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忙也要抽空和家人一起包水餃,不過就是想記住家的味道

再忙也要抽空和家人一起包水餃,不過就是想記住家的味道
Photo Credit: Joy @Flickr CC BY 2.0

文:Cindy Lo

曾幾何時,包餃子變成兒時的記憶。這可是件家族大事,事前不知打了幾通電話分配工作。媽媽負責採購配料、年長孩子幫忙洗切食材、阿姨張羅點心配菜、帶有四川血統的老爸,辛辣沾醬由他處理準沒錯,而我呢,當然就只顧著吃。

懵懵懂懂,只記得包水餃當天家裡人進人出,看著親友們從大白天一路忙到傍晚,期間有說有笑。時間拉長了,正日頭的陽光也逐漸轉為溫暖的鵝黃色,耐不住性子直喊著肚子餓,這點長大後倒是完全沒變。看著圓滾滾的餃子下鍋,媽媽在一旁解釋著煮水餃的方法,現在想想,或許那是她當時的經驗傳授,只是仍為孩子的我還無法體會。

現包水餃熟的特快,不出一會兒時間冒著白煙蒸氣的餃子大盤上桌。配上老爸特調混有些許檸檬汁及自製辣椒油的沾醬,水餃像不用嚼似的咕溜咕溜滑順下肚,不出十分鐘掃個精光。婆婆媽媽們爭相搶著進廚房再煮下一鍋,同時間不忘吩咐其它人乖乖坐在原位等著吃就好。滾著藍瓷邊的中式傳統大盤一個接著一個上桌,三十分後速度漸緩,大人們聊笑間不斷喝著會讓臉變紅的飲料,小孩子則一邊兒玩去。

十幾二十年過去了。某天,我懷念起兒時記憶中這幅畫面。

召集親戚已不像從前般容易。當年忙進忙出的長輩們早已白髮蒼蒼,孩子呢?在國外的、加班的、顧家庭的,想把大家聚在一塊兒,是件難事。「就我們自家包個水餃吧,我想吃妳包的水餃」,帶著撒嬌語氣和媽媽說道。

不敵寶貝女兒飢腸轆轆的請求,忙碌的餃子日於某天早上八點半開始展開。長大了,之前在桌邊等吃的小孩搖身變成媽媽的護花使者,市場中走在前頭開路,一手撐著傘怕媽媽曬著、一手提起大包小包食材,其中一袋還是剛撈上岸不久的透抽,準備請熟識的豬肉攤幫忙絞進肉餡中。

回到家準備處理食材,蛋先煎至上色帶出香氣,冬粉略微泡開過滾水。看似簡單但卻最累人的是無止境的切菜。韮菜、韮黃細切後撒鹽擠水,青蔥、子薑缺一不可。蝦子剝殼去腸泥後切小塊,剛備好的蛋及冬粉也一併切碎拌入大鍋餡料中。母女倆分工合作,媽媽雖直喊腰酸背疼,但臉上總是掛著笑容。爸爸呢?待會幫忙調配沾醬,大蒜別忘了幫女兒多加幾顆。

料拌齊後算是完成一半的工序,之後還得打入高湯、香油、調味料,整體融合吸收送入冰箱,靜待至少數小時,入味後再開始手不停歇地包著餃子。過程中談天說地、東家長西家短,這是平常忙碌時簡單和家人吃個飯所無法得到的、真正的相處時光。

最緊張的時刻其實在後頭——老爸咬下第一口餃子瞬間。雖然皮被嫌軟爛、女兒包的料塞不滿,但那吃的速度可是騙不了人。我想,隔了好多好多年,能再吃到家人包的餃子,就算嘴上再怎麼挑剔,骨子底大概心花怒放可開心的。

究竟,為什麼想吃水餃?

嘴纏撒嬌為其次,而印象中的熱鬧場景已難追尋,看著最親的爸媽年歲漸長,心中總有一股想抓住些什麼的念頭。吵著要吃水餃,其實只是害羞女兒的一個藉口,想加深對家人的回憶,同時讓家的味道實實在在牢記腦中。而不敢大剌剌說出口的我愛你,就讓我緬腆地包在水餃裡送給爸媽。

這是屬於我的,餃子的味道。

原文請看《餃子的味道

想看更多精選飲食好文及餐廳推薦,請到 《NOM Magazine》或加入《Facebook 粉絲頁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