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關心石虎,也請關心我:經濟發展下瀕危的大貓小貓們

如果你關心石虎,也請關心我:經濟發展下瀕危的大貓小貓們
Photo Credit: candanblog CC BY SA 2.0

苗栗縣推動的三項大型開發案,因為工程位於保育類動物石虎的密集出沒區,引起石虎保育議題的爭議,石虎保育聯盟發起4月16日路過環保署的聲援行動,全台灣注意社會議題的公民瞬間都化身為保育尖兵。

然而,需要保護的貓科動物不僅僅是石虎而已。隨著人類的開發、狩獵,以及棲息地的日漸喪失,世界各處的大貓小貓都遇上了瀕臨滅絕的危機。

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曾經說過,「除非人類能夠將愛心延伸到所有的生物上,否則人類將永遠無法找到和平。」就讓我們走入野生貓科動物們逐漸荒蕪的世界,在追逐經濟成長的同時,也不落下任何一個生命。

遠東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遠東豹的皮質厚實,顏色較淺。毛髮比其他亞種長,而體型則偏小。

遠東豹(學名:Panthera pardus orientalis ),因過去曾經廣泛分布於俄羅斯、中國東北等遠東地區的森林中而得名。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屬於極危物種。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由於人類的開發使得森林消失,以及人類捕獵活動的猖獗,野生的遠東豹數量不足40隻,棲息地的總面積甚至不足40公頃。

目前,國際社會已經加強對遠東豹的保護,俄國學者也提出挽救方案,例如在遠東豹棲息地帶建立緩衝區、消除北韓和中國森林間的障礙等,但是形勢仍然不樂觀。

亞洲獵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亞洲獵豹(學名:Acinonyx jubatus venaticus)分布於南亞及中東的沙漠和草原,全身長滿棕褐色的皮毛,上面有黑色圓點。牠的腿纖細修長,身軀瘦而優美。在亞洲獵豹鼻子的兩側,各有一道黑紋由眼角延伸至嘴角。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亞洲獵豹的奔跑速度可達時速113公里,性情溫順,能夠被人工馴養,但也因此吸引大量盜獵者的違法獵捕與走私,目前野生數量僅存伊朗北部50至100隻,屬於極危物種,伊朗政府已設立保護區保育並加強復育。

亞洲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亞洲獅的毛皮較蓬鬆,尾端的穗及肘上的毛髮較長,腹部則有明顯摺疊的皮膚。

亞洲獅(學名:Panthera leo persica),過去曾經廣泛分布在地中海西岸到印度北部的廣大地區,但大部分野生亞洲獅都已滅絕,如今僅在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吉爾森林國家公園內有少量分布。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頭亞洲獅正舒服地靠著石頭,曬著太陽。

過去曾居住在吉爾森林國家公園附近的瑪爾德哈里牧民,他們過度放牧的行為,破壞了亞洲獅獵物的棲息地,使得獅群轉而攻擊家畜或人類,導致亞洲獅經常被牧民以毒藥或非法電網殺害。而農民用來灌溉而挖掘的水井,也經常使亞洲獅失足溺斃。

如今馬爾德哈里牧民雖已搬離吉爾森國家公園,但野外的亞洲獅僅存250到350隻,屬於瀕危物種。

美洲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洲豹(學名:Panthera onca),是全球第三大的貓科動物,體型僅次於獅子及老虎。在19世紀以前,美國的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加州與德州,甚至是北卡羅來納州和科羅拉多州都有牠們的身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一隻黑色的小美洲豹,正好奇地看著鏡頭。

由於人類的開發侵占了美洲豹的棲地,大貓們只好向南遷移,如今牠們的活動範圍在阿根廷北部至墨西哥的索諾蘭沙漠(Sonoran Desert)之間。由於常遭到人類捕殺,美洲豹的數量持續下降,屬於瀕危物種。

全球逐漸消失的物種繁多,經費的投入需要決定輕急緩重,因此是否該為美洲豹設立保護區,引起保育圈內熱議。部分專家相信,幫助美洲豹最好的方法是增加美國南方邊境的生存資源;然而另一部份學者則認為,目標應該放在幫助美洲豹在美國境內重新復育。

蘇門答臘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蘇門答臘虎(學名:Panthera tigris sumatrae)是現存所有老虎亞種中體型最小的亞種,僅分布於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島,該地的德索尼洛國家公園是知名的蘇門答臘虎保育區。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由於保護區內油棕櫚園和紙漿人工林的非法擴張,讓蘇門答臘虎的棲息雨林在2009年至2011年間大幅減少了三分之二。目前野生蘇門答臘虎個體數量約400至500隻,狀況危急。

雪豹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雪豹的皮毛為灰白色,有黑色點斑和黑環,相對長而粗大的尾巴是牠們與其他相似物種明顯不同的特徵。

雪豹(學名:Panthera uncia 或 Uncia uncia),原產於亞洲中部山區,在中國被稱為「雪山之王」。雪豹天性敏感機警,喜歡獨行與夜間活動,又生活在遠離人跡的高海拔地區,直到今日,人類對雪豹的瞭解仍然十分有限。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在未來的許多個世紀中,那些山峰仍然會矗立在這寂寥的風景裡,但當最後一隻雪豹在峭壁間消失時……一簇生命的火花將隨之而逝,山峰也將變成沉默的石頭。」1997年,美國野生動植物生態學家喬治.夏勒(George Beals Schaller)感嘆地說。

雪豹的毛皮美麗而珍貴,在國際皮草市場上有著極高的價格,而雪豹的皮、爪和骨也被視為有療效的藥材,使得雪豹的數量因非法獵捕而急遽減少。1972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將雪豹確定為全球性的瀕危物種,目前約有6000隻野生雪豹分散於12個不同的國家

不過,包含雪豹保育協會等多個非營利組織共同合作,啟動了雪豹復育計畫,執行反盜獵襲擊行動並查緝非法武器和移除陷阱等措施,雪豹的復育已漸漸看到成效,但仍需繼續努力。

石虎

Photo Credit: candanblo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candanblog CC BY SA 2.0
石虎是小型貓科動物,外表的斑點類似豹紋,配上長而粗的尾巴,額頭有兩條白色縱帶,兩耳後方則有白斑。

石虎(學名:Prionailurus bengalensis),分布於東南亞與印度,是貓科動物中分布最廣泛的物種,也是近日引起台灣保育話題的動物。目前台灣僅存的野生石虎不足500隻,其中六成分佈在苗栗,因此苗栗縣三大開發案是否影響石虎生態,成為動物保育上的爭議點。

Photo Credit: Daran Kandasamy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Daran Kandasamy CC BY SA 2.0

屏科大教授裴家騏表示,三義台13線外環道開發案位於台灣石虎的密集活動區域,然而石虎相當不喜歡柏油路面,非必要不會橫越道路。這使得石虎的生存範圍因道路切割而限縮,將導致近親交配、基因純化等現象,影響族群健康,同時石虎也可能在橫越馬路時發生危險。

「我的生命對我來說充滿了意義,我身旁的這些生命也同樣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如果我希望別人尊重我的生命,那麼我也必須尊重其他的生命。 」史懷哲如是說。

在人類追逐經濟成長的同時,該如何與各種生物共生共榮,是我們不能停止思考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