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茸毛不可戰勝?誰叫你要「破壞秩序」

為何茸毛不可戰勝?誰叫你要「破壞秩序」
Photo Credit: 綠魚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CC BY SA 2.0

作者:eoiss

文長慎入,若對長文感到有噁心頭痛暈眩現象,或是對沒有參考資料一點也不學術有偏執者,請點上一頁離開。

這篇旨在解釋一個很簡單的現象,那就是明明總統府裡面的那位這麼蠢,實在是蠢到爆炸了,但為什麼就是有這麼多的群眾選擇他,數以百萬計的人在他跳票無數次後依然相信他,就算民調低過十趴,國民黨的團結卻無與倫比,反對黨的抵抗柔軟無力。

相信讀者見過非常多的分析,一個個學識淵博者,無法理解台灣群眾的投票傾向,也完全不懂為何一個民主國家的群眾,會把票投給說話不算話的人。這其實也沒有什麼非常偉大的論點,只不過台灣鮮少從此切入,而從此切入者往往會被主流論點打為黑五類,或是揶揄嘲諷之。

說穿了,台灣的問題就是階級複製、結構繼承,馬英九不過是依照台灣既有的文化習慣,順著這套習慣摸藤摘瓜,然後膜拜與崇敬這套結構的人民,即便是極端的不情願,即使是萬般的痛心疾首,但最後還是把票投了下去。

也因此,本文要從三個角度分析,做簡易的解構,由於並非是正式論文,請各位多多海涵。(簡單講就是懶惰啦)

其一為儒家結構的控制導致的順從現象
其二為教育與媒體系統的慣習複製
其三為台灣失去的競爭力在於儒教與其複製結構

當然,最後有一些小結,提出些許的建議與看法。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一、儒家結構的控制導致的順從現象

儒家文化最初的產生,有其因應的時代背景,而這一套思想在整個東亞,雖不能說創造了萬代和平,但就以幾個主要國家中、日、韓來說,至少給予了穩定的力量,這一點我們要予以肯定。

儒家倡導的是仁、義,這兩個字看來很有威力,似乎是一種可以作為個人修身養性的方法。這也確實沒錯,問題不再於仁義的本身是錯的,而是這種仁義有標準乎?

請讀者留心,是不是在兩岸三地,倡議儒家文化者,幾乎見不到在講當代人物的,全部都在提古人,頂多是作古的近代人物?若讀者有注意到,他們都很強調一些沒有辦法被標準化的東西,好比學校老師常教你要守秩序、有禮貌。但這個秩序並非是公定的校規法律,禮貌更是一種很主觀感受性的東西。

說穿了,這些所謂的秩序與禮節,要擁有同理之心、惻隱之心等等,所謂符合仁的標準者,全部沒有一個是可以被法律明定的,這種把應該屬於個人內心修身養性標準,拿出來變成要求他人遵守的不成文規定,就是一種階級控制方法。

筆者寫作部落格,並未想要把每一篇文章寫得艱澀難懂,更不想要用很奇特的學術字眼,亦不想用學經歷等壓人。這道理說來很簡單,但實際上做到的人不多,也就是「知識分子學習知識並非是將知識當成霸凌他人的工具」。這一點,是因為筆者有個人的親身經歷,也從外省天龍文化中跳出,所以才能有深刻的體認,但畢竟多數人沒有。

所謂的天龍文化,其實泰半建築在儒家文化上,這是一套階級複製與結構僵化的體制。階級複製體認在有如升官圖的聯考制度,不要再鬼扯說台灣老百姓彼此之間沒有階級歧視之分,光是看看那些家長,殫精竭慮的想要讓自己小孩念大學,就該知道這種歧視早就不是外在的法律標準,而是被內化成為每個人的行為準則。

儒家講天地君親師,又講士農工商,這些排序標準從何而來?對歷史稍有涉獵者應該會發現,這來自於上古的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的結構,再進而依照統治階級的需求延伸出的標準。雖然時代前進,到了現代社會早已沒有那麼單純,但其基本架構還是存在的。

就從這次太陽花學運作為標準,讀者可以從自我身邊看到很多例子,足以佐證這個被儒家思想控制的結構存在。從反方例子來說,那些深信官員比較正確者,是因為他們真的審視過這些政策嗎?認為總統已經有善意回應者,是真的有想過回應到底具體不具體嗎?

正方的狀況也一樣,今天跳出來帶頭抗爭的,是台灣考試制度下的勝利者,學運領導者無一不是讀書的菁英,試問當初關廠工人臥軌事件,台北人怎麼看待的?若今天跳出來的不是台大學生,是稻江興國這些倒店的學校,會有這麼多人支持嗎?

就以學運目的,服貿爭議來說好了,我們也是必須等到這批頂尖學歷的學生,這群最不怕競爭的高手,這些早已證明其公關、管理、領導能力卓越的年輕人挺身而出,才有這麼多的人會去思考,服貿本身的問題到底在哪。若今天跳出來的是為害怕失業的工人、已經受傷害的小工廠老闆,請問社會會給予這麼大的支持嗎?

若從那些被點名的人怎麼回應看,就會更明顯。吳育昇批評學生不掃墓只掃街,胡幼偉指深綠教授背景浮現,只針對個人的身分地位進行攻擊,全然不提問題的癥結跟解決之道。為什麼?因為群眾吃這套,有效啊。

一場學運,從不同的觀察角度,讀者你會看到這個社會是多麼偽善。我們不是因為抗議者的理念有多清晰而支持,也不是因為反抗者的論述有多堅實而支持。多數的民眾,其實是受到感召,才進一步去檢視整個服貿這個協議,原來根本就是賣台協議,享好處者萬千、被犧牲者千萬。但就算這樣,歷次民調支持者依然有三成,難道這堅定不移的三成支持者,都是最有競爭力的那一群?

從這點角度出發,讀者會發現完全不同的世界。始終支持馬政府不移者,扣除掉現在的既得利益者,會是哪一些人在支持?這些人是不分職業階層的,他們支持政府、反對學運,往往切入點跟我們想的完全不同,但也跟抗議者類似。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