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太陽花就在說「先立法再審查」,到今天監督貨貿談判的法律在哪裡?

從太陽花就在說「先立法再審查」,到今天監督貨貿談判的法律在哪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本政府的設計,立法單位就是要來監督行政單位的,可是台灣現在的問題在於行政單位不希望被監督,而立法單位裡面則是有的人想監督,有的人不想監督。於是你就會看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還躺在立法院。

「你上禮拜有看到賴中強律師花了6個小時朗讀1510項開放品的新聞嗎?」T男問。

「有,我還有看了一下直播,看了覺得很難過。如果光是念就要念6個小時,那簽署過程所需要的溝通時間勢必要更長,而我們看到的卻是政府的草率行事。」S女回應。

「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現在是地球村的時代,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貨物貿易是不可避免的,所以老實說我並不會反對貨貿談判。」

「我也不反對呀,其實像之前的服務貿易我也不反對談呀,但問題在於政府怎麼談跟怎麼做。」

「你覺得現在的貨貿他最大的問題在哪裡?」

「以我的理解,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看現在的貨貿。一個是政府怎麼談的程序問題,一個則是實際談的內容,但我覺得程序問題比內容問題要來的優先重要,你還記得去年為什麼會爆發318學運嗎?」

「那個太有名了,就是張慶忠用30秒讓服貿直接過關。」

「30秒事件大家都覺得很誇張,但你知道他為什麼能夠用這個方式讓服貿過關嗎?」

「這我倒是不太清楚耶。」

「如果我跟你講他們是依法行政,你也許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如果我們仔細看『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他們還真的可以說他們依法行政喔。在這條例中提到『協議』分成兩種,一種是協議內容有牽涉到法律,或需要修法配合的,另一種是協議內容沒有牽涉到法律的。

有牽涉到法律的協議,處理這個協議的行政機關必須要在簽署後30天內,請行政院把協議轉給立法院審議。而沒有牽涉到法律的協議,只要行政院核定,送到立法院去備查即可。張慶忠之所以用30秒讓服貿協議出委員會,他用的就是後者。」

「可是服務貿易協議牽涉的層面很廣,光是牽涉的產業就很多,雖然我對服貿的細節了解的也不是很完全,但說這個協議會完全不牽涉到法律,這解釋是不是也太過勉強?」T男皺了皺眉頭。

「所以為什麼318的主要訴求會是要求先立法,再審查,原因就在這。」程序

「而且你說的這個條例內容,他看起來是規範協議已經談好之後要怎麼處理的流程,可是他似乎沒有提到在談之前,應該要怎麼做?」

「對,這也是為什麼318主要訴求是先立法,因為現在根本沒有相關的法律可以規範政府如何處理這個事情。因為沒有規範,所以行政單位愛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沒有制度可以依循要如何監督?

所以拉到現在來看貨貿,其實也是同樣的問題。說先立法再審查,但現在依舊沒有相關的法條,可是政府卻繼續談貨貿。原本政府的設計,立法單位就是要來監督行政單位的,可是台灣現在的問題在於行政單位不希望被監督,而立法單位裡面則是有的人想監督,有的人不想監督。於是你就會看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還躺在立法院。」

S女喝了口咖啡,又繼續說道。

「我們對服貿、貨貿這些議題,可以有各自的立場,可是更重要的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發現政府的現有制度是有缺失的,那我們更應該要先從制度面的改進去著手。台灣跟中國的現存關係雖然很微妙,但這也不是政府規避人民監督的藉口。

今天即使服貿貨貿的內容真的談得很漂亮,但他要是談的過程沒有辦法符合讓國會『事前授權控制』、『事中參與監督並影響內容』之要件,那這樣的事後審議,只是讓國會成為替行政單位背書的橡皮圖章,並不是真正的聽取民意。

為什麼我們要去重視制度、要去彌補制度的漏洞?原因就在於當政者是會不斷的替換的,你沒有辦法保證當政者永遠不去鑽那些漏洞。他今天沒有鑽,你可以說好險沒事,但他一旦鑽了漏洞,損失的卻是我們所有人。如果人民已經看到洞卻不去補,或覺得洞補不補不重要,可以賺錢可以生活就好。那說真的,就是鄉愿啊!」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