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默默四年,終於獲重視

訪TSA關注組召集人何美儀:默默四年,終於獲重視
Photo Credit:蕭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何美儀:過去議題一直難以炒起。那些名校和家長,根本不在乎TSA。因為他們一直在操更高深的功課和考試。孩子多考幾個TSA,他們根本沒所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問:究竟運動緣何開始?

何美儀:其實四年前已經開始。當時兒子正讀小三,現在已經中一了。

為應付TSA,他要不斷補課,做無謂的練習。於是便翻看TSA試卷,看他為何操練。

我讓兒子就讀基層學校,他還應付得來,但他的同學就慘了。那裡的孩子,或來自單親家庭,或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多屬基層。要他們年紀小小,對付所謂「基本能力」考試,老師必須操練,否則無法達標。

於是我連同一班家長,聯繫教協等團體跟進。早於2013年,已在家長間發起調查,得到300多個回應,已經有八、九成家長回答,需要買好多練習,忙於操練。

Photo Credit:蕭雲

問:操練是從何時開始?

何美儀:據我理解,04到05年,TSA成立之初,問題尚未萌芽。但到06年,小學掀起殺校潮,問題開始顯現。

當時教育局的課程發展主任,已曾公開撰文,呼籲不應操練。但到09年殺校潮結束,歪風依然沒有遏止。

第一個原因,是考題愈來愈深,愈來愈長。但應試的時間沒有加長。

第二個原因,是辦學團體相競成績。教育局會向各校通報,既交代全港的達標率,並告之該校的達標率。

其實不同學校,生源大相逕庭。但若果平均達標率為70%,自己學校卻有所不及,不甘後人便成為操練的動機。

尤其是大型辦學團體。校長透露,機構會「放黃榜」,將旗下各校的成績,製成比較高下的排名。當校長有見成績不如人家,會怎樣辦?

第三個原因,是教育局會派員到學校視察,提醒校長成績不達標。校長同時承受辦學團體和教育局的壓力。

當我的孩子還在小三,只是在小三操練。但到現在,操練自小一已經開始。

時間有限,校長便要趕在3年內催谷學生。有些學校為了應對TSA,平時的考試亦配合而TSA化。

第四個原因,是基層家長不明就裡。他們根本不清楚TSA是什麼。見孩子需要應試,自然想孩子不負所望,勤力讀書。叫補習社的老師教好孩子,考好成績;再買一大堆補充練習,市面想要幾多就有幾多。

唔好責怪哂教育局。每一方面,辦學團體、校長、家長都有責任。

Photo Credit:蕭雲

問:為何議題突然之間,會備受重視?

何美儀:四年前開始搞,講座、論壇、調查、自己撰文,聲嘶力竭,但無人睬我地。

但近來先是有一個「不願小朋友成為功課奴隸」群組,甫出現便大受歡迎,至今已過3萬人加入。

初時議題還未集中於小三TSA。但兩星期後,再有一個新 page「取消小三TSA」,橫空出世,超過4萬人加入,帶挈左我地。

全因社會關注,突出議題,議員才能在立會教育事務委員會通過議案,舉行公聽會。

Photo Credit:蕭雲

問:下一步會有何行動?

何美儀:場仗非常難打。因今次機會,各個團體終於匯合成一股力量,我們希望連結更多團體,不容教育局繼續拖。公聽會上楊潤雄就是說研究檢討,要到2月初才可以得到「睇法」。換言之今年的小三生,到5月還是要啃TSA。

會上我們已質問對方,教育局已有10年數據,暫停有何損失?但官員就是說唔可以草率,研究研究。

一位家長便在會上收到學校通告,小三的孩子,要在聖誕假回校補課6日。唔能夠俾教育局拖落去。

個人不建議叫孩子亂考TSA。難以向孩子解釋原委,小孩會覺得混亂。但到頭來如到5月,政府始終偏聽不明,教育局始終沒有行動,我們或會鼓勵家長,去信學校,集體罷考。

我們不想這樣做,但要看政府肯不肯做。

Photo Credit:蕭雲

問:名義上TSA不是正式考試,無礙升學,但社會風氣就是難以變易。

何美儀:過去議題一直難以炒起。那些名校和家長,根本不在乎TSA。因為他們一直在操更高深的功課和考試。孩子多考幾個TSA,他們根本沒所謂。

另一方面,低下階層父母只想孩子別打機,考好試,讀得成書,不會關心成長需要等課題。今天的活動,便少見基層家長現身,從來只有我們這種中層的家長出來。

但剛才好高興,見到一些名校的家長也過來,覺得不能長此下去。需要不同家長,同心關注,才能成事。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蕭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