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5月大選擺脫「民主赤字」,不再只是歐盟的民主裝飾品

歐洲議會5月大選擺脫「民主赤字」,不再只是歐盟的民主裝飾品
作者提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提供

作者:陳青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歐洲聯盟政治與政府系研究生)

自1990年代馬斯垂克條約改革以來,歐盟會員國彼此的政治與經濟關係已愈加緊密,歷次的條約改革其實都隱含讓渡部分主權到歐盟的內容。許多研究歐盟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文獻指出,會員國國會的政治決策有很大一部份都已移轉到歐盟層級,歐盟決策直接影響歐洲社會財富的重新分配,並產生贏家與輸家,但是,歐盟卻沒有明確的民主機制讓人們直接選票更換政策或政客。

英國籍的歐洲政治研究學者Simon Hix就舉例,負責研擬歐盟法律的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官員竟然不需要經過公開政治競爭與選舉產生,而由各國領袖秘密協商產生,就像天主教宗選舉一樣神秘。歐盟光有民主程序,而無民主代議與權力制衡之實,實有違民主政府常態,倒是與開明專制(enlightened despotism)較為相近。

更糟糕的是,由人民直選產生的歐洲議會卻沒有得到歐洲公民的重視,歷年來的歐選投票率已降至四成左右,部分會員國更出現兩成的極低投票率。許多研究都指出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只是次級選舉(Second Order Election),其重要性遠不如會員國的國會大選,歐洲議會初創時只是諮詢機構,進而使選民普遍認為歐洲選舉不重要,歐選成為國內政黨的期中考,甚至流為少數民粹主義政黨的政治舞台。

然而,歐洲議會的立法權力在過去二十年間的歷次歐盟條約改革確實是持續增加的,尤其是 2009年通過的里斯本條約,一方面擴大共同立法程序(co-decision procedure)的適用, 強化歐洲議會與歐盟部長理事會(Council of EU)邁向兩院制(Bicameralism)的發展。此外,里斯本條約更規範所有歐盟的國際貿易條約,都需要經過歐洲議會的同意程序(consent procedure)才能生效。這些改革有助於歐盟法律與國際條約更具有民主正當性,防止少數政客或官僚的壟斷。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引人矚目的是,里斯本條約首度賦予歐洲議會對執委會人選有實質的政治影響力,不再只是歐盟的民主裝飾品,許多憂心歐盟民主的人們也對今年5月即將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懷有高度期望。四大歐洲政黨黨團分別提名新任執委會主席的候選人,各黨的執委會主席候選人破天荒地到各會員國的選區進行競選,試圖提高大眾對歐洲議會選舉的關注與參與。

儘管如此,里斯本條約模糊的文字表述,仍留給各國政府首長們在歐洲議會選後有極大的政治協調空間,條文內容寫道:「由會員國政府領袖組成的歐盟理事會(European Council)需考量歐洲議會選舉結果,作為提名執委會主席候選人的參考,該被提名人經歐洲議會同意後始得當選。」 簡言之,選舉結果只是參考,各國仍握有重要決定權。

根據PollWatch 2014民調顯示,民調領先的歐洲人民黨歐洲社民黨都未能取得議會的過半席次,兩黨的席次差距甚至可能不超過5席,混沌不明的態勢已透露選後的跨黨協商合作將會相當困難。這也使得外界不得不懷疑也許目前檯面上的政黨候選人,根本沒有人能當選執委會主席。

有趣的是,歐洲社民黨的馬丁(Martin Schulz)日前參與首場電視辯論時,就尷尬地承認:「說實話,我不太能區分出我們彼此的不同,歐洲人民黨的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先生的政策實在與我太接近了。」由此可見,共識型民主模式長期影響歐盟政治決策,主流的政治精英彼此對歐盟政策偏好有較高重疊性與妥協傳統,一時之間可能還不太習慣一般民主國家的選舉競爭。

在歐債危機陰霾下的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也許將會有更多的選民樂於將疑歐派或極右勢力送進歐洲議會,作為對歐盟的「懲罰」。隨著歐洲整合日趨緊密,非民選的歐盟官僚缺乏人民的信任,所幸, 歐洲議會與民間一直在致力提升代議民主運作機制的透明度與可責性。例如,歐洲議會官網隨選影音提供議員辯論的多語言即時口譯,大會的法案表決也多以記名制(roll-call votes)進行並上網公開;今年2月,歐洲議會更進一步修改內規,握有法案生殺大權的委員會的表決也得採記名制,將大幅提高議事透明度。

另一方面,學術社群亦在投注龐大資源在歐盟立法的分析,由倫敦政經學院教授Simon Hix主導的VoteWatch Europe團隊計劃,將歐洲議員的法案表決記錄隨時更新在網路上,提供學界分析歐洲議員的投票行為。最近VoteWatch Europe的團隊更研發MyVote2014Electio2014網站平台,利用議員表決法案的數據資料庫,推算政策空間模型,幫助歐洲公民篩選並配對與其政策偏好最接近的歐洲議員候選人。

在批評歐盟決策不夠民主之前,歐洲公民也許要捫心自問,「我今天投票了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