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銀行家:香港年輕人想加入iBank,難!

投資銀行家:香港年輕人想加入iBank,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精兵制下,不少本地年輕人向筆者表達依舊希望加入投資銀行界,筆者和他們說了一個字:「難」!

文:溫天納(投資銀行家、中國人民大學榮譽講座教授

經歷了6、7月份市場的動盪,投資銀行站在金融市場烽煙的最前線,目睹泡沫陸續爆破,投資者猶如驚弓之鳥,目送牛市的離去。不單是牛市,離開的還包括部分投資銀行家。

香港炒樓炒股票炒不起,財富效應大幅下降,加上零售業好景不再,各行各業也難以豬籠入水,企業業績前景不妙,資本市場活動會否收縮言之尚早,但部分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已經失去耐性,裁員潮蠢蠢欲動。

第三季新股及融資全面剎停

踏入10月份,市場初見回穩,新股潮湧至,但是未來依然存在不確定性。筆者是從事投資銀行工作的,了解在市場並不穩的情況下,第3季度新股及融資業務全面剎停,在第4季度能否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視乎10月市場能否承接一浪接一浪的新股活動,目前尚未有定論。

早年金融海嘯時,金融和周邊行業曾流失部分員工,之後需要着力補充,用裁員來削減成本其實乃最後無計可施下的策略,故此現時的裁員手法較為溫和。始終今朝留一手,他朝好相見。

在精兵制下,不少本地年輕人向筆者表達依舊希望加入投資銀行界,筆者和他們說了一個字:「難」!香港金融市場面向內地,可是現在香港人在內地市場愈來愈不具競爭力,已經不具優勢,人脈關係更差了一大截。

筆者記得在20年前,外資企業在內地的高管大多數是香港人,香港人更壟斷大中華區的投資銀行界,投資銀行高層若有華人高層,一定是香港人,連內地的B股業務也是由香港人主導處理的。更為有趣的是,不少內地客戶也希望投行委派港人主導的團隊來協助及處理他們的項目,因為當時內地企業家均認同港人的高專業水平及高素質。

不過,隨着內地海歸大量回流,情況慢慢出現改變。說句老實話,在香港處理投資銀行工作,多半是內地相關的業務,一比拼口才,香港人比起內地人就差多了。大約在十多年前,當時筆者在處理工作時,由於普通話(當時香港主流社會還是以「國語」稱之)流利,客戶一般會問筆者從內地來香港多少年了?又或是問筆者是否從台灣來的?因為我們這一輩的香港人(現時大學碩士畢業後工作近25年的一輩),普通話普遍說得不流利。因筆者的普通話屬母語水平,客戶心中多少也會存有誤解。

港iBanker要與內地接軌

香港的投資銀行界已經蛻變成為中國的國際平台,投資銀行家不但需要與國際接軌,更需要與內地接軌。但是回歸超過18年,香港生活文化意識形態與內地相差依然甚遠,因此在當今形勢下,除了專業範疇的溝通,香港本土投資銀行家與內地客戶很難深交,話題也不完全一樣,人脈關係較難建立。回內地發展是否好事?也很難。另外,內地的規則和香港的情況完全不一樣,能否殺出一片新天空,必須要看個人的造化了。

內地海歸派蠶食港人優勢

投資銀行業最講人脈和背景,內地經濟崛起,慢慢地港人的優勢僅剩下專業性,不過這優勢也開始被各層次的海歸派蠶食,香港人在投行的優勢漸失。

金融業始終是一個現實的戰場,要生存就必須能屈能伸。泡沫爆破後,老一輩的投資銀行家看慣大場面,不少人更心中高傲,以為高人一等,失業後真的不容易接受被「打回原形」成為凡人的處境,如何克服心理障礙更是一個大問題。

說起年輕人希望入行,也不是所有年輕人珍惜這種機會。較早前,筆者遇到一位金融界老前輩,他一見到筆者,就忍不住大吐苦水。首先,這位老前輩自身難保,告訴筆者他即將被「退休」。其次,他更分享了一段遇人不淑的遭遇。

自視甚高 不斷請假

原來在上半年市場暢旺的時候,他聘用了一位年輕人,這位年輕人為了進入他的公司,可謂不擇手段,彼此初次見面時甚為好戲,在面試時表現得文質彬彬,百分百認同企業文化,尊重企業獨特的理念,有求必應。由於年輕人在面試的表現相當優秀,終於順利進入投行工作。

進入企業工作後,這位年輕人起初還能堅持做到面試時的承諾,但是狐狸尾巴漸漸露出,他開始不斷請假,有病假、有事假、有不正常的休假,層出不窮。每天遲到早退成為例行公事。

更為可怕的是,好戲只是剛上演。他的性格猶如烈火,而紙是絕對包不住火的,其自視甚高的性格導致他開始鄙視自己任職的公司,瞧不起所有人。這位仁兄無時無刻都在批評老闆、上司及同事,說他們什麼都不懂,沒有料子,更甚的是認為他們所有人都只是在混飯吃。年輕人開始不願意工作,因為他覺得自己是被剝奪的一群,就算他完成工作,他的功勞定必被上司及同事搶去。

忘想「被迫害」,不願工作

可是他沒有想過,其實他每月白收薪資,可是什麼也沒有做,什麼也不願意做,一分力也沒有為公司付出過,一切「被迫害」的事情都是他腦袋裏妄想出來的,彷彿就是一個患上被迫害症的病人。他的工作表現一天差過一天,每天袋工資,完全自我封鎖。不過,有一天他終於驚醒了,因為他記起自己原來還是有試用期的。

試用期過後,他當然沒有收到確認信,他開始慌了。原來管理層一早察覺這位年輕人的表現,一致通過否決年輕人通過試用期,前輩雖曾嘗試為他爭取留任,卻無功而返。人事部終於與他見面,傳達終止聘用的通知。年輕人被突發的消息嚇儍了,悔不當初。

股災下的投行生涯已經不容易,年輕人得到機會而不珍惜,實在讓人遺憾。

節錄十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