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週報】澳洲出櫃男星:為何我的婚禮得辦在千哩之外的加州?

【澳洲新聞週報】澳洲出櫃男星:為何我的婚禮得辦在千哩之外的加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本週編譯:Dennis Peng, 陳彥霖, Oddis Tsai, Zoe Hu

1. 結婚日是我人生最幸福的一天,但為何得在澳洲之外舉辦?

本週二,《衛報》澳洲版(The Guardian Australia)於社論專欄刊登了一篇由澳洲出櫃男星庫克(Harry Cook)執筆的文章,訴說澳洲政府無視基本人權,現在仍拒絕讓同志婚姻合法化。

庫克與他的配偶戴維斯(Liam Davis)上個月11日在美國加州完婚。「結婚日是我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但是為什麼我們卻必須把婚禮辦在距離雪梨數千英哩之外的地方?」

以下為庫克全文:

2015年11月11日,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我與同時是我的人生摯愛、靈魂伴侶以及即將與我度過下半輩子的男人戴維斯完成了終身大事。

我們在加州卡梅爾(Carmel)的海灘上喜結連理,一旁還有我們養的英國鬥牛犬Poppy作為見證人。

夢幻般的事就此發生了,我站在沙灘上看著我老公的眼睛,我意識到了這一切有多麼地不可思議。我們站在彼此的前方,向對方許下我們下半輩子的承諾。我們告訴對方我們有多愛彼此,以及彼此對各自來說有多麼重要。

我們哭著、笑著、擁抱和接吻,我們正式結婚了。這不是一個民間儀式,也不是一個許諾儀式而已。這是一場「婚姻」,我們結婚了。

典禮結束後,我們與婚禮攝影師瓦特金斯(Catie Watkins)沿著海邊散步,然後我們收到來自當地人的歡迎,他們祝我們幸福,也稱讚我們的婚禮如此地美麗。

這是我們人生最幸福的一天,但是這個婚禮卻必須辦在距離家鄉雪梨數千英哩外的地方,到底為什麼呢?因為澳洲政府無視基本人權。

大多數的澳洲人都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們的政治人物要公然地拒絕婚姻平權,也無法認清婚姻平權符合澳洲「a fair go」的精神,即傳統上我們對於平等的承諾。

每當以愛國主義作為號召的活動,大聲播放著再熟悉不過的歌曲「We are one, but we are man」我都覺得非常心痛,因為這首歌對我來說就是個赤裸裸的謊言。現在的政府並沒有把我們這些人視為一體,恰恰相反。

針對婚姻平權的全民公投已經被討論了一段時間,但這個公投注定是在浪費數百萬納稅人的錢,在一個大眾早已給明的答案上。

72%的澳洲人支持婚姻平權,過去九年裡進行的每一個科學民調也都顯示多數人支持這平權法案。

但為何政府就是沒在聽取人民的聲音?

結婚日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天。

我與同時是我的人生摯愛、靈魂伴侶以及即將與我度過下半輩子的男人完成了終身大事。

是時候政府認清到同志婚姻的價值,就像我所認識到的一樣。

參考資料:
The Guardian, 08/12/2015, “My wedding day was the happiest of my life. Why did it have to be outside Australia?"

2. 澳洲各大學欲共建資料庫打擊假學歷

澳洲大學正計畫打造一個安全的數位資料庫,讓雇主能夠查詢求職者的學業成績,用以檢驗越來越氾濫的偽畢業證照、學歷造假問題。

本週,大學將向科技公司徵求興建安全資料系統的提案,用來記錄所有大學畢業生的學業成績,並希望能夠在2017年前正式啟用。

這個新提案被稱作「數位學生資料專案」(Digital Student Data Project),校方也準備將其拓展至國際學生群體,以記錄來自十多個國家的學生成績,包括美國、中國、印度、英國、加拿大和紐西蘭。

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教務主任羅賓森(Neil Robinson)是這個專案的參照群體的主席,他表示這個資料庫將會給學生、大學校方和雇主都帶來益處。

例如,打算申請澳洲研究所課程的學生,可以允許大學以電子方式取得學生在其他大學(包括位於海外的大學)的學業成績,省去學生收集相關文件的麻煩。「學生在不同教育機構之間的移動將會變得容易許多。」

羅賓森還表示,此舉也能幫助打擊為數愈來愈多的「學術文件造假」的問題。

資料庫將讓雇主更方便獲取求職者的過往學業紀錄。「從雇主的角度來看,這也意味著這些文件都是受過驗證的。」雇主和校方幾乎不需要在驗證學業成績這件事上另外投入任何資源。

參考資料: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06/12/2015, “Universities database to crack down on credential fraud in job applications"

3. 澳軍人受抗瘧疾藥物「神經」嚴重神經性副作用影響甚鉅

澳洲軍方近日首度承認,部份現役及退役軍人遭受抗瘧疾藥物「美爾奎寧」(學名:mefloquine;商品名:Lariam)的嚴重神經性副作用影響甚鉅。由於這些軍人可能曾駐守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區,藥物副作用容易被誤診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或「憂鬱症(depression)」。

美爾奎寧是澳洲藥物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核准的三種抗瘧疾藥物之一,澳洲軍方將之視為其他二者無效時才使用的第三線藥物,並控制使用的軍人人數在百分之一以下,但目前仍有估計超過1250人因此受到腦部傷害。此外,軍方可能還提供未經核准的「特芬諾奎寧(學名:tafenoquine)」給軍人使用。

美爾奎寧具有神經毒性,會造成的精神問題,包括:幻覺、焦慮、坐立不安、睡眠障礙、自殺或自殘傾向等。症狀或許首見於服藥期間,但停藥後數月,甚至數年後仍可能持續。

參考資料:Defence Force accused of ‘massive cover-up’ over anti-malarial drug
Soldiers fear drug program has scarred them with depression, anxiety, nightmares
Medline Plus: Mefloquine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島國連線INA』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