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大叔PSY新曲〈Daddy〉MV文本解析:對父權體制的嘲諷與隱微不顯的女權意識

江南大叔PSY新曲〈Daddy〉MV文本解析:對父權體制的嘲諷與隱微不顯的女權意識
Photo Credit: PS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歌手PSY的〈Daddy〉,這首歌的重點在於父權體制下男性自我意識的膨脹,由此看出對父權體制的嘲諷,以及隱微不顯的女權意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南韓歌手PSY的〈Daddy〉,這首歌的重點在於父權體制下男性自我意識的膨脹,由此看出對父權體制的嘲諷,以及隱微不顯的女權意識。

由〈Gangnam Style〉中自我意識膨脹扭曲的「江南大叔」(中國網民稱「鳥叔」),到〈Gentleman〉對父權體制的可笑諧擬,到〈Hangover〉自我意識失落的瘋狂獨語,PSY一直試圖塑造一個足以代表這個時代、跨國界的丑角角色。而這次更將「他」的家人都搬出來了,讓我們以更「社會化」的眼光,重新檢視這位「江南大叔」的身世背景。

其實PSY的歌詞並沒有提供太多訊息,以上的「個性分析」都是由他的MV中來的。不可否認,他的MV確實對其歌曲的傳播產生相當重要的影響,這也是21世紀流行音樂全球化後產生的必然現象。而其傳達「文化意識」的部分,也全都是由MV擔當主要角色,故本文分析大部分全由其MV著手。

女性角色的缺席

首先,女性角色,或者更進一步,「母性」角色的缺席是MV的一大重點。

MV開頭靜默的那10秒,作為「父親」角色的PSY在手術檯上被即將生產的「母親」死命扯住,似乎為了生孩子相當痛苦。但下一秒醫生順利接生小孩,「父親」抱起孩子來看,開心得要命,那孩子卻有著與PSY一模一樣的臉,出生的第一句話就是「I got it from my daddy」。那個痛苦的「母親」再也沒出現過,連全家福都只有祖父、父親、孫子的三人組合,說明這個父權至上的社會的真實情境。

從那之後,MV中出現的「女性角色」,大部分都是受到這三個「男性超人」雄性魅力吸引而聚集在他們身邊的女性,而且一定都是帶著崇拜眼神看著他們的美女。但這依舊是「女性角色的缺席」,因為這些美女對他們來說都只有著「工具化」、「物質化」、可以隨用隨丟的性質,他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I got it from my daddy」的「it」,本意上指的是「身體」,但一個甫從母體脫出的嬰孩,為什麼就懂得說「我的身體來自父親」呢?這當然是父權社會意識型態教育的結果。而真正孕育孩子身體的「母親」呢?大概也就是個隨用隨丟的「東西」吧。

在MV中,小學生PSY在課堂上公然對河智苑扮演的正妹老師擠眉弄眼、賣弄風騷,老師無奈只能走到他旁邊,他卻又轉過頭去假裝對她毫不在乎。這是對於「女」老師作為「權力者」的輕蔑與漠視;女老師旁邊的黑板上就寫著那句歌詞「Where did you get that body from?」,來自國家機器的學校體制,本質上來說就是父權體制的基層鞏固者,就算是女老師,也只能負責教導他們正確的「父權」概念:我們的身體就是父親給予的。所以就算是老師/權力者,只要是女人,就可以輕視、不以為意,揮之即來揮之即去,女老師也完全沒有辦法。

最後一個重要的女性角色,是客串合唱與演出的女子偶像團體2NE1CL,突然一個帥氣翻滾出現在路邊,一樣唱著那句「Hey, where did you get the body from?」,並且讓CL的畫面重疊在祖父PSY的金牙上,讓這句回答「I got it from my daddy」中的「it」,由「身體」轉而成為更形而下化的「肉體」,並且與「名利」、「權勢」等「肉體欲望」緊緊結合。

形而下的「肉體」傳承

以「肉體」的傳承借代世代之間金錢流動的想像,說明現代M型化社會的問題。我們很難想像如〈Gangnam Style〉中江南大叔那樣的「貨色」,要如何生活在社會中,想必是個「魯蛇」吧。沒想到他竟然也是個「溫拿」,還住大豪宅、家庭美滿、美女環繞⋯⋯這不就是我們面對這個荒謬社會常看到的景象嗎?

「肉體」的傳承等同於世代社會階級的傳承,這件事的本質認真想來是如此地荒謬,也就更說明了歌詞中的「it」所指為何──與其說是「身體」,不如說是「肉體」,就是一團需要吃喝拉撒、擁有種種形下慾望的「body」。人類世代傳承的並非任何精神或理念,而不過就是一團毫無意義的血肉,卻僅僅靠著這一點血緣,就可以取得比別人更多的資源。

小學生PSY在學校場景中無助地哭著,背景慢慢轉為家中飯廳,飯桌旁坐著他的父親和祖父,三人一起吃著韓式小菜,他也就自然笑了開懷。暗示就算是個孩子,他也懂得利用權力結構與社會階級,這樣的畫面,與其說他有了兩個有力的靠山,更像是他自知進入了父權的結構中,深知此結構的好處,因而開始學著祖父和父親權勢地笑了起來。

接著展現三人在家中共用一個廁所的窘迫情境,其實是一個豪宅家庭中不太可能發生的景象,因為廁所不可能只有一個。但廁所似乎是PSY相當喜歡的一個情境,就像在〈Gangnam Style〉中,那個發現自己在公共廁所脫褲子唱歌自嗨的江南大叔一樣,人們總是可以在廁所中看見一個人最真實的一面,而往往也是最下流而猥褻的。似乎透過攝影機入侵廁所的這種猥褻的眼光,我們可以看見PSY想要展現在世人面前的那幅芸芸眾生相。

爺孫倆佔用廁所,不讓父親進去,無視他在外面憋到快死掉。這似乎暗喻即使在一個資源這麼充足的家族中,階級地位與資源鬥爭依然存在著,且是這麼明顯而形下,似乎可以說是與人的慾望爭奪直接連結的。以「佔用廁所」比喻家族之間的世代爭奪,讓歷歷可見的血腥爭奪帶著一絲猥褻和私德氣味,卻又如此地可笑,這樣的比喻是相當深刻的。

My papa was a superman

MV的前半部以小孩為主角,後半部則以祖父為主角,並以這段歌詞提綱挈領:

My papa was a superman, hey.
My body came inherited just like that, hey.
The gentleman who refuses to be a gentleman.
I’m the crazy one around here hey.
I got it from my daddy.

「My papa was a superman」,以一種追憶式的過去時態訴說著,但畫面卻是祖父霸氣地騎著四輪電動車高速經過河堤,身旁矗立著一座座高聳的旗桿掛著萬國國旗。這畫面有點好笑,卻又相當有力道。他最後甚至還從高速移動的電動車上站起身來,頗有傲視群倫的霸氣。

這喻示現在許多家庭的經濟基礎都是祖父這一輩開始打下的,也就是說,現代經濟生活的基礎,乃是來自這群戰後嬰兒潮的老年人。他們在戰後的重建中成長,並為國家經濟打拼,是累積財富的一代。走過冷戰時期,也走過國際各國經濟首度互相牽連、走向緊密全球化的陣痛期,累積下眾多財富,因而會被稱作是「superman」。

但如此的稱呼在電動車的高速移動畫面中卻又顯得如此格格不入與可笑,甚至轉化為與年輕人軋街舞玩大風車的畸形想像。似乎在過了風騷年華後,現在反而因財富累積與社會階級提昇,導致自我膨脹而再也無法放下自我的身分,反而成為另一種可笑的樣態。而兒孫也只是在「孝」字的傳統觀念下,繼續笑著看老人家意氣風發睥睨一切,為了他可以快速做仰臥起坐而高興。

「The gentleman who refuses to be a gentleman」,這句可以對照〈Gentleman〉中PSY呈現的「gentleman」狀態。在這首歌中,PSY這位「上流社會人士」帶著一群頭髮花白的男性年老奴僕到處逛街購物,對見到的女性玩著各種下賤無禮的玩笑,其實比較像是穿著西裝的暴發戶。

一方面是父權社會的扭曲呈現,以為這樣很好玩,其實一直侵犯著女性的生活卻自覺有趣;一方面則是對社會得勢者的嘲諷,他以為自己是開玩笑所以不以為意,其實是因為別人知道他的社會階級而敢怒不敢言。「gentleman」可以是一種身分,也可以是一種態度,「The gentleman who refuses to be a gentleman」,很明顯這種「gentleman」只是一種身分,對其社會階級應有態度漠然無知或毫不在意的一群暴發戶。

但這樣的「gentleman」終究還是有習得「高雅」的一面,就是MV中留著八字鬍穿著舞蹈服裝,像個貴族一般在舞蹈教室中與眾美女共舞的中年男子PSY,呈現其雅痞的一面。但在這樣的影像脈絡看來,我們只會感覺到更多關於「文明」、「文化水準」的惡意眼神,好像只有有錢人方可以對自己進行比較高超的「文化改造工程」,讓自己更符合「上流社會」的期待;但其實也不過就是錢所堆積出來的虛假「文化」而已。

MV的最後一幕,祖父PSY在一個看起來有如倉庫般的小空間中,滿臉驕橫地用噴漆將鏡頭整幕噴黑。以此作結,就是以這帶有惡意的畫面作為對父權體制的批判,就是他們鴨霸地遮蔽這個世界的光源,使世人的雙眼完全蒙蔽。這是戲謔而深沉的結尾。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林勝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