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成IMF第三大儲備貨幣 華爾街星級人馬組清算工作小組

人民幣成IMF第三大儲備貨幣 華爾街星級人馬組清算工作小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析認為,長遠而言,環球央行會逐步把部分資產投放到人民幣,由明年到2020年,這方面的需求介乎850億-3000億美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布把人民幣納入為該組織的儲備貨幣,2016年10月1日起,人民幣會正式成為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中的第三大貨幣。同時,美國華爾街以星級財金人馬,組成「人民幣交易與清算工作小組」。

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把人民幣納入為IMF的第5個儲備貨幣,標誌著中國經濟改革的新里程,也是融入國際金融的重要一步。人民幣在SDR的權重將為10.92%,超越日圓(8.33%)和英鎊(8.09%),成為第3大貨幣。首兩位則仍然是美元(41.73%)和歐元(30.93%)。

IMF總裁拉加德|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國康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Eswar Prasad表示,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人均收入僅及其他主要經濟體的四分之一,但其貨幣卻成功擠身這全球儲備貨幣精英俱樂部,不單對中國是極重要一步,也是國際金融的歷史性時刻。

金融時報指出,對於國際金融界而言,人民幣的加入將帶來一定挑戰。中國的金融體系同其他儲備貨幣成員不同,有著種種限制,人民幣並非自由兌換,以至IMF曾被質疑「特別優待」中國。其實早在去年中國已為加入SDR下過不少功夫,拉加德說,若以去年的情況作判斷,的確有保留,但中國於這一年來的努力是有目共睹,包括放鬆利率限制以及擴大人民幣匯率波幅。不過,關鍵因素當然離不開IMF最大股東─美國投贊成票,而法國、德國和英國也表態支持。

紐約時報則指出,人民幣成為SDR第3大儲備貨幣後,也意味中國在國際金融的話語權擴大,並舉出諸如蘇丹、北韓等國家為例,日後出現人權爭議時,西方國家的制裁力量可能被間接削弱了,因為這些國家可以增加同中國的經濟聯繫,「人民幣的冒起,讓這些國家在參與國際金融事務時有更多選擇,也意味有更多途徑規避潛在的制裁措施。」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系教授Christopher Brummer說。

由於即將晉身SDR儲備貨幣,中國將容許其他國家的央行在上海買入中國國債。西非的尼日利亞早前就表示,積極考慮把其總值4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撥出一部分「泊」在中國(即是買入人民幣資產,包括債券、存款)。

今年春天,各國的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總額高達5000億美元,比任何一國貨幣|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事實上,尼日利亞早在2010年已經在香港積極買入人民幣債券。當時中國未容許其他國家在上海買國債,但卻在香港發行國債,由於尼日利亞政府的親大陸政策,其央行決定大手買入,數星期內就將其儲備的十分之一,即大約40億美元變成人民幣資產。當尼日利亞披露外儲數據時,連中國也感到意外,還特別派員了解事件。尼日利亞於是索性要求中國批准在上海直接買債,而中國一方面樂見貿易夥伴對人民幣投以信心一票,一方面卻要留心當大家都效法尼日利亞時,將可能推高人民幣匯價,削弱出口競爭力。最終,中國批准尼日利亞買債,但額度則有所限制。

此後,中國逐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又分別同澳洲、巴西、南非、德國和冰島等地簽訂貨幣互換協議,承諾若這些國家出現金融危機,中國將會向它們提供數以億元計的人民幣應急。今年春天,人民銀行披露,雖然國際間央行的人民幣儲備總共只有1080億美元,相當於總外匯儲備的1%,但各國的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總額高達5000億美元,比任何一國貨幣,包括美元都要高,希望藉以證明人民幣也是在國際間自由運用的。

當然,美國及其他國家認為仍不足夠。由於錯過今年,中國就要等到2020年才再有機會加入成為IMF的SDR,於是中國決定大刀闊斧,在改革人民幣每日波幅市場化時,一次過把人民幣大幅貶值,造成年中以來的數波金融震盪;中國公司因為擔心人民幣再貶值,於是要償還外債,投資者也要把手上部分人民幣資產,換回其他貨幣,連鎖效應令A股大跌,國家隊要暴力救市。麥格理資本(Macquarie)中國首席經濟師Larry Hu說,「越是市場化就越難管理,同時,也越有效率。」

美國為成立清算中心組成巨星級工作小組,由紐約前市長彭博牽頭|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為迎接人民幣在國際金融舞台上扮演更重要角色,一眾金融中心,包括倫敦、新加坡、法蘭克福和巴西早已成立人民幣清算中心,有點慢熱的美國,為成立清算中心組成巨星級工作小組,由紐約前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牽頭,連同兩任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Henry Paulson)和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等多名財金界名人,參與的銀行包括花旗集團、摩根大通、高盛、紐約梅隆、摩根士丹利等,還有中國5大銀行:工行、中行、建行、農行和交行。

由於市場已預期人民幣會納入SDR,離岸人民幣匯價在一度轉強後回復平穩。分析認為,長遠而言,環球央行會慢慢將部分資產投放到人民幣,渣打料到明年底流入人民幣的規模介乎850億至1250億美元,至2020年底,佔環球儲備約5%。巴克萊則估計到2020年前,有關需求達到3000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