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問第二集》思考台灣教育下個20年前,先看20年教改留下的5大問題

政問第二集》思考台灣教育下個20年前,先看20年教改留下的5大問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改經過了20年,在紛爭未解決之餘,台灣該如何走向下一個教育的20年?

本週五(12/4)晚上九點,由台灣數位新創團隊如關鍵評論網、LIVEhouse.in、圖文不符、報導者以及設計界重量級團隊包括JL Design、IF OFFICE等共14組人馬,共同協力製作的《政問Talk To Taiwan》第二集即將上線。

►《政問》網址:http://talkto.tw/
這次選舉開始不一樣,14家設計、新創、新媒體公司共同打造新型態政論節目

上週四(11/26)《政問》 第一集邀請到台北市長柯文哲分析台灣醫療崩壞的原因與解方,這周第二集將邀請台大電機系教授、翻轉教育倡議者葉丙成來談談台灣教育的下一個20年在哪?

在探索台灣教育該如何走向下一個20年前,我們先回顧已走過的20年教改之路。

1987年台灣解嚴後,社會各界紛紛提出改革訴求,民間教改團體也陸續成立,為當時的教育問題提出建言,1994年,台灣數個民間團體於4月10日發起大遊行,並成立四一O教改聯盟持續推動教改。

410大遊行是台灣教育改革史上一場極重要的遊行,當中提出「落實小班小校」、「廣設高中大學」、「推動教育現代化」、「制定教育基本法」等訴求。

為回應民間改革呼聲,1994年行政院成立教改審議委員會,中研院長李遠哲擔任召集人,規劃出「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1996年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連戰成立跨部會的「教改推動小組」,1998年,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劉兆玄擔任教改推動小組召集人,行政院院會通過「教育改革行動方案」,編列5年1570億的經費推動教改,教改就這麼展開。

教改20年來歷經了3任總統、11任教育部長,工程浩大費時,但遠見雜誌2015年8月公布「教改20年,基層教師意見大調查」發現,67.5%教師認為教育現況比20年前差。第一線教師給目前教育打的分數勉強及格,只有62.5分。

教改20年來為何不受教師歡迎,當中到底出現了哪些問題?

1.高達8萬的流浪教師?

流浪教師的社會現象就是教改下的窘境之一。

1995年《師資培育法》修正通過後,開放非師範體系學生修習教育學程可取得教師證,各大學院校紛開設教育學程,儲備教師人數急速增加,據統計,全國合格教師中,仍有8萬1,414人未取得正式教職。就算扣除取得教師證後7年,從來沒參加教甄的人數,以及超過55歲較不會進入職場者,實際台灣儲備教師也有4萬2621名。(最新參考資料:103年師資培育統計年報
據報導,根據教育部民國102年師資培育統計年報,約18萬人拿到教師證,但只有五成多考上公私立正式教師,約一成考上公立代理代課老師,以公立中小學及幼兒園老師為例,民國102年共有3萬8千多人前來甄選,錄取率卻只有11%。

面臨如此艱難的處境,不少流浪教師選擇放棄繼續在教師甄試的大海中浮沉,決定換個領域投入。

2.廣設高中大學,放任專科與技術學院都變大學,技職體系遭破壞

在連戰擔任行政院長、吳京擔任教育部長的時候,開始「廣設高中大學」政策,公私立大學從1996年的67家,暴增到2014年的156家大學畢業生由1994年25萬人增加至2014年的103萬。

1991年開始核准專科學校升格為技術學院,到了2006年時,技術學院數量已經有46所,歷時15年,成長率約3倍。另外進一步從1997年起,開始核准技術學院升格為科技大學,2006年時科技大學已經有32所,歷時9年,成長了3.5倍,到2014年技術學院及科技大學總計達74所

高等教育快速擴充下,造成學歷貶值,讀書不見得能夠讓你翻身,高學歷亦不代表高能力,但無學歷又難有機會,讓這一代的青年深陷兩難,進退失據。

而放寬專科、技術學院升格大學,也導致技職體系逐漸放棄了自己的專業職能訓練,開始往學術、學科移動,並且搶設成本較低的人文學科系所,技職體系跟大學一樣追求論文與一般測驗,導致台灣的技職體系開始崩壞。

3.教科書一綱多本惹爭議

2004年,國立編譯館正式退出所有教科書撰寫,開放給坊間出版社自行編印,此後國中小學的教科書進入由政府制訂課程綱要,民間出版社編輯,再由國立編譯館審訂的「一綱多本」時代。

民間團體及教師聯盟的抗爭下屢屢提出考試超出範圍、將加重學生學習壓力等論點,家長擔心「少讀就輸」的心態,補充教材愈買愈多;學校和補習班為升學考試成績好看,更要學生「多讀多贏」;孩子的課業負擔非但未如願減輕,反而更沉重,完全掩蓋「一綱多本」的理想和美意。

2007年,台北市長郝龍斌推動一綱一本政策,與教育部對抗,但於2012年宣布停止。

4.大學評鑑,教授變論文產生器

2002年黃榮村擔任教育部長推動一般大學校務評鑑,規劃設置高教評鑑中心。同時將SCI(科學論文索引)的論文納入大學評鑑的指標,此舉讓大學教授都變成論文產生器,各大學教授不斷地衝刺數量,作為升等的依據。

批評者認為,SSCI(社會科學論文索引)、SCI(科學論文索引)成為官方學術權威關鍵指標,且不斷透過累積論文發表數、以英語發表形式為主的壟斷,忽略學校性質、文理科系的差異,導致許多老師忙於論文產出,大學教學被視為次等工作。以及人文社會學術專書著作量大幅下滑,甚至忽略台灣本地的需要,研究主題卻與台灣社會愈來愈脫節。

批評者指出,大學教授原本求是求真的精神,以及作育人才、良師興國等責任,幾乎被SSCI論文發表的多寡所取代,其中受害最深的莫過於人文社會學科,他們呼籲政府避免以量化指標來簡化學術成果與社會貢獻。

5.倉促上路的十二年國教

而2014年,在扁政府時期被教育部長杜正勝擋下的「十二年國教」,由馬英九親自宣布推動。當時推動的教育部長蔣偉寧形容:「十二年國教,是台灣最大的教改工程之一」,上一次規模差可比擬的,是1968年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

但十二年國教爭議除了最粗淺的志願填序以外,其所宣揚的「多元入學」、「特色學校」可能因為社會對教育以升學為導向的文化從未改變而不可能實現,連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批評馬執政三大錯誤政策,也把十二年國教算在內(另兩者為證所稅、油電雙漲),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也坦言「十二年國教是倉促上路」。

關於教改TNL的相關文章:

台灣教育下一個20年,由教室發生的教改?

教改經過了20年,在紛爭未解決之餘,台灣該如何走向下一個教育的20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