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的時代,你賣電影的方式還是像一場豪賭嗎?

大數據的時代,你賣電影的方式還是像一場豪賭嗎?
Photo Credit: Michael Coghlan@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陳傑豪,MIGO 執行長

拍電影像賭博、發行商像星探,到底什麼電影才有人看?怎麼找影片才不虧錢?大數據讓顧客和電影配對,並設立電影自動評分機制,避開NG誤區,讓每部電影都像好萊塢鉅作一樣長銷。

《紐約時報》曾在〈Give Viewers What They Want〉文章中如此評論一翻兩瞪眼的影視產業:在美國的電視業裡,沒有什麼事是確定的,也許你找齊金牌導演、實力派演員跟熱門劇本,但還是跟擲骰子一樣,都是在賭。

對於所有以電影為職志的電影工作者來說,要拍一部電影,除非拿到了投資人慷慨的資金,不然就是一場動輒傾家蕩產的千萬賭注。一夕之間,贏者名利雙收;輸了就背一屁股債。

另一方面,除了上游製作端要承擔風險,中游的發行與下游的映演這兩大塊產業也為如何挑選會熱賣的片子,把它們成功地行銷出去傷透腦筋。

影視產業,不管是要讓人願意掏錢買票進電影院、或是讓人願意用電子錢包支付線上觀看的費用,這一切都遠比想像中更困難,尤其現在每年動輒每千部影音作品被產出,誰能脫穎而出?有時連專家都說不準。

賭盤,有沒有機會翻轉呢?

在大數據出現之前,一部影片的獲利模式通常是這樣:從邊際利潤最高的電影院開始,逐步發行至邊際利潤最低的無線電視。其中上映檔期是賣座與否的首要關鍵,包括寒暑假、過年節慶等,另外須考慮播放總數及上映電影院的廳數與地點。

電影市場的風險太大,不可捉摸、不確定的變數太多:就算作品好,賣不出去怎麼辦?發不到院線怎麼辦?發到院線排程排得不好怎麼辦?或者排的量不夠怎麼辦?這些都是問題。

當然也可直接發行錄影帶所拍攝的影片「錄影帶電影」(Straight to Video),雖然沒辦法帶來龐大收入,但同時因為省去了在電影院發行的高額支出,反而可能成功獲利。

除此之外,現在也有愈來愈多的隨選視訊(Video On Demand, VOD)平台出現,也是一種新的影視發展趨勢。它的概念是,平台商買下龐大數量的影視版權,供消費者線上隨選隨看,再按部計價。所以對平台商而言,在購買的版權費用不變的前提下,有愈多部影片被觀看,它的效益才能愈大化。

但多數情況卻是,只有那些好萊塢鉅作、媒體寵兒們在平台上燒得火熱,可能下載次數可以高達百萬次,但假設10萬部影片中只有100部熱賣,剩下那些9萬9900部乏人問津的電影版權費不就是白白浪費了嗎?

影視產業最怕從頭猜到尾:製作端揣測什麼樣的劇本、卡司跟導演會受歡迎;發行跟映演端則想盡辦法挑選最會替他們賺進大筆鈔票的電影。但這一切的答案都沒有人可以回答,只能每次都像在賭盤上賭一把。

但大數據應用在電影產業,便帶來破解之道。

VOD隨選平台長尾效應:100部小眾電影勝過1部好萊塢鉅作

以往我們認為電影要賺錢,一定就要開出像這樣的卡司──史上最賣座的導演詹姆斯卡麥隆,加上票房保證如李奧納多、史嘉蕾喬韓森,再搭配一個經典天才劇本,最後再砸下重金行銷預算,才能成就一部空前絕後的好電影。

不過,長尾理論(The Long Tail)說的可不是這樣。它的基本原理是:再小都能聚沙成塔,用長尾創造市場規模(詳見圖24:電影的長尾獲利策略)。

在影視娛樂業裡,長尾理論可以應用在VOD隨選平台,精準找到自己的觀眾群,用個人化推薦模型(Personalized Recommender Systems)讓喜好不同的觀眾們得到更準確的影片信息,而非只是熱門電影「永遠的TOP 100」,讓其他9萬9900部有機會成為分眾市場冠軍,從而創造更大的娛樂市場。

觀點上最大的改變是:你是要推出一部曠世鉅作,還是要推出100部不同類型的分眾電影?一部曠世鉅作的做法是搏一把,贏了就大贏,輸了就血本無歸;另一種做法就是推出100部五花八門的分眾電影,只要其中80%有賺一點點,加起來就可以比一部曠世鉅作的收益還要好。

從大眾行銷到顧客區隔:用大數據把觀眾分群,再跟電影配對

但要怎麼把這些細分市場劃分出來?這時候要做的除了高度個人化的顧客區隔(Consumer Segmentation),更需要將產品的區隔加進來做交叉(crossing)。

假設今天平台購買了1萬部小成本製作的電影版權,如果要賺錢,最好的情況是把這1萬部電影平均的分配給不同喜好的觀眾們,讓這些電影們各自找到利基(Niche)的市場。

我們先假設平台上有2000萬個觀眾,代表這是一個1萬部影片對上2000萬個觀眾的匹配,如果我能把這1萬部影片細分成1000種分類(segment),那麼對消費者而言,在隨選的過程中就不再只參考熱門排行榜的TOP 100,而是在各自不同的分類裡選擇少數幾部電影,那麼最後挑選的結果就會大不相同。

觀眾在挑選片子時有所謂的「資訊不對稱」,沒有人會在看完1萬部影片的簡介後才決定要看哪一部片,這時候分類所提供的個性化推薦,能為平台商帶來長尾效果,把觀眾平均分到各種影片裡。但少量的分類不足以精準分眾,可能需要上千個分類來描述市場。但1000個分類不可能像過去一樣單靠一份問卷得出,最少也需要10個彼此獨立的維度(dimension)才能夠架構出消費者分類。

什麼是獨立維度?舉例來說,原先經營出租影片事業、現在轉型為線上影音串流平台的Netflix,就透過演算法將自己平台上觀眾的行為分類。他可以知道某一群人在星期天晚上比星期一下午更可能會看恐怖片、也可能知道某一些人喜歡用平板電腦來看片,諸如此類的蛛絲馬跡便可以將觀眾做細微分群。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