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羅浮宮與日本漫畫在台北相會了,去北師美術館遇見11位歐日漫畫大師

法國羅浮宮與日本漫畫在台北相會了,去北師美術館遇見11位歐日漫畫大師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展覽之中,能夠看見漫畫愛好者少見的歐陸漫畫的敘事模式、畫風,以及藝術家獨特的觀點、視野;同時,你也會震懾於日本漫畫家大膽的分鏡設計、絕妙的姿體描繪。漫畫世界像是一座巴比倫塔,漫畫家透過構圖和分隔的技巧、人物的姿態、表情,接起語言隔閡的裂谷。

第一次接觸到法國的漫畫家(或說插畫家),是在德國作家徐四金(Patrick Süskind)的小說《夏先生的故事》中,法國的漫畫家詹佩(Jean-Jacques Sempé)為其故事描繪的可愛的小主角和患有幽閉恐懼、熱愛散步的謎樣人物夏先生。

歐洲漫畫傳統中的簡約線條和充滿法國人模樣的大鼻子的可愛角色,在深受日本漫畫產業影響的台灣,歐陸的漫畫風格呈現全然不同的樣貌,與美式漫畫的豪放、香港漫畫的武打、武俠題材,全然不同。

法國是歐陸上對次文化接受度最高的國家,特別在動畫與漫畫作品上。早在70年代,隨著日本動漫產業的外銷策略,漫畫與動畫在世界上各個角落流竄,當時由永井豪製作的動畫《UFOロボ グレンダイザー》(台譯金剛戰神,法國譯為Goldorak)在法國播出時,創下平均收視75%、最高收視100%的驚人成績;尤有甚者,著名的動畫主題曲歌手水木一郎,在法國的演出,場場爆滿,儘管舞台上唱的是日文歌曲,台下聽眾仍然瘋狂地跟唱,毫無隔閡。

Photo Credit : Corbis/達致影像

Photo Credit : Corbis/達致影像

兩個相距如此遙遠的國家,在文化上密切地連結,當然有賴於日本在動漫文化的精良策略,但也無法不佩服,法國人對藝術文化的開放、吸納和多元包容的品味。台灣同樣也是日本動漫文化行銷的策略標的之一,六、七年級生約莫都有放學回家,等著卡通節目出現在電視的小方窗裡、出租漫畫店盛極一時。我們也需承認台灣的文化包容發展的較緩慢。

早年出版的日本漫畫常常因為審查緣由,被擅自更動內容、台詞,甚至將穿著泳裝的角色畫上上衣、褲、裙等等,更別說曾經爭議一時的出版分級制度,使得部分漫畫停止出版(例如高見廣春的作品《Battle Royal》的漫畫版《生存遊戲》),甚至出現無版權的私下出版【1】。即便在產業相對薄弱的環境下,台灣的漫畫家仍然在艱困中走出自己的道路,不管是老一輩的漫畫家或是年輕世代的創作者,從四格漫畫、單格諷刺漫畫到單行本的圖像小說等等,時有佳作。

打開想像、打開博物館

法國羅浮宮自2003年開啟的專案計畫,逐年邀請法國和日本的漫畫家參訪羅浮宮,館方給予漫畫家一紙白卡通行證(Carte Blanche)【2】,無條件限制地給予創作者最大的自由和開放,讓漫畫家自由發揮。

近三十年,法國文化受到漫畫風潮的影響,催生出這項漫畫出版計畫,將博物館、展覽以及出版整合為一項長遠、宏大的文化政策,透過當代藝術家(漫畫家)的視野,開啟博物館、作品、館藏和觀眾間的對話。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北師美術館主辦的「打開羅浮宮9號」,計畫甚久,美術館館長林曼麗與策展人法布里斯•德瓦(Fabrice Douar)是舊識,在2012年,北師美術館籌備開幕時,就談及此項展覽的相關事宜,準備了3年中能成事。

「博物館應該是要開創未來的,這在我擔任故宮院長的時候推動的『Old Is New』的想法不謀而合。」林曼麗館長回憶當時討論這個漫畫出版計畫時的想法,訝異於羅浮宮敢於以漫畫推翻既有「藝術殿堂」的印象,博物館的公共性、教育以及研究的功能,通過這項嶄新觀念的計畫成果,顯著地展現出來。

「打開」在展覽裡頭有兩面意義,一則是計畫的最高原則,打開羅浮宮美術館,給予創作者和觀眾最大的自由,在羅浮宮裡的展示品,除了部分需要恆溫衡濕保護之外,絕大部分都是完全開放的擺設,觀眾能夠在幾乎要碰到鼻尖的距離,細細地觀賞作品的每一個紋路、突起和筆觸。

另一個意義則是打開藝術殿堂的邊界,將漫畫作為第九類藝術,若是如此漫畫或許是最為自由的平面藝術也不一定。

流洩而下的故事

北師美術館與傳統的美術館不大相同,對曾擔任北美館館長、故宮博物院院長的林曼麗而言,這座年輕的美術館小而精美,林曼麗帶著欣喜地表情說道:「北師美術館的準備就像是生一個孩子一樣,雖然只有小小的空間、少少的人,經費更無法與每年3億元的北美館或十來億經費的故宮相比,但卻充滿了可能性。」

面向和平東路的美術館,面路的一側以玻璃構成,讓自然光完全透進室內,前後開放,連接著校園和城市空間,這也是林曼麗館長的最初構想。「當時學校想要將這個空間發包給營利單位經營餐廳、商店,而我力排眾議,提出了一個與學校結合的美術館方案。」

北師美術館的特殊模樣,以及他年輕並與教育大學結合的特質,開館近3年來,辦理的展覽也充滿了特色,每一檔展覽都配合建築條件量身打造。「打開 羅浮宮9號」展覽,配合著向外的開放視野和漫畫的特性,以故事捲軸為設計主軸,以白色的金屬平台模擬捲軸從三樓一路流洩而下,沿著路線在館內飛簷走壁,漫畫原稿就在平台上或高、或低,一路將故事述說至地下室。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展示的作品,故事以羅浮宮為故事起點,各個漫畫家選定不同的題材,跨越時空、人鬼、真實與想像。台灣熟悉的漫畫家荒木飛呂彥的作品,以《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第四部的角色,和他畫筆下特異的身體姿態和肌肉的線條,一面模擬羅浮宮內精彩的雕塑作品,一面將羅浮宮打造成懸疑故事的場景,描述一幅受詛咒的畫作;艾堤安•達文多(Étienne Davodeau)的作品則描繪羅浮宮內觀眾與作品的巧妙互動關係等等。

在面窗的一半展間展出羅浮宮白天的故事,走過隔間牆,昏暗的燈光像是走進了夜間的美術館,在二樓的另一側產出的就是屬於夜晚的作品。恩奇•畢拉(Enki Bilai)的畫作選定了幾件羅浮宮館藏的歷史文物,並在圖像上畫上鬼魅、幽靈,「以前我在故宮的時候,同仁們常常說『文物有靈』,每件展品都是歷史和故事」林曼麗指著作品說道。

地下室的作品則是台灣漫畫家的作品,為了這次展覽,林曼麗館長和策展人法布里斯,邀請了7位台灣的漫畫家或前往羅浮宮自由參訪、或恣意想像在羅浮宮中發生的故事。為了讓觀眾能夠體會漫畫家走進羅浮宮的情境,展場內大型的輸出真實的羅浮宮角落,與漫畫作品相互對應。

林曼麗館長語帶驕傲地說:「一檔展覽不該只是別人的東西,必須和台灣連結在一起,讓台灣的創作者也和其他漫畫家一樣,同等地創作和展出。羅浮宮從來沒有機會同時展出所有作品【3】,這次在台灣的展覽可以說是全世界的第一次。展場的規劃和設計,也是專為北師美術館打造的」。

漫畫走入殿堂

「打開 羅浮宮9號」展覽,除了漫畫作品展示之外,同時舉辦一系列的講座、電影放映、親子工作坊,全力實踐「打開」的意圖,在為期三個月的展期中,一舉打開漫畫的歷史、博物館的公共、大學的教育特質,同時打開藝術的疆界。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Photo Credit : Yuling Huang

漫畫和其他的藝術領域不同,漫畫家的作品必須透過印刷、出版、大量再製,以商品的模式流通;另一方面漫畫的創作形式也涉及材料、色彩、分鏡、文字、設計等領域。隨著漫畫的發展,不同國家和地區也發展出高度歧異的風格。在展覽之中,能夠看見漫畫愛好者少見的歐陸漫畫的敘事模式、畫風,以及藝術家獨特的觀點、視野;同時,你也會震懾於日本漫畫家大膽的分鏡設計、絕妙的姿體描繪。漫畫世界像是重建一座巴比倫塔,漫畫家透過構圖和分隔的技巧、人物的姿態、表情,接起語言隔閡的裂谷。

「打開 羅浮宮9號」的精彩之處,不只在於羅浮宮站在時代尖端的預視;也不僅只是作品、展場設計的細緻美善,同時是在一系列的活動、展示、放映之中,引領觀眾進入法國、日本、台灣三地的文化深處。它如此豐富,既看見年輕漫畫家的嶄新視野和實驗、也見到漫畫大師的沈澱與成熟老練的技巧;既看見不同文化的差異、也體會到放諸四海皆準的美學。

林曼麗館長一再地提到,這座年輕的美術館是他孕生出的孩子,一座年輕、充滿活力並且包容的美術館。讓漫畫走進藝術殿堂裡,這與一般商業展覽不同,可能也不是官方大型美術館的悠久歷史下能夠呈現的,這正是北師美術館這個年輕「孩子」再適合不過的道理。

訪問結束,起身與館長握手,近午的陽光照進館內,她顯得典雅、迷人、明亮像是擁有永恆的青春。北師美術館如此、羅浮宮如此,展覽也是一樣。

【1】曾經與東立並稱雙雄的大然文化出版社,代理的漫畫日方終止授權後,仍持續印刷出版,最終遭違反著作權法起訴。
【2】導演蔡明亮的作品《臉》就是羅浮宮邀請,並給予通行證的電影作品,也是羅浮宮的第一部電影典藏作品。
【3】羅浮宮曾於2009年舉辦5位漫畫家的原稿展覽。

展名:打開 羅浮宮9號-羅浮宮漫畫收藏展
展期:2015/11/28 – 2016/02/28
地點:北師美術館
詳情請點擊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