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稻埕的刺客足跡(上):新腦袋和老裁縫

大稻埕的刺客足跡(上):新腦袋和老裁縫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離開店裡的時候,陳師傅手邊正車著一套粉紅色的旗袍,有位太太上門修改服裝,小小的店門口放著聶隱娘的海報,上頭寫上「賀」字,老店、老手,表面看來樸素、簡約,實則氣派十足,大稻埕也是一般。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禮記曲禮下寫道:「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為先、殷庫為次、居室為後」,意思是說收到封地的諸侯,營造宮室要先建立廟宇,先有了祭祀場所,祖先、信仰有依歸;其次才建造馬廄、庫房等等營利的空間;最後才建造居所。

封建社會雖然已經離我們很遙遠了,但習俗仍流傳下來,台北地區的漢人移民,墾拓發展也承繼著習俗,先有人、再有廟宇,區域發展就以廟宇為核心。我們在電影《艋舺》裡見識到艋舺地區以廟口為核心的幫派鬥爭,這樣的故事或新或舊,從不少見。

大稻埕的故事也差不多,19世紀前半,泉州移民多聚集在艋舺地區,1853年發生「頂下郊拚」械鬥,打輸了的同安人,遂帶著當年一同渡海來台的霞海城隍去到大稻埕,隨著聚居大稻埕的人口增加,區域的商販一同籌資,1859年建成今霞海城隍廟。

Photo Credit :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1860年開港通商,北部的淡水開放艋舺和大稻埕兩處港口,沒多久艋舺港因為淤積,大稻埕成了清末北部最主要的港口。這個區域也成為台北地區最為繁華的地帶。從清末民初的茶葉、南北貨、中藥為主要商品,日本時代日商引進印花布料,20世紀初期在永樂市場一帶形成布商聚集的布市。這些繁榮的地帶圍繞著大稻埕主要的三座廟宇,廟宇香火鼎盛,意味著周遭人潮摩肩接踵,商賣自然風風火火。

由霞海城隍廟和鄰里商家籌資舉辦的《唐。風尚~穿越大稻埕的刺客地圖》展覽,特別展出《刺客聶隱娘》電影中的服裝衣物,戲裡的服飾多出自大稻埕旗袍師傅-陳忠信之手。由霞海城隍廟與金馬獎最佳服裝設計得主黃文英老師合作,將戲服展示在大稻埕南街共計5處店家,不僅是老師傅精巧、氣派的手藝展現,同時也讓觀眾回顧大稻埕的服裝產業興衰和文化脈絡。

Photo Credit : 吳孟寰/霞海城隍廟
衣戲院的野望

本區展出戲服:嘉成功主、小聶隱娘、小田季安、田緒、聶隱娘、夏靖、瑚姬。

由策展人也是霞海城隍廟的吳孟寰先生帶路,展覽的起始點是城隍廟旁巷弄內的衣戲院。衣戲院本來是負責人蘇光展在20世紀末開設的服裝公司,租下的兩層樓一樓仍為辦公場所,二樓改為展示空間,自2015年9月起,籌劃展示服裝展覽,取名「衣戲院」意旨衣服多的是精彩的故事,同時也是大稻埕服裝產業的和大稻埕的故事。

蘇光展大哥生在高雄,1987年北上,先在裁縫補習班學習服裝打版技術,後在新莊的襯衫工廠擔任學徒。他是念機械出身,從小想學藝術卻苦於天生色盲,無法得願,最後決定走上服裝的道路,他說道:「我在年輕的時候就奇裝異服,17、18歲的時候流行喇叭褲,當時我就穿著姊姊的喇叭褲上學,退伍之後才想要學習做衣服。」

衣戲院主人蘇光展。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50歲的蘇光展穿著仍然時尚,修身的褲子、墨鏡掛在領口,看來就像是個年輕小伙子。從襯衫工廠出師之後,他就在大稻埕創業,鑽研時裝代工、生產。1990年代正是台灣服裝業盛極轉衰之際,「當時台北從延平北路往北,到鄭州路一路到社子島,幾乎全是小型的服裝工廠」他說自己就是在即將衰退的時期,投入服裝業,憑藉著經驗和鑽研的成果,在工廠大量西進仍然走出一條講求精緻、品質的道路。

蘇光展的公司,從貓狗的服飾到紐約獨立品牌的服裝都做,可說是服裝的百科全書,才能在服裝業衰退中存活下來,甚至持續發展。衣戲院是他的野心的第一步,「隨著大稻埕的服裝業漸漸消失,文化延續不易,只有靠著舊產業的轉型,重新找回創意和文化,不只將傳統技術延續下去,也讓大稻埕『回春』」,他眼裡閃著光芒一一描繪他的野心:「在大稻埕或許沒有空間能夠讓我大展手腳,但要是能夠廣納年輕的設計師,從研發、設計著手,最終能有台灣自己的服裝季。」

蘇光展的服裝公司位於衣戲院一樓。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大稻埕的衰退、傳統文化逐漸消失,在蘇光展看來並不是太過悲觀的現象,他說:「現在有很多年輕人願意進到大稻埕來,不管他們要做什麼,只要能夠在這裡生根,自然就會成為大稻埕的一部分。」對現在越來越多的年輕商家,有的開設酒吧、咖啡店;有的成立小型的服裝工作室、金工工作室,他對此很樂觀:「有了人自然能夠激出新的觀念,不管帶進的是商品還是新的產業,大稻埕未來勢必是台北的文化重鎮」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玉鳳旗袍的氣派

本區展出戲服:聶隱娘、精精兒、空空兒。

玉鳳旗袍在城隍廟口的巷內,巷子尾連接西寧北路,過去西寧北路曾是大稻埕港口的內航道,航道邊一排長形船屋,貨物一到碼頭就換小筏駛至長屋前,貨物上岸穿越屋內就到商店門前。

如今,西寧北路成了道路,大稻埕的河道也淤積無法行船,連每年端午划龍船也不行。路旁的茶葉精製廠、布行、中藥行所剩無幾,巷子內的房屋大多翻修整新,多成了附近商行的倉庫,偶爾一間服裝工作室還營業著,路上熙攘,多是住戶,比不上迪化街上的遊客。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旗袍師傅-陳忠信,繼承父親的手藝在城隍廟巷口開設裁縫店,父親陳孝暖早年在福州專做西服,來台後與女裝師傅鄭金玉結婚後,定居在大稻埕。大稻埕除了商販繁榮,從日本時期就是風月場所的聚集地,從河岸一路延伸到歸綏街,遍佈酒樓、娼館,國民黨來台後,這裡的酒樓仕女改穿旗袍,包括北投地區的酒樓,旗袍的需求一下子大幅增加。陳忠信從小耳濡目染,隨著父親製作旗袍。

陳忠信師傅。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玉鳳旗袍原先在西寧路口,後來經歷拆遷移至巷內,過去酒家仕女需求大,一身好手藝自然有的展現,隨著時代進展,從改良式旗袍到鮮少有人穿旗袍,裁縫店也隨著生意波動,將店家隔成兩戶,如今裁縫店僅剩14坪大小,兩架縫紉機。老師傅說:「現在沒什麼年輕人上門做衣服,大多是年紀大一點的女士,旗袍講究身材,敢穿的人也少了。」。

陳師傅的旗袍作品,衣前的鳳凰是亮片,一片片堆疊而成。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不管生意如何,陳師傅始終專注技藝,一件簡單的旗袍,從布料到設計,要價4、5千元,大約兩三個工作天就能完成。自從商業發達了,酒家仕女也跟著需要更精緻高雅的旗袍,要是講求雕墜、亮片、紋繡,就得要一個禮拜以上,價格也得翻上幾翻。

陳師傅手繪的旗袍設計圖。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因為電影《海上花》的緣故,當時的美術設計黃文英老師找上了陳師傅,據說侯孝賢拍戲,如果突然增加了新的角色,臨時要一件戲服,陳師傅就得趕工。當黃老師上門領取,往往都會帶著新的設計圖來,就知道得要繼續趕工,他說:「我太太最怕黃文英老師上門,因為這就表示接下來又不能睡覺了。」

正因為陳師傅製作的衣裳精巧、典雅,不論剪裁、車線都無可取代,這次聶隱娘的服飾,布料來自日本、韓國、烏茲別克,為了這「胡」味下足功夫。雖然旗袍的生意越來越清淡,但陳師傅的手藝倒是名聲越來越大,他翻開一本手繪的剪裁圖本,貼著他曾為電影、電視劇、舞台劇等等製作的戲服。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 曾傑

離開店裡的時候,陳師傅手邊正車著一套粉紅色的旗袍,有位太太上門修改服裝,小小的店門口放著聶隱娘的海報,上頭寫上「賀」字,老店、老手,表面看來樸素、簡約,實則氣派十足,大稻埕也是一般。

展名:《唐。風尚~穿越大稻埕的刺客地圖》
展期:2015/11/14 – 12/05
地點:大稻埕衣戲院等五處(迪化街一段46巷18弄5號2樓)
活動:城市散步,2015/12/05 14:00-16:00(費用:600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