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少年漫畫裡的公主不能戰鬥到最後:我們不應合理化性別刻板印象,將其視為男性讀者需求?

為何少年漫畫裡的公主不能戰鬥到最後:我們不應合理化性別刻板印象,將其視為男性讀者需求?
Photo Credit: One Piec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閱讀漫畫並不會決定讀者成為怎樣的人,怎樣閱讀漫畫、理解漫畫,才決定了讀者成為怎樣的人。

文:楊哲豪(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碩士生)

先前刊載於U-ACG之文章〈《航海王》女性角色形象全論:強弱、拯救與性別表現〉在一些媒體與網路轉載後,筆者注意到不少批評的意見,雖然這些批評並未針對前文論述的基礎進行反駁,僅針對細節的錯誤或者特定的案例,用短短數句留言發表自身意見;但卻讓筆者注意到這些批評中,反應出了一個筆者先前沒有注意到的問題:也就是少年漫畫作為一種漫畫的類別,對於性別認知所形成的框架,以及它所造成的迷思。

在漫畫發展的歷史中,不管是在台灣或日本都有過那麼一段時間(或許現以某種形式存在):漫畫被視為不良的讀物,貼上負面的標籤,認為兒童閱讀漫畫將帶來負面的影響,因為漫畫中充斥暴力與色情的元素。

這種看法,現在大多數閱讀漫畫的人都會感到可笑,即便漫畫出現了暴力色情的內容,也不代表讀者會是非不分地全盤吸收。事實上,喜愛漫畫的讀者,總會受到漫畫深刻的啟發與感動。因此筆者認為,閱讀漫畫並不會決定讀者成為怎樣的人。然而,如何閱讀漫畫、理解漫畫,才決定了讀者成為怎樣的人。

筆者選擇分析《航海王》這部漫畫,在於筆者對它的喜愛,也確信在未來的漫畫史裡,它將成為漫畫的經典。目前來看,它有著廣大的讀者群及消費群,過往的任何一部漫畫都難以與它銷售的數量比擬。

但當我們談到尾田榮一郎的時,除了銷售的數字外,它將具有怎樣的深度與影響力,或許在十幾二十年後,才會有更多關於《航海王》這部作品的論述出現,將它安置在一個重要的位置。讀者對於喜愛作品本就抱有期待,而正是因為如此喜愛,才要提出各種批判。於是筆者針對《航海王》中的女性角色形象進行了分析,指出它在故事情節的安排上,呈現出僵固的性別關係。

但這樣的批評,對於許多同樣喜愛《航海王》的讀者來說,似乎是不容接受的事情。筆者可以理解,喜歡的人事物被批評的時候,一定會產生負面的感受;但總是有一些時候,企圖反駁卻僅能擠出隻字片語,作為一個愛好者,竟然是如此的無力。

然而,作為一部漫畫的愛好者更應該去做的,或許是理解他人的批評,再進一步提出相應的辯護或反駁。然而,我卻難以求得任何一篇完整的回應,針對筆者的論述進行批判,反而是透過強調《航海王》作為一部少年漫畫的作品,因此不應從性別的觀點切入檢討,此種觀點,筆者認為是必須進一步加以指出的問題,也因此再撰此文論述之。

Photo Credit: Stéfan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Stéfan @ Flickr CC BY SA 2.0

少年漫畫中的讀者

少年漫畫作為漫畫類別,在於以銷售的考量區分出不同類型的讀者群,而性別就是其中一種分類。因此少年漫畫在生產的過程中,便預設了其讀者大多數是男性。在長時間的接觸下,讀者大多能夠很快的辨認不同漫畫所屬的類別,有著特定的劇情或敘事的模式。

例如,少年漫畫多是以男性為主角,故事內容以冒險戰鬥為主軸,與志同道合的夥伴與對手競爭並追逐著自身夢想的實現;少女漫畫則多以女性為主角,故事內容則以愛情的發展、個人心境的描寫為主軸。在這個前提下,認為《航海王》作為一部少年漫畫,企圖合理化劇情中的性別問題,筆者認為這是將自身的性別偏見,與漫畫分類所產生的性別框架,兩者錯誤的連結在一起的結果。

首先,少年漫畫作為以「男性」為主要讀者的類型,並不意味著當中就一定要存在著刻板的性別關係,這或許是少年漫畫常見的現象,但不表示這是少年漫畫的特性。舉例來說,筆者認為《獵人》在其世界觀的設定,呈現的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在強弱程度及戰鬥的安排上,並沒有因為男女性別而產生差異。

另一方面,少年漫畫的內容也不是僵固不變的,即便以男性為主要的讀者,但男性讀者之間也存在著差異,創作者也有可以轉化處理的空間。例如,目前正在連載中的《暗殺教室》的男主人公,便是外型瘦弱,擁有陰柔氣質的男性角色,便呈現出另一種男性角色的形象,更不用說《EVA》碇真嗣以來病弱型草時男性成為市場主流之趨勢。

此外,《美食獵人》這部作品雖然以充滿肌肉的健壯男性為主角,但在劇情中一再被拯救的角色「小松」,便是一位不具有戰鬥能力的男性角色。反觀故事中的女性角色雖然不多,但作者沒有避免男女角色間的打鬥,有些女性角色甚至展現出極高的戰鬥力,呈現很大的反差效果。

甚至,筆者認為男性讀者同樣有能力,去思考以男性為主要讀者的少年漫畫,加諸怎樣的偏見與意識型態在男性身上。筆者並不認同將少年漫畫中的性別刻板印象,視之為男性讀者的需求與愛好的一種反應。

最後包括《航海王》在內,不管是《火影忍者》、《死神》還是《獵人》,這些部作品都有不少的女性讀者閱讀,可見少年漫畫已不再是少年的專利。因此,堅持著少年漫畫是給男性觀看這件事,無疑是一種傲慢。

Photo Credit: One Piece

Photo Credit: One Piece

關於後宮漫畫

有批評者指出,如果要分析少年漫畫中性別的問題,更應該去分析所謂的「後宮漫畫」。很明顯地,批評者其實清楚地意識到少年漫畫中的性別問題,且認為「後宮漫畫」與《航海王》等王道少男漫畫相比(泛指以友情、熱血、勝利三本柱為主題之作品),是更需要被檢討的對象。但這種觀點,不過是透過舉出他認為更糟糕的例子,來保護《航海王》不應受到批評。

然而,筆者必須指出所謂的「後宮漫畫」,或許看起來就是眾多女性簇擁著男性,滿足男性的感官需求與心理欲望,但實際上卻不盡然如此。筆者閱讀過的「後宮漫畫」不多,其中有一部或許可以歸類在後宮漫畫的少男漫畫作品《鶺鴒女神(セキレイ)》,雖然同樣有著身材姣好的女性角色,滿足男性讀者官能的享受,但在劇情的面向上,這些女性角色卻負擔著戰鬥責任。

在故事中,她們並非無力地等待男性的救援,也不是在奮戰過後仍是需要男性的救助,相反地這些女性角色反而需要保護男主角,她們自己就是自身夢想與愛情的戰士。

至少就此面向來看,《鶺鴒女神》給予了女性角色更高的位置,也顯示出所謂的「後宮漫畫」當中也存在著各種差異,遑論在少年漫畫這個更大的類別框架下,有著更多不同的作品。因此,筆者無法認同這種將少年漫畫,與男性認同相連結的作法,其危險在於容易透過自身的偏見,合理化漫畫中的性別問題,又或者是透過漫畫中的性別問題,合理化自身的性別偏見。

再來,進一步要強調的就是女性讀者的閱讀。現在少年漫畫讀者除了男性外,越是熱門的作品便擁有越多的女性讀者,例如前述的幾部漫畫皆有許多女性讀者喜愛。坦白說,看「少男漫畫」的女性讀者比起看「少女漫畫」的男性讀者來得多許多;那麼,少年漫畫若是以讀者比率為取向,在調整它的劇情內容時,則女性讀者閱讀的期待與需求也是必須要納入考量的。

現在的台灣社會,性別關係逐漸平等,女性擁有了更多的自主權與能動性,她們渴望的是就如同大多數閱讀少年漫畫的讀者所習慣的那些,追求夢想的戰鬥、夥伴之間的扶持、克服萬難後的感動。

因此,前文分析最大的目的在於指出,尾田榮一郎還有更多可以去突破的空間,讓這部作品在未來被閱讀時,能夠創造出更多新的可能性,而非一再出現以公主為主體需要被拯救的國家。即便這看似給予了女性角色更多的能力,企圖讓她們承擔起拯救國家的重責大任,但這樣的嘗試其實是完全的失敗。

因為這些反覆出現的女性角色,都同樣地被安置在需要被拯救的位置上,不管她們再怎麼努力,這些女性角色幾乎無法奮戰到底,而是呈現出絕望、脆弱的姿態,但為什麼公主不能戰鬥到最後呢?

Photo Credit: One Piece

Photo Credit: One Piece

為什麼不能戰鬥到最後?

以《航海王》為例,這些公主之中,除了人魚島篇的白星公主無意識地呼喚海王類,避免挪亞被魯夫毀滅外(注意,並非保護了人魚島,因為魯夫原本打算摧毀掉挪亞); 薇薇在阿拉巴斯坦篇奮鬥到最後,發現自己的叫喊聲無法被眾人聽見時,也是先無力的哭泣,等到魯夫將克洛克達爾擊敗後,降下了大雨後,才讓自己的聲音被眾人聽見。

至於德蕾斯羅薩篇的蕾貝卡公主,在向日葵田與家族幹部帝雅曼鐵的戰鬥,雖然原本在設定上她就不是好戰的角色,但在該段落又讓她背負著對手的殺母陰影而無力戰鬥,在逃竄的過程中被其父居魯士解救,跟她說她已經可以不用再戰鬥了,把戰鬥的責任交回父親身上。

這樣的設定與呈現,除了性別刻板外,都同樣先是給與她們戰鬥的能力,又在特定的段落隨意將之剝奪,因此這些公主永遠都不是戰鬥到最後的角色。至於其他被舉出的強大女性角色,例如海軍中將阿鶴,相比於《美食獵人》中的節乃婆婆,兩者同樣是有點年紀的女性角色,在戰鬥的篇幅上卻有極大的差異。

如果,尾田榮一郎真的願意給予這些女性角色足夠表現機會,那為什麼阿鶴僅只於是個偶爾出現的配角,又或者更進一步來說,以阿鶴的年齡資歷,為何無法成為海軍上將,都該值得思考的問題。僅是將這些女性角色舉出,掛在嘴邊隨便提及的做法,筆者深感汗顏。

更有甚者,舉出現實中女性從軍比例本就偏低,認為筆者指出海軍上將三人皆為男性的批評,乃是為戰而戰、無的放矢。然而,在我們所處的社會中,存在著太多不平等的現象,大多數的企業高階主管仍是男性、宗教領袖仍是男性、行政機關首長也仍是男性。漫畫本就是一個出口,提供翻轉的可能性,如果連漫畫的批評都做不到,更遑論是在現實生活中的政治實踐。

少年漫畫,即便以男性為主要讀者,並不表示男性讀者接受當中存在的刻板性別問題,相對地男性讀者是有能力拒絕,而非將少年漫畫的閱讀與自身男性認同相連結,把僵固的性別意識照單全收。正因為少年漫畫的內容,往往設定於架空的世界,所以讀者才能夠從那些光怪陸離的設定、冒險故事的戰鬥中,得到突破限制的自由,又或者是夢想實現的快感。

然而,少年漫畫卻仍舊有些框架存在於那裡,有些快樂與夢想是不輕易被給予,例如女性角色戰勝男性角色的可能,又或者是男女角色在同個起跑線對決的機會。少年漫畫,可以不將女性視為弱者、被拯救的對象,一樣可以給予讀者相同的感動。

最後,回顧過去歷史上漫畫被視為不良讀物的時間,漫畫的閱讀曾因為當中的內容,而被貶低為不良的讀物,認為將會對讀者產生負面的影響。筆者認為,閱讀漫畫並不會決定讀者成為怎樣的人,怎樣閱讀漫畫、理解漫畫,才決定了讀者成為怎樣的人。

相關文章:

本文獲U-ACG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