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牛皮紙」真的是子宮製成的嗎?一塊橡皮擦解開中世紀手抄聖經成分之謎

「子宮牛皮紙」真的是子宮製成的嗎?一塊橡皮擦解開中世紀手抄聖經成分之謎
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Yor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感謝橡皮擦這個既不起眼卻又處處閃耀著偉大智慧的發明,替現代的我們在中世紀研究領域邁出了好大一步。

編譯:白之衡

「子宮牛皮紙」(uterine vellum,可指牛皮或羊皮)真的是子宮做的嗎?還是像某些人相信的,各式各樣的獸皮(包含牛、羊、兔子和松鼠)都能成為成分?我們又需要多少動物才能滿足中世紀那大量的手抄聖經發行量?上面這些問題,長久以來困擾著研究中世紀手抄聖經的學者,但如今有人卻用簡單到不可思議的方法就解答這些問題了。

一支由英國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考古學系的菲迪曼(Sarah Fiddyment)博士和柯林斯(Matthew Collins)教授所領導的跨國科學團隊,利用文具店隨手可得的PVC材質橡皮擦,解開中世紀手抄聖經口袋本的成分之謎。

在了解這支團隊的研究成果之前,我們必須先說明長久以來,造成研究困境的因素是什麼。

在造紙術和活版印刷尚未問世的中世紀,所謂的「子宮牛皮紙」,據悉是手抄經典古本所用的最高級紙質。但是到底這種薄度能從0.28到0.03毫米的牛皮紙(vellum)和羊皮紙(parchment)主要來源是什麼,卻一直沒有定論。因為這種皮紙的紙質極其細緻,再加上中世紀使用的拉丁詞源「abortivum」意指流產,也使人們普遍相信,這種紙取自幼胎或流產動物,卻未能獲得可信的佐證。

要理解其成分,檢驗DNA就十分重要了。

過去的檢驗方法,難免對紙造成損傷。比方,據研究得知,馬可波羅(Marco Polo)曾經持有的口袋聖經,已證實由小牛(calf)皮製成。然而,為了得到這個結果,這本擁有700年歷史的聖經,必須被研究人員切下5毫克的一角,對任何珍本檔案管理員來說,這都如同切下自己內心一角般地難受。

運用橡皮擦產生的靜電效應取得皮紙DNA

所以,回到約克大學的研究團隊,他們想到的方法即是利用橡皮擦產生的靜電效應。

摩擦皮毛產生的靜電會帶起摩擦表面的物質,使毛髮豎起。於是菲迪曼博士想到的是,如果拿橡皮擦摩擦牛皮紙(或羊皮紙),橡皮擦的殘屑能否把皮紙上的DNA帶走,並用於化驗?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效果比預期更為便利好用。因為這個方法不必請研究人員慎重地將物件包裝送進研究室化驗,也不必撕毀或破壞紙張,反而可以隨處進行。最終,研究團隊向歐洲與北美地區14家檔案館與40家圖書館徵集來300件以上,西元1200年到1819年之間的樣本,得知皮紙的主要來源只是一般的牛羊,尤以小牛為大宗。

「我們並未發現預期之外的動物成分(指兔子與松鼠等),不過,我們發現在某些單一手抄本中含有一種以上的哺乳類物種,與當地飼養牲口一致。」菲迪曼說。

「結果顯示這種超細致的牛皮紙未必是取自流產或初生動物的超薄皮膚,但可能反映出某種製造流程,在這種流程中使用數種成熟動物的皮膚,製作出擁有類似質地與細緻感的牛皮紙。」

可惜的是,這種製造流程為何並不可知。

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York

Photo Credit: University of York

代代相傳的工藝技術,目前已經失傳

「這種手工藝產業是一種父傳子的技術,只會保留在家族中,我們已經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製作的了,」柯林斯教授說,「顯然寫下這種製程的人並非真的是製作的人,他們透過打聽而來,結果他們寫下來的東西並非製作皮紙的真正步驟。」

不過,研究團隊的橡皮擦研究方法也為他們帶來預期之外的研究方向。

透過獸皮成分與地理位置和年份比對,他們可進一步研究中世紀數百年來畜牧產業與獸皮交易的變動,了解當時的地區與整體經濟。比方說,十四世紀英格蘭地區最普遍使用的是羊皮(sheepskin)。整體而言,所謂牛皮紙與羊皮紙的獸皮來源,只是一般農牧產業的副產品。

「這些文件都是標註了日期的物件,考古學研究中並不常有這種情形。手抄本的最大好處就是有精確的日期可對照。能將動物的基因組合與特定日期連結起來,對我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菲迪曼說。

至於「子宮」牛皮紙這個名稱又是怎麼來的呢?前面提到,一般相信所謂的「子宮」其實指的是初生動物的皮膚,並非真的子宮內壁。因為如果是子宮,就會帶來另一個問題:到底需要多少子宮才能應付當時的聖經發行量?

「因為羊皮紙非常細緻,非常薄,人們就假定它一定取自小型動物⋯⋯於是我們想:『那麼,實際上,我們需要多少隻兔子呢?』」

據統計,十二世紀時,每年約製作200本聖經,如果以每本474頁計算,約等於5萬5000隻兔子、2萬7500隻幼胎羊、1萬8000隻幼胎牛,或者4500隻年輕的小牛或山羊。而當時的巴黎,每週約能吃掉306隻食用小牛。從數據來看,當時的畜牧產業已經完全足以應付聖經發行量了,完全不需要擔心幼胎、流產胎或小型動物的數量問題。

為了證實這點,研究團隊檢驗了現代取得的胎內小牛皮和初生小牛皮的DNA,與200年歷史的文件樣本作比對,發現兩者並不相符。因此可以確定,所謂「子宮牛皮紙」這個名稱,與子宮或流產幼胎都無關。

感謝橡皮擦這個既不起眼卻又處處閃耀著偉大智慧的發明,替現代的我們在中世紀研究領域邁出了好大一步。不過,對過去處處受挫的研究人員來說,知道解決他們困擾的只是一塊橡皮擦,恐怕哭笑不得吧。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Washington PostUniversity of York

本文經Readmoo閱讀最前線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