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藍非綠就是「中立」?還遠著勒

非藍非綠就是「中立」?還遠著勒
Photo Credit: Anthony Easton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  Anthony Easton  CC BY 2.0

Photo Credit: Anthony Easton CC BY 2.0

作者:詹子藝(藝術工作者,患有極重度鉛字中毒症,出身暴民家族,為第三代暴民)

常在網路上跟人家論及中立,但中立是什麼,我覺得有必要好好釐清。

字典裡的中立,解釋是:『處於對立的各方之間,不傾向任何一方。』

老實說這種解釋稍嫌單純,比方說最常見的一種說法,就是「我不支持藍也不支持綠,反正兩邊一樣爛。」這樣代表你是中立立場?你是中間選民?錯了,不但完全錯誤,而且你離中立可遠著。

在正式進入中立議題之前,我們要先談一個關鍵性的詞彙,也就是「價值」。

上面提到字典的解釋,有「對立的各方」這段敘述,這個對立,指的就是價值的對立,而價值到底是什麼?其實這是一個多層次的東西,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價值判斷,而且不同價值觀會堆砌出另一個不同的價值,讓我們用來判斷不同的事情。

比方說死刑存廢與否是一個價值判斷,但在這個價值裡面,還包含了人權價值、生命價值、法治價值、教育價值,甚至更實際的,投資的金錢價值等等。而每一個價值都有他的理由與邏輯存在,也因為這樣,這類價值問題都很複雜。

但就算如此,還是有「價值中立」的存在,大家不妨參考下圖:

圖一:「自以為的」客觀價值中立

這個圖叫「『自以為的』客觀價值中立」,座標中間就是價值中立,而這個中立,是由自己省思自己而得來,「對自己而言,每個自我都處在座標中心」,但若由旁人來看,可能就不那樣中心了。要注意的是,你要先有價值選擇,如果沒有價值選擇,你就跟「這個價值」的價值中立一點關係也沒有。

比方說常見的死刑議題,如果你選擇了執行死刑這個價值,那你是屬於「反正壞人都該死」這種意識型態,還是「反正死刑定讞就該執行」的教條主義者,或者你是反正就死刑嘛!懶得動腦的,或者都可以,要殺就殺吧!的混沌者?

如果你選擇的是廢死的價值,那你是「上帝才能決定」的信徒,還是人權最偉大的教條主義者,或者不需要理由,反正殺人就是不好的無思考者,還是隨便啦!不要殺人就不要殺的混沌者?

注意,死刑的存與廢兩者「之間」並沒有價值中立,因為這是兩個對立價值,你沒辦法在價值上同時又存又廢(實務上則有可能)。所以如果有哪個人跑來說他在這個議題上是中立的……去騙別人吧!

不過對當事人而言,自己都是中立的好人啦!有些人會自謙「我這個人是比較偏激啦!」,算了吧!這句話接下來就是「但是……」,所謂「但是之前的都是廢話」,一點反省也沒有嘛!

常見狀況是,有人會「自稱」在某議題上是中立的。

是嗎?我們再看一下上面字典裡的定義:處於對立的各方之間,不傾向任何一方。

不傾向任何一方喔!偏偏這種人接下來說的話,都是很明顯偏向某一方,算了吧!這樣也敢跟人家說你中立,中立意味著「你根本就沒有意見」,還在那邊囉哩八縮一堆幹嘛!只要出口提出你的價值意見,你就不中立了。

好啦!如果你選了一個價值,就表示「你覺得你的選擇是對的、是好的、是有利的」,這時,價值的中立就變成另一個型態,如下圖:

圖二:對與錯是兩個端點,圓心跟圓周,中立喪失意義

從這裡開始,就是網路上常見吵架的關鍵,因為每個價值都意味著一個圓,而大家都守在自己價值的圓心上,以外的就是錯誤。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這類討論本來就是這樣,不然根本討論不起來,問題只在於會不會變吵架而已。

還有一些常被誤用的中立,比方說是非問題,或者態度與手段:

圖三:是非問題、態度與手段,都無法有中立存在,因為無法「不偏袒」某一方

對錯的問題,如圖二所示,根本毫無中立可言,偏偏很多人喜歡主持正義,先把兩邊都罵一罵,然後加起來除以二,就自以為成功折衷,其實也不過是「沒錯那樣多」而已,還不是一樣錯,何況折衷方案常常反而四不像,更加可笑。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台灣前途的選擇權。台灣前途,由台灣人民自決,與完全不讓人民決定,這是是非題,一個是民主,一個是反民主(當然,如果你覺得民主一點也不重要,這是你的價值選擇)。

人民自決,指的就是公民投票,是非的兩個端點,一是開放公民投票,一個就是不讓你投票,今天有個人才說要折衷一下,於是出現「兩岸人民共同決定」、「選總統就是授權」、「民調也可以」的「中立」說法。

算了吧!向錯誤靠攏的結果還是錯,而且還是一種不知羞恥的詐騙,因為這種假中立通常是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想透過假中立來達成錯誤價值,偏偏很多人吃這一套,把中立扭曲到極致就是這副德性。

台灣人很習慣搞那種個打五十大板的蠢事,而且做這種事的人也常自以為比較高級,只因為他「中立」。很奇怪,何時中立跟高級可以畫上等號,自稱中立、強求客觀之類說法,其實都很愚蠢,那只代表你的立場跟人家不一樣而已。

圖四:假中立常由第三方假扮,不明所以的人常受這種蠱惑,而失去正常判斷能力

大家看看圖四,很多自稱中立的人,其實只是「另一方」,與中立無關,當然,第三方意謂著新的價值選擇,可以提供較多樣化的思考,對討論而言不見得是壞事,但打著中立旗號招搖壯騙,卻也常引起更大反彈,因為大多數人,會按照圖二的思維(雖然自己可能不承認)來做判斷。假中立其實是把自己推進對方價值裡錯誤的範圍,而不是跳脫原有價值圈,建立新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