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傻傻分不清楚「町、番、号」!日本地址大解密

別再傻傻分不清楚「町、番、号」!日本地址大解密
Photo Credit: alexxis@Flickr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地址規劃,竟然比台灣還混亂?

在台灣,門牌地址的規劃方式有兩種,一種是用路名,一種是用地名。由於台灣都市的一般道路巷弄規劃得相當明確,所以台灣大部分的門牌地址都是用路名編碼,只有極少部分道路不發達的地區才用地名規劃門牌。一般民眾如果知道編碼原理,再記住幾條路,在都市找地址時並不難。

在日本,門牌地址規劃也有分成路名方式和地名方式。在日本的《住居表示法》中,用路名編門牌的方式叫「道路方式」,用地名編門牌的方式叫「街區方式」。

由於日本的很多都市在古代是城下町,道路非常窄,而且非常不整齊,所以做都市規劃時不易把所有的道路命名。沒有路名,就沒辦法用路名來規劃門牌,而這種都市就會用「街區方式」來編門牌。目前日本大部分城市的門牌是採用「街區方式」,「道路方式」比較少見。

由於台灣的門牌大多是從路名規劃,所以台灣人看到日本的「街區方式」地址時,可能不知所以然。

日本的「街區方式」地址的格式大致是:

  • 【都道府縣名】+【區市町村名】+【町名】+【街區符號】+【住居番號】

舉實例來說明的話,上野車站的完整地址是:

  • 東京都台東区東上野3丁目19番6号

格式和實際地址內容的對照如下:

【都道府縣名】 → 東京都
【區市町村名】 → 台東区
【町名】    → 東上野3丁目
【街區符號】  → 19番
【住居番號】  → 6号

其中「丁目」是指大馬路圍成的大區塊,「番」是小路圍成的小區塊編號,「号」是小區塊內建築物的入口編號。

日語數詞詞尾的「目」的意思相當於中文的「第」,「丁」則是日本古代的長度或面積的單位。所以「東上野3丁目」本來的意思是「東上野的第3丁」,經過長期使用,「丁目」就變成地址特有的單位。

另外,日語數詞的「番」的意思相當於中文的「號」,也就是說,日本人在編號碼時,可以用「○番」,也可以用「○号」;而日本的地址就同時用到「番」和「号」。

日本人在寫地址時通常會省略「丁目」 、「番」、「号」的文字。

上野車站地址的省略寫法就是:

  • 東京都台東区東上野3-19-6

町、番的編號怎麼來的?

在日本找某個地址時,最重要的是把握「町名」(大區塊)。

「町名」就是地名,通常是沿用當地的傳統名稱。如果町的範圍很大,就會分成好幾部分,然後在町名後面加上「~丁目」編碼。日本的町名和丁目編碼是最沒有系統、最難找的部分。

找到大區塊的「町名」後,就要找小區塊的「街區符號」(番)。

日本很多地方自治體的「街區符號」是採「千鳥蛇行式」編碼。這種編碼順序是源自古代日本規劃農地區塊的方式。

千鳥蛇行式編碼順序:

本照片獲 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授權轉載。

本圖片獲 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授權轉載。

這張圖看起來似乎簡單易懂,不過現實中的小區塊並沒有那麼整齊,而且每個自治體設定的編碼起點可能都不一樣。有些自治體是從大區塊的東北角開始編碼,有些自治體可能是從最接近市中心的角開始編碼。由於一般人不知道大區塊的邊界範圍,也不知道編碼的起點,所以知道「千鳥蛇行」也沒有用。

找完「街區符號」(番)之後,就是找「住居番號」(号)。

「住居番號」的編號原則:

本照片獲 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授權轉載。

本照片獲 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授權轉載。

「住居番號」的規劃原則是在小區塊的邊界選一個起點,然後從起點開始沿著邊界每隔一段距離編一個號碼(基礎番號),建築物的門牌號碼就是出入口對到的基礎番號。如果房子出口對到了兩個號碼的話,就編成比較小的數字。這只是大原則而已,其他還有很多細節規定。

由於日本各個地方自治體的編號規則不同,有些自治體是每10公尺編一個號碼,有些自治體可能是每15公尺編一個號碼,而且每個自治體的編碼起點也可能不一樣,所以就算知道這個編碼原則,到現場找地址時還是非常不容易。

以上的門牌編碼方式是日本比較常見的方式。由於門牌編碼是地方自治的權限,所以不同自治體採用的編碼方式可能會不一樣。

在日本與其看門牌,不如認地標

在台灣,如果對路況不熟,只要在路上找兩個相鄰的門牌號碼,就可以推論出這條路上其他門牌的位置,甚至可以推論出市中心的位置。這種推論並不複雜,只要知道編碼原則,小學生也可以做得到。所以覺得台灣地址很難找的人,恐怕只是不知道門牌編碼方式而已。由於台灣大部分的建築物都有貼門牌號碼,所以只要找到兩戶人家,就能知道這條路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編碼。所以在台灣,就算手邊沒有地圖、就算道路複雜,只要找兩個門牌,就可以當作找地址的基準點。

日本的住址很難找,是因為「町」的範圍、「番」的位置很難推論,而且很多建築物沒有貼門牌號碼。沒有門牌號碼,就找不到基準點。由於大部分的建築物沒有貼門牌,所以就算到了目的地建築物的門口,還是很難確認該建築物是不是真的目的地。另外,目前日本還有很多地方的新制門牌編碼還沒完成,舊制的地籍編號更難當作找地址的參考點。如果找不到參考點,就算手邊有地圖,也無法知道自己的位置。

由於「街區方式」門牌號碼很難推論位置,所以住在這種地區的人在描述地點時,不是用門牌,而是用具體顯眼的地標。東京的民眾在搭計程車時,原則上是告訴司機比較好認的地標。如果只告訴計程車司機門牌號碼,司機會非常為難。至於京都市的道路像棋盤一樣整齊,而且都有路名,所以在京都搭計程車時,最好告訴計程車司機路名。不過京都市在日本算是非常特殊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