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不是國民黨的,也不是中國人的,而屬於珍愛台灣的人

台灣不是國民黨的,也不是中國人的,而屬於珍愛台灣的人
Photo Credit: 綠魚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綠魚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綠魚 CC BY SA 2.0

作者:卓宇西(好書甚于好色,醉心寫作,無奈學得半殘中文,言詞偏,思想偏,章法凌亂。唯有從頭學起,一橫一直,逐一執正)

太陽花學運,大陸隔岸觀火,無論學者學生市民農民,都看不懂,隔閡在於擺錯了「鄉愁」的方向。

廣州東山,曾經有一間意大利人開的餅店,招牌是做披薩,叫「明古志」。原本開在當街旺舖,裝修精緻,品味優雅,引起過圍觀。我去試的時候,明古志原址已是一間紅紅黃黃的房產仲介,所幸的是明古志還在。後移了兩個舖位,比原來窄了一點,還分租一半給另一餅店,算是生存下來。店面只夠放下一套爐具,外觀與舊時的留影相比,不能說如一,只能算是神似。

這個「瑪格麗特」,要焗七分鐘,4分鐘時要開爐撒點水,烤餅的中國女孩一邊做一邊描述。要用什麼材料,怎樣製作,她如數家珍。中式的總是差不多,幾分鐘左右,幾許糖等等,西式則量度精準等等。又一一講述如何從前面搬到這裡,之前租金多少,現在多少,分攤了多少,毫無忌諱。心想,她一定不是中國人。果然,她又交底,給我看她的中華民國護照,毫無戒心。正體字,莊重,個人資料恰當,沒一字不必要的隱私。到底不是中國人啊!

直到各式披薩我都生厭,直到屈指可數的幾款餅我都試過,還是想去,這不正是兒時鄰里的人情味嗎?久違了。

她在台灣時,在當地一間鞋廠工作。不是我不記得具體地址,而是無心裝載。一來陌生,二來無利可圖。大陸人是極之自我中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包括我。後來鞋廠遷到大陸,遇到明古志,她就跟著做西餅。現在苟延殘喘的半間,也關門大吉了,又多了一間仲介。真想知道她在何方?想問問她,這種兩岸「服貿」關係,想要嗎,想帶回台灣嗎?再臨行贈別,老來千萬不要犯起「鄉愁」。

「鄉愁」,好是好,不過要辨清方向。這頭那頭,要加註腳,清晰標註。因為按大陸人的水準,總會以為有一小撮人,有時是政客,別有用心,有時是學生,幼稚,不顧大局,阻撓了台灣人民落葉歸根。

其實,我們都有鄉愁,不是PRC,而是「中華民國」。
獸在這頭,人權在那頭。
王在這頭,民主在那頭。
刑在這頭,法治在那頭。
獄在這頭,自由在那頭。
錢在這頭,溫情在那頭。
慾在這頭,博愛在那頭。
俗在這頭,品味在那頭。
天在這頭,制度在那頭。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台灣在那頭。

談台灣,十個大陸人,六個和你說「鄉愁」,因大陸文盲多,還有四個沒讀高中,不知道「鄉愁」,不懂什麼郵票、船票、墳墓、母親,娛樂明星則倒背如流。台灣,我們都陌生。

東亞大陸,瘋狂發夢,只求發展,華人還有故鄉嗎?有,在台灣。台灣用正體中文,留存華夏文明。香港呢,早有人標籤「香港是經濟城市」。大陸用現代漢語,存蘇共餘毒。沒失憶的人,不會忘記曾大聲吶喊「斯大林是爺爺」。國民黨再把台灣賣了,莫非五十年後,華人要去日本,尋根,呵呵。

再者,台灣不是國民黨的,也不是中國人的,而屬於珍愛台灣的人。現代台灣,沒有那種埋在三千年故紙堆裡的中國人,除非復辟。三千年吃人的歷史,太陰暗。

若是國人,鮮有不畏強權,大多是卑躬屈膝;若是國人,鮮有不戀棧權力,大多是身陷三千年宮廷政治,權術爭鬥,罔顧民眾利益;若是國人,鮮有不自相殘殺,大多是賤視生命,任憑個人喜好,嗜血成性。

不一樣的台灣人,不斷抗爭,不斷失敗,屢敗屢戰,今日回望,縱使悲情,起碼血沒有白流。

不一樣的台灣人,學運知進退,進可攻退可守,不會最後又分裂,一派激進一派溫和,激進傾軋溫和,罵對方是學運走狗,出賣民主,除之而後快。對吧,太陽花?

不一樣的台灣人,不會再是國民黨那套用人唯親,若非嫡系,可以從雲南調去東北作戰。對吧,國民黨?

不一樣的台灣人,懂得現代政治,不會再選一個中學校長之材去做總統,知道選舉不是選靚仔選好人。對吧,那六百八十九萬,一人一票?

台灣是一杯咖啡,大陸是一瓶糖精色素水,你們捨得混在一起嗎?沒錯,糖精色素來錢快,比速溶咖啡成本還低,但是智力正常的人,豈止想要速溶咖啡,當然非精品咖啡不求了。就算要混,也是混牛奶巧克力,做成Latte、Mocha。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