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戰七部曲中最好看卻也最缺傳承精神的一部:《STAR WARS:原力覺醒》的新世代觀點

星戰七部曲中最好看卻也最缺傳承精神的一部:《STAR WARS:原力覺醒》的新世代觀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星際大戰的魅力,全建立在精采的內涵與宇宙觀的設立上。而六部曲的對白,更是精采絕倫。這也使得故事與人物內心轉折有極大缺失的劇情,得以被對白的精緻化彌補。然而這個精神卻在J·J·亞柏拉罕手上卻有所失落。這也許是源於他跟喬治盧卡斯對星際大戰的思維不同。

1977年,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以《STAR WARS: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改變了科幻片歷史。30多年間,盧卡斯執導的星際大戰六部曲,成為全球科幻迷眼中的神話文本。除了電影六部曲的正史之外,延伸出去的漫畫、小說、動畫與電玩,將星際大戰擴編成一部上下五千年、英雄輩出的壯闊史詩,由絕地武士與西斯武士鬥爭的宇宙史。

原本電影系列,在2005年《STAR WARS:西斯大帝的復仇》(Star Wars Episode III: Revenge of the Sith)劃下句點。但隨著迪士尼2012年收購盧卡斯影業後,計劃開拍星戰故事的七、八、九部曲,因此有了本片的誕生。

由於喬治盧卡斯僅擔任電影顧問,導演J·J·亞柏拉罕(J. J. Abrams)也捨棄喬治盧卡斯的劇本大綱不用,由他與編劇群編寫,使得《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與原作產生細微的差異。這個差異好壞互見,但明顯地卻降低了星際大戰的魅力,使得本片成為星際大戰七部曲以來,最好看、藝術性最高的一部;但卻在某個環節失準,削弱了星際大戰的精神。

這原因出在一件事。星際大戰是喬治盧卡斯的作品,成也因他,敗也因他。單就電影來說,《STAR WARS》六部曲是故事平均75分,導演技術65分的B級片系列。但偏偏出於喬治盧卡斯之手的對白與內涵,則擁有高達85分的高水準,堪稱現代神話。

星際大戰的魅力,全建立在精采的內涵,與宇宙觀的設立上。而六部曲的對白,更是精采絕倫。關鍵情節的對白,可說是句句經典。這也使得故事與人物內心轉折有極大缺失的劇情,得以被對白的精緻化彌補。所有的星戰迷,都可以從這兩個部份來腦補,使星際大戰成為他們內心所認同的幻想神話。

而這個精神,在J·J·亞柏拉罕手上卻有所失落。我認為這是源於他跟喬治盧卡斯對星際大戰的思維不同。喬治盧卡斯創造的星戰世界,是一個漫長史詩的切片。他詮釋故事的方式,猶如中世紀的歷史書,重視事件,而非人物個性與情緒的處理。這也構成星戰劇情中許多明顯的缺失。例如在《STAR WARS:西斯大帝的復仇》中,安納金天行者如此輕易就墮入西斯大帝的誘惑,成為西斯武士,並殺盡絕地聖殿中的學徒。這點一直是星戰迷最詬病的地方。

但在後續的延伸小說作品中,路克天行者時代出現的,沒有原力的Yuuzhan Vong人,讓路克天行者思考絕地武士信條中對於原力的善惡解釋。加上父親安納金的墮落,讓他得出原力並非只是光明與黑暗,而是由更深奧的個人內心情緒控制來決定善惡。絕地與西斯,只是人性的一體兩面(其實尤達大師也有說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安納金墮落的最大原因,來自於此前三部曲,卻沒讓觀眾明白。這是源自於盧卡斯的導演技術太差,無法透過場景調度,讓觀眾感同身受。但在劇情的設定上則沒有問題。像這樣細膩的處理,星戰迷透過延伸作品與腦補即可解釋。星戰六部曲,可說是個架構上龐大如三部曲的長篇史詩小說。許多細節在缺乏導演功力的情況下,無法達到平衡。但它卻依然有神話式的魅力。

而J·J·亞柏拉罕則是一個富有天份的導演。他2009年的《星際爭霸戰》(Star Trek)開啟了科幻電影的新境界,讓科幻電影的層次有所提升。使他成為布萊恩辛格(Bryan Singer)與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之外的新生代科幻片大導之一。本片 《STAR WARS:原力覺醒》,完全繼承了他在兩部《星際爭霸戰》展現的才華。在電影的運鏡與場景調度上超越喬治盧卡斯,拍出星際大戰有史以來最好的一集。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J.J.亞柏拉罕。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STAR WARS:原力覺醒》克服了星戰系列人物呆板薄弱的問題,開場前20分鐘,透過場景調度與情節的設計,短短時間讓新世代角色的鮮明個性直逼人心,完全不輸給《星際爭霸戰》的傑出表現。但價值觀的不同,以及過於向原著致敬的心態,也構成了本片的問題。

J·J·亞柏拉罕處理星際大戰的故事,把原本史詩式的氛圍回歸到了人物的內心,所以故事的推進較為單純。如同喬治盧卡斯抱怨的,他覺得被導演改過之後的故事大綱,變得太過簡單,講述的事情也過於單薄。這樣的好處,是讓觀眾可以更進入人物與故事;缺點也在於此,想像空間因此大幅減少。

而宇宙觀的設定與故事的連結度,明顯不如喬治盧卡斯的手路。最糟糕的是對白,對白的水準從85分掉到只有70分左右。過去那種可以讓星戰迷在Cosplay角色時朗朗上口的名句,像「If you are not with me, then you are my enemy.」本片連一句都沒有。大幅減弱星際大戰的神話性。

而本片的場景調度雖然遠勝喬治盧卡斯,但在《星際爭霸戰》裡面的一些經典畫面,例如寇克船長混入企業號,或寇克船長跟可汗隻身穿越隕石群衝入敵艦的影史經典,在本片都不復見。原因是導演在一個地方犯了大錯——他太過於向喬治盧卡斯致敬。

從故事情節,到畫面場景設定的很多細節,都像是《STAR WARS:曙光乍現》的復刻版,有搏手搏腳的狀況。絕地武士都已經重新崛起,整個新章節卻又回到基本,像是在與星戰第四部曲對話。這也使得J·J·亞柏拉罕的長處無法徹底發揮。他既沒有做到把 《STAR WARS:原力覺醒》變成自己的作品,也沒有成功複製喬治盧卡斯的神話性。雖然把自己的電影語言放入電影,成功拍出一部娛樂性極高、非常好看、藝術性也夠的電影,但本片就是沒有六部曲當中─例如死星爆炸、66號密令執行、安納金與歐比旺決戰等——已經與技術無關,而是純粹的電影成就的那種影史經典畫面。

雖然許多懷舊與致敬的畫面都令人飆淚,安納金光劍的設定也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但作為一部星際大戰電影,本片可被記憶與討論的點,是不如其他六部曲,甚至不如喬治盧卡斯監製編劇的卡通《STAR WARS:複製人之戰》(Star Wars: The Clone Wars)——這部卡通之中,誕生了非常吸引人的西斯武士Asajj Ventress。本片雖然各方面都到位,但就缺了一些「什麼」,那種屬於星際大戰的什麼。

本片在懷舊與致敬上做得很足,但也許是做太多了。在第八部曲與第九部曲中或會調整。但迪士尼宣布捨棄過去以來所有星戰的延伸文本,要重建星戰的歷史,那後續的兩部曲是否仍會依照星戰史的架構繼續延伸?Yuuzhan Vong人的這個漂亮設定,會不會在後續的電影中出現?也是有待觀察。

總之,本片值得進戲院一看。光是強大的音效,與光劍「刷刷刷」的對決就夠了。無論如何,只要有光劍就夠了,這就足以令人飆淚啊。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