閱讀韓文書籍,並懷抱到韓國留學的夢想。

這位學生不只自學韓語,為了追星甚至周遊列國,緊緊跟隨偶像的踪跡,從中卻增長了不少見識。大家都會認為,韓飯們要不很有錢,要不亂花父母的辛苦錢,那這位學生又是如何籌措追星費呢?其中一個方式是,由於長年追星,她已在韓國結識一些人脈,因此她做起了偶像商品的網購生意。

追星的推動力可負面亦可正面,而我看到的例子,較是積極學習韓語(某學生有一個朋友,甚至學習了多種外語,好與各國粉絲交流),想辦法賺錢,勇敢走出去,廣交各國粉絲朋友。

終有一天看懂腐文

我對腐文化、Cosplay和哈韓的認識,全都是學生提供的第一手資科。和我年齡接近的朋友,完全不會討論這些議題,她們要不對這些一無所知,就是躲在櫃子裡不願透露真實身份。

無論如何,我們竟然沒有討論這些有可能對新一代影響深遠的文化現象,卻輕易地用我們舊有的「常識」下判斷,並且型塑負面的刻板印象。

我曾嘗試閱讀腐文,但非常失敗地看不懂。我想我必須再接再厲,用閱讀艱澀理論的耐性讀懂腐世界。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韓飯、腐女和Coser教我的事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