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囚禁記者跌至199人:中國佔1/4仍居首、埃及新聞環境迅速惡化

全球囚禁記者跌至199人:中國佔1/4仍居首、埃及新聞環境迅速惡化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告指,去年就任的現任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常以保障「國家安全」為由打壓異見者,令從前並無記者入獄的埃及,在兩年內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把最多新聞從業員收監的國家,僅名列中國之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Crystal Chan

美國保護記者委員會(CPJ)指出,2015年中國繼續位列世界上囚禁最多記者的國家,埃及的在囚記者數目亦較去年上升近一倍,排全球第二。維權組織對各國政府囚禁新聞從業員表示譴責。

中國囚全球四分一記者犯,八成來自網媒

2015年世界共有199名記者因工作在囚,其中1/4被中國政府監禁。每日郵報報導,現時中國共囚禁49名記者,是CPJ自1990年進行統計開始最多。「雖然整體的記者囚禁數字較過往3年輕微減少;但現時仍有國家有系統地囚禁新聞從業員。」

報告指出,現時於中國在囚的49名記者犯中,有近8成來自網上媒體。去年年初中國維族學者暨網絡作家伊力哈木.土赫提 (Ilham Tohti)及其他7位維吾爾族學生被公安以「顛覆國家罪名」拘捕,而其創辦的《維吾爾在線》網站所有內容亦被剷走。事件引起歐盟及美國政府譴責,網上亦有人權組織發起聯署要求釋放伊力哈木;然而至今,伊力哈木仍然被囚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一監獄。

內地女記者高瑜日前獲批准保外就醫|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內地女記者高瑜日前獲批准保外就醫|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CPJ:經濟問題成中國新「敏感字」

CPJ報告更認為,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亦令經濟問題成為以言入罪的新命題。北京商業雜誌《財經》記者王曉璐今年8月因報導證監會考慮撤資而被捕。新華網指,王曉璐涉嫌伙同他人編造並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而他所寫的報導更使「股市出現異常波動」。及後中央電視台播出王曉璐的訪問,片段中王曉璐表示對撰寫該報導表示後悔,與年前《新快報》記者陳永洲報導中聯重科涉嫌銷售造假後被捕的情況相似。

跟據報告資料,中國有一半在獄記者以「顛覆國家罪名」入罪,而另外有4成半因「誣告陷害」而身陷囹圄。

埃及囚禁記者數目,一年增近一倍

過去一年,埃及在關押記者的數目從一年前的12人上升至今年的23人,被指為「新聞自由被打壓得最嚴重的國家」。報告指,去年就任的現任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常以保障「國家安全」為由打壓異見者,令從前並無記者入獄的埃及,在兩年內成為世界上第二個把最多新聞從業員收監的國家,僅名列中國之後。

《新聞周刊》報導,今月初埃及的獨立記者Ismail Alexandrani因進行「不實報導」及被指為穆斯林兄弟會成員而於柏林被捕;而11月時,另一位埃及記者暨維權人士Hossam Bahgat亦曾被拘捕,及後釋放。《衛報》報導,隨埃及今年8月通過法案,把有關恐怖襲擊的「不實報導」列為非法後,埃及的新聞空間可能進一步被收窄。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11月被捕的埃及記者暨維權人士Hossam Bhagat|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逾半記者因「顛覆政權」收監

在報告涉及的28個國家中,有多於一半的記者因「顛覆政權」被入罪檢控。另外亦有兩成半記者因被捏造持有藥物或槍械而定罪。

報告亦羅列出其他新聞自由受到壓力的國家。土耳其的記者入獄人數於過去一年上升一倍,達14人;而在埃塞俄比亞亦有10人被收監。在伊朗,新聞工作者入罪的情況雖有改善,但仍然有19位記者在囚,名列世界第三。

CPJ的報告只包括被政府監禁的新聞工作者或公民記者。報告估計,至少仍有40名記者在中東和非洲失蹤;一般相信他們可能被囚於伊斯蘭國,生死未卜。

無國界記者:2015年遭綁架記者比去年多35%

風傳媒報導,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RSF)也有類似的統計結果,根據該組織15日公佈的報告,2015年遭綁架記者比去年多35%,而超過9成的綁架事件發生在中東地區,與伊斯蘭國(IS)利用綁架記者作為勒索贖金和威嚇當地人民的手段脫不了關係。

RSF秘書長德洛爾(Christophe Deloire)表示,戰爭吸引媒體派遣記者深入採訪,但近年以贖金作為發展資金的概念儼然成為流行,記者的人身安全恐怕只會更加薄弱。

而根據無國界記者統計,全球共有207名記者行動自由遭限,比2014年下降14%,其中153人是被政府組織監禁、54人則是被非政府組織囚禁,而中國政府仍以23人高居首位。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