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慈善家冒起!追求最高社會投資回報的「慈善資本主義」

新一代慈善家冒起!追求最高社會投資回報的「慈善資本主義」
Photo Credit: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假如只為賺錢,抱著從PayPal賺來的1.6億美元,30出頭的Elon Musk已經可以輕鬆退休。

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初為人父, 在他與太太發出的「給女兒的信」宣布將捐出所持Facebook股份的99%(現值約450億美元)用以「提升人類潛能」(advancing human potential) 和「促進平等」 (promoting equality)。此舉引起各方熱議,有人為他的善心大表讚嘆,也有人質疑這只是個聰明的避稅方案。

短缺 Vs 豐盛

與其說是逃稅,筆者倒傾向相信不少新一代的企業家,尤其是出身科技界的,的確有「改變世界」的想法。他們傾向對未來樂觀,認為透過積極及有效的參與,可以令明天會更好,因為他們相信並多次目睹科技可以將本來短缺的變得豐盛。很多時候「短缺」並非真正的「缺乏」,而是因為我們沒有開採、釋放資源的技術和方法而已。透過不斷提升的科技,從前遙不可及的各種資源,現在都已是隨手可得。

Singularity University的創辦人Peter H Diamandis就為此與Steven Kotler撰寫了《Abundance》一書,提及在工業革命前,人類基本上都是以農耕畜牧為主,進步是直線前進的。千百年來,生活其實變化不大。自19世紀以來,科技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們有了電、道路、城市、機器、電子通訊,然後,我們有了互聯網,科技發展由從前以直線前進,變成今天以幾何級數遞增。今天普羅市民可以享用的方便,是前人都夢寐以求、難以想像的。

被認為比Steve Jobs更瘋狂的Tesla及SpaceX創辦人Elon Musk,可說是這類科技企業家的表表者。同時間發展太陽能發電、高檔電動車及民間航天事業幾項超高風險的生意,因為他由衷相信潔淨能源(尤其是太陽能),及探索開發太空,是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石。他亦深信透過有效的商業操作,他有能力令夢想成真。假如只為賺錢,抱著從PayPal賺來的1.6億美元,30出頭的他已經可以輕鬆退休,犯不着年終無休的不停工作,不斷挑戰極限,公司還一次又一次陷入倒閉邊緣。

Elon Musk|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Elon Musk|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Abundance》一書的作者Peter H Diamandis身體力行,積極鼓勵發展科技以改善人類的生活。早在2005年,他牽頭發起X Prize Foundation以巨額奬金(百萬至千萬美元不等)吸引科學家及企業研發可以「為人類帶來重大突破的科技」[1],其中包括的範疇有高效能汽車、海上油污清理、普及教育、航天登月等等。在2008年,他又創辦了以「教育及啟發各界領袖以幾何級數遞增的科技迎戰人類各種重大挑戰」[2] 的Singularity University。該機構的研究生課程,每年從世界各地幾千名申請人精挑細選80人,透過了解最有潛力、爆炸力的科技,組成實際營運的公司,以商業運作把有關科技用於最有利人類的範疇。Google早前便承諾每年捐出150萬美元,為期兩年,以資助更多不同背景的參加者,參與該項課程。

不少科技公司都有宏願,Google早在2005年已揚言其使命為「存取並整理全世界的資訊」[3] ,Facebook則以讓世界變得更開放和更緊密連繫為己任[4]。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朱克伯格在2014年宣佈,透過人造衛星、無人駕駛小型飛機(drones)及雷射科技,增加偏遠地區的網絡覆蓋,務求透過互聯網把資訊帶給世界上每一個人[5]

慈善資本主義 (Philanthropic capitalism)

科技企業家喜歡事事親力親為,就是行善,也喜歡直接參與全權掌控。把善款轉交慈善機構然後放手不管,不合他們的「黑客作風」。「老一輩」的慈善家股神畢菲特,捐出大部份身家給五個慈善機構(其中微軟創辦人蓋茨夫婦名下的慈善基金佔善款大多數),然後自己繼續專注投資事業;新一代的蓋茨及朱克伯格則選擇成立自己的慈善基金,務求確保所付出的,以最有效的形式用於他們最關注的議題上。 務實、講求回報與效率的「慈善資本主義」, 漸次形成。

“In a narrow sense, philanthrocapitalism describes the way that a new generation of individuals and organizations are bringing the techniques of business to their giving and social investing,”

Michael Green, co-author with Matthew Bishop of Philanthrocapitalism, How Giving Can Save The World [6]

擧幾個例子:蓋茨的慈善基金相當着重改善人類的健康、疾病控制和公共衛生。改善貧窮問題和打擊人口販賣也是其工作重點。朱克伯格剛剛公布的慈善基金,則期望透過改善人類尤其是兒童的健康、教育,及讓世界更緊密連繫,令人類的潛能可以更有效發揮,世界可以不應為國藉、膚色、性別、財富有高低之分,變得更加平等。其實早在2004年,Google便已經成立了非牟利的慈善機構Google.org。其主要工作範疇有氣候變化、公共衛生及貧窮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蓋茨|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逃稅、救世者心態、透過行善增加自己的影響力……人總喜歡猜測別人的動機,又或者一切的質疑都是成立的。縱使如此,我還是希望世界可以多幾個蓋茨、朱克伯格,眼中不只有自己、人生不只為囤積財富、對未來謹慎而積極,與其抱怨擔憂,不如坐言起行。他們所做的,他們其實不一定要做。看事情,其實是否可以簡單一點?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周雪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