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大戰告訴我的事:兩個貴人扭轉安納金奴隸人生,你要怎麼把握自己的「關鍵那一天」?

星際大戰告訴我的事:兩個貴人扭轉安納金奴隸人生,你要怎麼把握自己的「關鍵那一天」?
Photo Credit: claudio ruiz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往回翻找我們的人生,應該不難找到類似的「關鍵那一天」。

文:吳東東 (來坐夥共享空間創辦人)

Star Wars:原力覺醒》上映,所有的星戰迷們應該都非常開心,傳奇的經典六部曲又開啟了新的篇章。

前些天重溫了星戰前六部曲,隨著年紀漸長,每次看都會有不同的感受。不像初次觀賞時目光集中在炫麗的光劍對決與帥氣又神秘的絕地武士,可以更細微地去觀察劇中人物在這整個史詩篇章中所扮演的角色。

安納金天行者,自小就是奴隸,生活在一個龍蛇雜處的三不管星球塔圖印;媽媽也是個奴隸,兩人一起在一間專門維修、轉賣二手零件的破爛小店工作。

儘管有維修與創作的天分,但除了幫老闆做更多生意與做做玩具自娛之外,這些天分似乎也沒有別處可發揮。直到八歲的某一天,兩顆小石頭被投進了他平凡無趣的生活之池,引起了陣陣漣漪。

第一顆是當時還扮演著侍女的帕米,在偏僻星球上的這間爛店,照理說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女孩。她有明亮的雙眼、親切的微笑,伴隨著高雅的氣質與親切的姿態,小安納金被震懾了!他對她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是:「妳是天使嗎?」

對安納金而言,她應該要是天使,一個不屬於塔圖印這團骯髒惡臭的天使;從此安納金對她魂牽夢縈,忘不掉也放不下,這份執著持續到安納金長大成人,甚至當安納金已成為非常有潛力的準絕地大師時,他心中最最在乎的仍是帕米的性命安危;她是安納金這輩子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愛上的女人(媽媽不算)。

第二顆是魁剛,雖然衣著樸素,但那無意間露出的光劍,是一種象徵,象徵著配戴者的睿智與強大的力量,也象徵著正義與使命。

「有光劍不表示我是絕地武士,也許我殺了一個絕地武士拿了他的光劍」

「不,沒有人殺得了絕地武士!」

看似天真的對話,反映出的是小男孩的嚮往;身為奴隸的小安納金,對於自由、力量、受人敬重的嚮往。

小安納金遇到了這兩位生命中的異人,他傾其所有的幫助他們、製造更多相處的機會;當時的他也許沒有抱持什麼特定目的,只是很單純的感受到這兩人非比尋常,而他想要努力去延長這場特別的體驗。

從結果論來看,他實現了他的夢想,魁剛下了重注贏得了安納金的自由,帶他離開塔圖印,也盡全力爭取讓安納金受絕地訓練的機會,即將死去前也不忘囑咐歐比王務必完成此一任務,儘管違背絕地議會的命令也在所不惜。

當然這是因為安納金體內的迷地原蟲數量高到不可思議,驚人的天生異能加上無畏的勇氣,引起了魁剛極大的興趣,不過有趣的是安納金本人對迷地原蟲是啥則一點概念也沒有。

多年後,帕米成為了安納金的伴侶,兩人共組家庭;安納金成為了一個名聞遐邇的絕地武士,扮演著正義的化身四處衝鋒陷陣,以前所未見的低齡進入絕地議會的殿堂。安納金前半生的劇本,在八歲的那一天,這兩人踏進店裡的那一刻,大綱就已經都決定了;而在那一天之前,他只是個注定翻不了身的奴隸。

類似的情節也在星戰四五六部曲又上演了一次,只是主角換成了路克天行者,兩顆石頭則是老歐比王及莉亞公主。當然這是電影,劇本都是人寫出來的,但現實人生卻常常也上演著同樣的戲碼。

如果我們往回翻找我們的人生,應該不難找到類似的「關鍵那一天」,也許我們在那一天認識了另一半,也許是某個貴人,也許發現自己原來有怎樣的天分,也許發現事情原來有別種可能;然後,我們的生活就此不同。

開設一間共享空間至今不過近一年的時間,也已遇過數次這樣的「關鍵那一天」;走進店裡的某人,也許是我改變他,也許是他改變我,也許是他改變了他,總之是開啟了一些什麼,而後舊有的人生轉向,走上一條新的道路。

我想或許我們面對生命時,可以抱持著更開放的態度,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身上是否還藏著什麼你還不知道的天賦,你也不會知道,下一刻你將會遇到誰,他們會如何走進你的生活,怎樣改寫你的生命。」

這就是星際大戰告訴我的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