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現代化宣言:擁抱科技與經濟成長,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

環保現代化宣言:擁抱科技與經濟成長,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環保現代派認為:絕大多數的可再生能源都是錯誤的,因為它們的生態需要面積太大(即生態足跡太大)。

文:Matt Ridley
翻譯:觀念座標

譯註:作者Matt Ridley是英國保守黨的上議院議員,曾任《經濟學人》科學版主編,寫了多本暢銷的科普著作。2012 年,他當選美國文理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的院士。本文刊登於今年6月8日的《泰晤士報》。

七大工業國領袖今天(譯註:指今年的6月8日)在德國巴伐利亞舉行高峰會,商討的大事除了烏克蘭、希臘、伊波拉、FIFA之外,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堅持大家還必須討論「永續性」(sustainability)。這個字眼往往代表著國家用納稅人的錢補助無商業利益的計畫,如果他們想讓它成為有意義的討論,他們其實已經有現成的宣言可用,那就是由十八位著名環保人士連署的《環保現代化宣言》(Ecomodernist Manifesto),也是終於把永續搞對的一篇簡潔好文。

直到現在為止,環境保護的理想都是希望我們回歸自然:拒斥新發明,例如基因改良的食物、放棄商業、消費、能源、物質,改過著簡樸生活,以保障自然環境不受踐踏、減碳抗暖化等等。

然而一群自詡為環保現代派(ecomodernist)的人,包括加州的環保先鋒斯圖爾特‧布蘭特(Stewart Brand)、以及英籍的環保運動人士馬克‧林納斯(Mark Lynas),他們在宣言裡表示,這樣的思維是一種錯誤:「除非人類大量死亡,任何一種企圖使用(古老)技術,大規模把人類社會與自然重新結合起來的作法,只會導致生態與人道的大災難。」

七十億人口若完全變成狩獵採集者或自足農夫,只會造成地球的浩劫。七十億人口的絕大部份住在城市、使用塑膠、玻璃、金屬、養殖雞隻,而非砍伐森林、剥除獸皮、食用野味(叢林肉,bushmeat),才有辦法把大塊的土地還給自然,作為自然保留區。環保現代派認為人類必須擁抱科技與經濟成長,「才能減少對環境的衝擊,還給自然更多空間」。

放眼全世界,擁有最乾淨的河流、最清潔的空氣、林地復育速度最快、野生動物最多的地方,都是在有錢國家:雖然人口成長、經濟繁榮,但北美洲與歐洲的絕大多數地方,都可以重新見到野狼、河狸、糜鹿、猛禽。

去年我在溫哥華的某個城市公園裡,看到水獺跟慢跑族爭道的景象——水獺一度在加拿大幾乎被狩獵殆盡,以製作時髦的帽子與大衣。在南極大陸週圍的島嶼,一度被人類大量獵捕、以採集他們體內油脂作為燈油、瀕臨絕種的海豹、企鵝、鯨魚(沒錯,即使國王企鵝都遭到大規模獵捕,好利用它們體內的油脂)——現在又再度大量繁衍了,只因為我們改用了石油。

我們不應再努力尋求居住在自然之中,而是與自然「分手」(decoupling)。環保現代派人士主張:「把人類的活動集中化——特別是農作、能源採集、林業、居住——減少土地的使用,減少對自然世界的干擾,就是讓人類發展與環境衝擊『分手』的關鍵。」

上述的主張對傳統環保人士來說,是他們最討厭的事:他們認為經濟成長就是敵人,還認為可再生資源比不可再生資源好上一萬倍。事實上,可再生資源不斷面臨枯竭危機;不可再生資源卻相反:1854年亞伯拉罕‧蓋斯納(Abraham Gesner)發明煤油(kerosene)後,人類就停止獵捕抹香鯨,因為燈油可以從不可再生、但更為永續的資源中獲得。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可永續的集中化」(sustainable intensifying),最為驚人的例子是現代農業:我們大大改進了農作物的產量,現在若要生產同樣數量的作物,比起五十年前,我們可以少用70%的農地面積。二十一世紀人口雖日益增多,但需要餵飽人類的農地面積卻日益減少——只要我們不再堅持把5%的穀物轉變成生物燃料,以為這樣有益於自然,但實際只是提高食物價格、鼓勵雨林的破壞而已。

事實上,在世界的某些地方,許多農地已經歸還給大自然:例如,蘇格蘭高地已經不再生產食物。在英格蘭東南部諸郡,農地大多改為蓄養馬匹的草地,以及高爾夫球場用地。(美國)新英格蘭過去絕大多數是農地,現在已經成為森林。

過去,能源來源從木材、水力、風力、鯨魚,演變成石化燃料、核能時,其實正一步步地減少生態需要面積(ecological footprint,又譯生態足跡),直到二十世紀的環保運動來臨,告訴我們必須再度使用自然地景來生產能源為止,所以我們又回到在森林砍伐樹木、在丘陵上建築風車的年代。環保現代派認為:絕大多數的可再生能源都是錯誤的,因為它們的生態需要面積太大(即生態足跡太大)。

(環保現代派甚至贊成使用核能,這一點雖然很對,但其部份原因在於,他們認為減碳乃是當務之急。這點我不敢苟同。鑑於過去五十年的暖化速度大約是每十年提高攝氏0.12度,若地球氣溫要達到比工業化前期高出攝氏兩度,也就是氣候變遷可能危害地球的溫度時,我認為還要再過一百年。)

想像在二十一世紀末,一個位在沙漠海岸的城市,它的主要商業是軟體,它的能源來自先進的核能,它的食物由沙漠裡的一棟多層樓房、水耕農業的工廠供應:水耕農作沒有蟲害、使用陽光、LED燈、淡化海水,並從空氣中製造肥料。該城的金屬來自鐵礦、玻璃來自砂、塑膠來自石油。它對地球其他地方的野生地景、河流、肥沃土壤的需求幾乎是零。而這些技術在今天都已然存在。

傳統的環保運動往往必須與裙帶資本主義妥協,貪婪的商人才願意在獲得國家補助的前提下進行一些異想天開的環保計畫。環保現代派卻應許更好的未來:環保必須與新科技、商業共同合作。

《環保現代化宣言》也代表著環保運動迫切需要的改革。它的95項提案應該拿去貼在梵蒂岡門口——下個月(譯註:指今年7月)教宗就要發表教廷的環保通諭——因為不同於通常的環保哀嚎,《環保現代化宣言》有許多幫助窮人的好消息。

它說我們不要阻止你變成有錢人、不想阻止你採用新科技、不想阻止你脫離沒有電、沒有燈、煙霧迷漫的小茅屋、燒木柴煮食物的悲慘生活。我們也不希望你繼續當自給自足的農夫。我們希望你趕快搬到城市去住、開汽車、用冰箱、有手機、用電腦,因為屆時你就不需要去林子裡伐木、狩獵野生動物取得蛋白質。

七大工業國高峰會的東道主梅克爾總理說,在不造成氣候變遷的情況下,還是有可能達成穩定成長的全球經濟,又說德國已經成功讓經濟成長跟溫室氣體排放「分手」。她聽起來已經是一位環保現代派。

文章來源:At last, a brilliant plan for us all to go green(The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