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那麼多年黑心食品, 我們社會到底願意為了捍衛公平付出多少代價?

吃了那麼多年黑心食品, 我們社會到底願意為了捍衛公平付出多少代價?
Photo Credit: aliceyjl(擷自PT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已經很多人拒買, 這樣的廠商最後還因為檢調的隨意辦案而無罪的時候,廠商似乎也還是不痛不癢, 那又是誰逼得人民必須要去做這些會讓另外一批人民付出代價的事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角落的桌子坐了三個女生。

「我昨天去Costco,看到有人買了一大堆林鳳營鮮乳,買完之後又去退貨。」Y女說道。

「喔?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秒買秒退嗎?」T女瞪大眼睛。

「我也是親眼看到才相信真的有人這樣做。」Y女點點頭。

「我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他退貨前把瓶蓋打開膠膜戳破才退貨, 說為的是不讓廠商有回收再賣的機會。」T女說。

「蛤?這樣不是很浪費食物嗎?而且這樣工作人員還要多處理退貨,不是很辛苦嗎?我覺得抵制不要買就好了,為什麼要用這種手段讓別人麻煩?」剛剛一直沒說話的S女突然開口。

Y女看著S女,想了想後問道。「所以你覺得店員很辛苦。

「對呀。」

「嗯⋯⋯我問你。你記不記得我們之前周年慶都會去百貨公司掃貨?」

「對呀,那時候東西很便宜嘛。不過每次去都人擠人,結帳也要結好久。」S女點點頭。

「那,排隊等結帳的時候你會覺得工作人員要處理促銷人潮,很辛苦嗎?」

「欸⋯⋯他們做服務業處理結帳本來就是他們的職責啊。

「那退換貨也是啊,他們本來就有負責處理退貨的人,那本來就是他們分內要處理的工作;更不要說這樣增加的工作量, 比起周年慶活動處理的訂單量,根本比不上。」T女插話。

「嗯⋯⋯可是我覺得還戳破這樣實在很浪費食物。」S女皺了皺眉頭。

「所以你抵制不買,牛奶生產過剩消不出去最後壞掉,就不浪費食物?」Y繼續問道,但還是保持平緩的口氣說著。

「欸⋯⋯我沒有想到這點,但不買的話,他們可以減少生產,這樣會浪費的比較少吧?」

「好,那生產少一點,我問你,他們鮮奶跟誰買?」Y女繼續問著。

「酪農呀。」

「所以你覺得他們可以跟酪農少買一點牛奶,這樣較不會浪費食物?」

「嗯⋯⋯對呀。」

「所以你拒買不是也會傷害到酪農的生計?如果你為Costco的工作人員著想,那你拒買的時候為什麼不會為酪農沒有收入這件事情著想?」T女又插話。

這時候S女不說話,低頭默默地喝了一口果汁。

「你們有沒有發現一件事情?當社會發生不公平的事情,人民要表達不滿跟抗爭的時候,通常誰要先付出成本?」Y女問。

「嗯⋯⋯以抵制買牛奶這件事情來說,是Costco、味全的員工、生產牛奶的酪農。」T女回應。

「你們記不記得前幾年關廠工人臥軌的事情?」

「有,我還記得。我那時候就在火車站,他們臥軌的當下,影響到的是那個時候要下班的人。」 T女想了想,又接著說:「這樣說來,當人民要表達不滿跟抗爭的時候,通常是另外一群人民要先付出成本。」

「沒有錯,可是如果我們把整個時序往前再拉一點點,去想想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我問你,為什麼現在大家要抵制不買鮮奶甚至秒買秒退?」

「因為頂新做黑心食品。」S女輕輕地說。

「老實說,抵制行動大家有各自的看法,它確實會造成社會成本的浪費,而這樣的浪費,值得不值得,見仁見智。可是當已經很多人拒買, 這樣的廠商最後還因為檢調的隨意辦案而無罪的時候,廠商似乎也還是不痛不癢, 那又是誰逼得人民必須要去做這些會讓另外一批人民付出代價的事情?」

「是因為發生不公平的事情,卻又已經想不到別的方法,才會這樣做。」T女回答。

「不就是因為發生了不公平的事情,只好拒買。然後拒買對廠商的壓力還是不夠, 而黑心廠商又沒有受到法律制裁,才逼得人民不得不提高手段嗎?而這次是真的讓廠商痛了,廠商痛不痛的標準很簡單,看他們有沒有在透過新聞放話就知道。」

Y女喝了口咖啡,嘆了口氣說:「如果不是因為政府沒有做好食品源頭把關,我們今天其實也不用那麼辛苦做抵制啊。我常常覺得,台灣的人民太可愛了,我們好像看的到自己人民的苦痛,所以會很貼心地說這樣員工很辛苦,這樣酪農很辛苦,我也認同他們真的很辛苦,可是我們吃了那麼多年的黑心廠商生產的商品, 那我們這整個社會到底願意為了捍衛公平,一起付出多少的代價呢?」

參考資料: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蒂瑪小姐咖啡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