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香港的伊斯蘭觀察:未能化解的社會政經矛盾,就是極端主義興起的最佳催化劑

來自香港的伊斯蘭觀察:未能化解的社會政經矛盾,就是極端主義興起的最佳催化劑
Photo Credit: Corbi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是和平的宗教;然而,當社會上不同族群之間的政經社會矛盾未能化解,當少數族群受到政府不公平對待或者主流社會歧視,激進思想以至仇恨心理由是而起,將對社會安寧和穩定構成威脅。

文:雅德

11月18至19日,世界伊斯蘭聯盟(Muslim World League)與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在本港合辦了為期兩天的「對話與和平共存國際會議」,出席者除了本地和鄰近國家的穆斯林學者與領袖外,還有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周一嶽、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中聯辦官員以及基督教人士。大會在結束前宣讀了長達數頁的聲明,譴責日前在黎巴嫩和巴黎發生的恐怖襲擊,同時呼籲各個社會不同族群之間展開宗教與文化對話,從而促進彼此合作,攜手解決共同面對的問題。

總部設在沙烏地阿拉伯麥加(Mecca)的世界伊斯蘭聯盟,約在今年中敲定於香港舉辦這次會議,沒想到會議舉行前數天發生世人觸目的巴黎恐襲。在「伊斯蘭國」可能發動全球恐襲陰霾籠罩下,這樣一個以對話與和平共存為主題,由國際伊斯蘭組織聯同本地主要穆斯林團體舉辦,且有本港高級政府官員、北京代表機關人員及其他宗教人士參與的會議,可說是適逢其時,而且特別有意義。

會議聲明譴責黎巴嫩和巴黎恐襲,強調極端組織的暴力行徑與伊斯蘭教導背道而馳。聲明指出,恐怖主義並非源於宗教信仰,打擊恐怖主義應當從真正的根源著手。目前世界各地的衝突,大部分是殖民主義年代的後遺症,又或者是某些方面追逐私利所致。總而言之,國際社會未能保護被壓迫的群體。不同群體之間的對話有助於消除誤解,同時促進彼此合作,共同應對現代社會物質主義掛帥、家庭崩壞及道德淪落等挑戰。

會議開宗明義地指出,人類宗教、文化的多元性,以及多元社會裡不同族群之間的對話,兩者都是伊斯蘭予以肯定的;不同宗教與文化之間應當互相尊重、互相認識,尤其對他者的宗教,不應進行任何形式的褻瀆或詆毀。為了締造美好社會,不同宗教和文化的群體應該透過對話,攜手解決共同面對的問題。大會強調,宗教群體之間的對話並非要爭論宗教觀點,而是要務實地解決社會問題。

會議上,比較宗教與倫理學者、巴基斯坦Riphah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校長Anis Ahmad教授指出,伊斯蘭法的宗旨是要保障全人類的利益,包括生命、信仰和文化、理智、財產及榮譽五個方面;伊斯蘭法這五項宗旨蘊涵普世性,穆斯林應當以之為基礎與其他群體進行對話,從而促進合作,攜手並肩保障這五項基本人權。教授闡釋,大家對伊斯蘭法的認知,很多時候局限於嚴刑峻法,這是對伊斯蘭法的狹隘理解。

大會討論到同性戀和同性婚姻這項甚具爭議的國際議題。伊斯蘭的經典《古蘭經》明確禁止同性戀,Anis Ahmad教授解釋,同性戀無法讓人類世世代代繁衍不息,因而有違伊斯蘭法的宗旨。

會議聲明呼籲東亞地區的穆斯林少數族群加強教育文化建設,守護宗教與道德價值,積極參與社會,做為良好公民。聲明亦提到,多元文化社會的少數族群應當享有自由,從而在公民權利平等的基礎上保持其傳統文化。

伊斯蘭是世界主要宗教之一,全球15億穆斯林人口,雖然大部分生活於東南亞、中亞、中東、北非和西非的穆斯林國家,但是,世界各地都有或多或少的穆斯林生活其中,近者如香港、大陸、臺灣、泰國、緬甸、印度,遠者如歐洲、非洲和美洲等地;而近期又出現中東難民湧入歐洲的新問題。因此,不同宗教與文化族群怎樣可以在同一個社會和平共處,的確屬於重要課題。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對話與和平共存國際會議」上致辭,坐者中左二是世界伊斯蘭聯盟秘書長,右二是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會長。Photo Credit : 雅德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對話與和平共存國際會議」上致辭,坐者中左二是世界伊斯蘭聯盟秘書長,右二是香港回教信託基金總會會長。Photo Credit: 雅德

伊斯蘭是和平的宗教;然而,當社會上不同族群之間的政經社會矛盾未能化解,當少數族群受到政府不公平對待或者主流社會歧視,激進思想以至仇恨心理由是而起,將對社會安寧和穩定構成威脅。

以法國為例,二十世紀下半葉,穆斯林移民從北非與西非大量遷入,數十年下來,不少移民後代仍然無法融入法國社會,他們面對的其中一項困難是就業歧視。有調查發現,雇主在招聘過程中歧視穆斯林申請人,以至穆斯林青年投書找工作,往往石沉大海。有法蘭西白人穆斯林質疑,法國視自由、平等、博愛為核心價值,但是,法國政府或主流社會有否以其所擁抱的核心價值去幫助移民。結果是大部分穆斯林移民處於社會底層,年輕人淪為邊緣青年,邊青容易受激進思想吸引以至危害社會的和平穩定,便不足為奇。

今年三月,英國牛津大學伊斯蘭研究中心(Oxford Centre for Islamic Studies)主任Farhan Ahmad Nizami教授在香港中文大學訪問講學期間,亦曾經表示,多元文化社會不同族群能否和諧共處,主要還是看少數族群有否受到公平對待,以及資源如何分配這兩方面。

相關評論:

作者的奈及利亞觀察系列專文: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