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不識陳澄波、鍾肇政,台灣人的文史教育怎麼了?

【插畫】不識陳澄波、鍾肇政,台灣人的文史教育怎麼了?

°ò¥» CMYK

引述〈不識鍾肇政〉:

桃園市有議員質疑市府為何要辦「鍾肇政文學獎」,並狺狺然質問:「這個人是誰呀?還在嗎?」、「為何要為他花大錢?」、「吳伯雄也很有名,為什麼不幫他辦活動?」引來輿論一陣訕笑、撻伐。在筆者看來,這位議員的問題不在於她不知道鍾肇政,而是要質詢卻不事先弄清楚狀況,有失問政專業。

⋯⋯或許有人說,「隔行如隔山」,即便是用功至深的大學問家,也未必認得自己研究領域的專家奇才,更遑論其它領域的名人逸士了。這話沒錯,但並不表示我們的教育可以拿此當藉口,對影響人類文明進展──或至少,對自身所居之地深具歷史意義──的人事地物不作系統化的課程設計,以使學生對自我存在的世界能有清楚的認識。這種「通識性」的理解,目的絕不僅止於知識的擴充,更重要的是對創意的激發,讓自身站上過去所累積的文明高度,用遼闊的視野去開創前景。

對自己所居住之地的歷史理解,並非只是為了增加知識,更重要的是能從前人過去的累積中,激發出更多創意。

台灣的教育,做到這點了嗎?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