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出日本第一個孕婦標記:靈感源自於一個準媽媽的夜歸經歷

設計出日本第一個孕婦標記:靈感源自於一個準媽媽的夜歸經歷
Photo Credit: Freedom II Andre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9年,一位名叫村松純子的freelancer發表了「BABY in ME」這個日本首創的(有說更加是世界首創!)孕婦標記。在訪問裡她回憶說為什麼會設計這個標誌呢?村松純子的出版社朋友剛剛懷孕....

兒子快7歲了,但當年懷孕時掛在手袋上的「マタニティマーク」(Maternity mark,中譯「孕婦標記」)還夾在他的母子健康手帳裡。什麼是「マタニティマーク」呢?就是給孕婦掛在當眼位置,供人識別你是孕婦的標記,好等孕婦在公共交通工具時得到讓座、到餐廳用餐時獲安排禁煙席或遠離吸煙席的座位之類。

Photo Credit: Ryan McBride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Ryan McBrideflickr, CC By 2.0

就是讓座這麼小事而全國推行一個孕婦標記嗎?是的,原點就是如此。早在1973年,日本的公共交通已引入「優先席」(ゆうせんせき)制度,那些座椅名字叫「シルバーシート」(Silver seat)當時設定是:老人家、殘障人士的優先座位。到了90年代,「シルバーシート」已變成老人家的專利,甚至有人覺得是老人家的優待、福利,這似乎與設立優先席的原意不相合。歐洲的公共交通的優先席已擴展到有以下對象:孕婦、嬰幼兒同行者、老人家和殘障人士。1997年,JR東日本把「シルバーシート」(Silver seat)改稱為「優先席」,讓座對象由老人家、殘障人士、擴展到孕婦和嬰幼兒同行者。之後其他日本的公共交通也跟隨JR,把孕婦也納入優先席的對象。

懷孕初期的孕婦實在很難從外觀辨別,而且胎兒還未安定,坐車時要長時間站立加上車會突然煞停,對孕婦都有潛在危險。可是當她們想坐在優先席的時候,又會被人投以奇異目光。1999年,一位名叫村松純子的freelancer發表了「BABY in ME」這個日本首創的(有說更加是世界首創!)孕婦標記。

訪問裡她回憶說為什麼會設計這個標誌呢?村松純子的出版社朋友剛剛懷孕,因慶功而要夜歸,但的士比較搖晃很易孕吐,所以常常坐地鐵回家。村松純子問她的朋友:「坐地鐵回家沒問題嗎?有人讓座嗎?」她朋友回答:「夜歸地鐵裡的年輕女性給人的印象已不好,站得不穩時人家只會覺得你喝醉了。莫講話讓座,開聲問:『沒事吧?』的人都沒有的……」村松純子那時開始就想:「如果有東西能令大家知道她懷孕就好了……」於是,BABY in ME就這樣誕生了。

很多人認同村松純子的想法,認為有必要識別剛懷孕的孕婦以讓座。不久後,民間團體、地方自治體也效法,各區都有各自的孕婦標記。然而標記設計不統一,也很難辨認,民間又開始有聲音提議不如全國統一一個孕婦標記吧?於是2006年日本的厚生勞動省(厚生労働省/こうせいろうどうしょう)公開招募,結果選出了現在通用的孕婦標記。著作權由厚生勞動省擁有,不能作牟利用途。由那時起,在日本居住的孕婦到市役所登記時,職員會把母子健康手帳(ぼしけんこうてちょう)和孕婦標記同時交給孕婦。產檢時或嬰兒出生要注射或健檢時,母子健康手帳是必要的;孕婦標記則可自由選擇使用或不。

Photo Credit: 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

Photo Credit: Ministry of Health, Labour and Welfare

2014年,即是孕婦標記使用9年之後,日本內閣府(ないかくふ)就孕婦標記的認知度進行調查,訪問了1900人。知道孕婦標記的人,已包括「只聽過這名稱」的選擇,才只有53%;七十歲以上的認知度更加只有33%。市民對孕婦標記認知度低,敏感度不足,令到一些孕婦遇到一些尷尬情況。例如孕婦尿頻到優先廁所(優先トイレ),但老人家見到會開口罵:「又不是生病!不要用!」孕婦泊車到優先車位(優先駐車場),會惹來他人不滿

有孕婦在火車希望坐在優先席,也有老人家說:「生仔又不是生病,老人優先!」然後自己坐下、拒絕讓座之類。而且日本是一個很怕開聲的民族,就算孕婦真的希望坐下,明明已經掛上孕婦標記,但對方都好像看不見,那就更加不敢開口請求讓座了。

日本網絡上也有不少關於孕婦標記的留言和記事,都是說「孕婦標記就要讓座真的很麻煩!」之類(網上搜查「席譲ってアピールうざい」已經有很多);也有傳言說有人在車上看見帶孕婦標記的女人,更會故意拳打她的肚子。孕婦聽聞過以上的網絡言論和謠言之後,很多都不敢使用孕婦標記了。不過我還是建議帶孕婦標記,先不論讓座與否,孕婦本來身體狀況就不穩定,輕則孕吐、重則貧血暈倒,如果身上有孕婦標記,救護員一看就知道你是孕婦,知道要怎樣護理和用藥。

我還記得有一次,肚子已經八個月大了,要坐地鐵探望老爺奶奶後(算是問安的一種嗎?),回程時拿著奶奶買給我的橙。行樓梯時,膠袋穿了,橙一個一個由樓梯滾落。當時我很徬徨,我連彎腰都有難度了還要蹲下拾橙?人來人往,似乎沒有人願意幫忙;此時有一個日本的上班族,二十多歲的男士,逆流而上,為我拾橙,裝到我另一個膠袋裡。我連聲道謝,他微笑說:「我妻子也懷孕,我明白的。」他幫忙,因為他明白。

香港沒有「孕婦標記」這回事,間中也見孕婦在地鐵裡站著而沒有人讓座(當然我也是站著啦)。或許大家真的看不見,又或許大家真的很累想坐下,可是如果大家多一點「明白」,想像一下一個孕婦已上班一日然後要挺著一個和西瓜一樣大的肚子站在地鐵裡搖回家,明白了便讓座。讓座本來就不能迫,對方明白,就自然會讓座。對不對?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博客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歐嘉俊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