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上訴」可以被拿來當做加重刑罰的武器嗎?

「非常上訴」可以被拿來當做加重刑罰的武器嗎?
Photo Credit: Ken Teegardi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en Teegardi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en Teegardin CC BY SA 2.0

上週熱門新聞之一就是,性侵累犯林國政前年甫出獄即姦殺14歲葉小妹一案,一、二審法院均判他死刑,最高法院改判無期徒刑定讞,檢察總長黃世銘認為最高法院的判決證據取捨不當、量刑失當等違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訴,檢察總長此舉引發相當議論。

另外,2歲男童王昊遭灌毒致死案,主謀劉金龍被最高法院依傷害致死罪判刑30年定讞,檢察總長黃世銘認為,劉嫌等人3天內連續6次灌毒具有不確定殺人故意,且犯罪手段相當殘忍應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原判決量刑不當、理由矛盾、證據調查未盡,二天前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

先來解釋一下何謂非常上訴,非常上訴制度設計目的主要有兩個:一是糾正裁判錯誤、平反冤獄;二是統一法律見解之適用。

而非常上訴僅可用審判違背法令的理由提起,且原則上是為求被告之利益而設計。為什麼說非常上訴是為了被告的利益所設計的呢?因為最高法院收到非常上訴聲請之後,如果認為無理由,會判決駁回,這就比較沒有爭議;但如果認為有理由可以下列處理:

1.將原判決違背法令的部份撤銷,但原判決不利於被告的,應就該案件另行判決

2.訴訟程序違背法令的,撤銷相關程序。

3.第1項情形中,如果是誤認為無審判權而不受理如普通法院受理案件後,認為應該屬於軍事法院管轄(但目前已無軍事法院),會以無審判權駁回;或是有維持被告審級利益必要,就會把這件案子發到第一審的地方法院或是原來判決確定的法院(如有上訴的話),因為這樣才可以讓被告接受完整的審級保護,不會說原本第一審確定了,直接發到第二審或第三審,那這個被告在第一審沒有就她的犯罪實質辯論過,對他不公平。而以上兩種情況,可以將原判決撤銷,由原審法院更為審判,但不可諭知較重於原確定判決之刑

根據上面的說明,我們來看看檢察總長的非常上訴書上分別寫了哪些有關判刑太輕的部份,在林國政案中,非常上訴書指明:

「二審判決指林國政恐淫行曝光,用力勒頸致葉女舌骨骨折,置葉女於死地,輕賤人命如草芥,非與社會永久隔離不足以實現社會正義,判處林死刑,才符合比例原則。」

「二審認為不判死不足以實現社會正義,並無違反比例原則。」

「判處無期徒刑更違反比例原則,而有量刑失當的違誤。」

「改判林為無期徒刑,違反罪與罰的比例原則,量刑失當。」

以上雖然沒有明寫請求將被告改判死刑,但不可否認地,是相當著重在說明最高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屬罪刑失當。

而劉金龍一案中,非常上訴理由則指出:

「顯然是從最低刑度開始量刑,有量刑失當的違法。」

「確定判決於量刑上應選科較重的死刑或無期徒刑,才符合罪刑相當原則。」

檢察總長並表示,劉金龍等人對社會造成重大危害,迄今未賠償被害人家屬,應處以死刑或無期徒刑才符合比例、罪刑相當原則。

本文並非認為最高法院的判決正確,例如於林國政案中不採長庚醫院的鑑定報告,而採不具精神醫學背景的觀護人所作報告;於劉金龍案中最高法院認為短短3天內密集6次餵毒給年幼的王昊無預見死亡的發生,但又判決結果加重犯,而所謂結果加重犯依刑法§17的規定,卻是以「結果發生的預見可能性」為重點,最高法院竟然判決劉金龍是傷害致死,在在都有可議之處。

而且,依現行制度,最高法院自為判決後,通常是非常難以救濟的,為避免突襲也顧及原、被告(或檢、辯)的審級利益,本文認為除非特殊情況(例如有刑事妥速審判法適用的情形)最高法院應盡量避免自為判決才是。

不過,無論最高檢察署對最高法院作如何的批判,例如就最高法院在97年對非常上訴所為補充決議(註1),限定非常上訴僅限對被告有利,提出強烈批評,認為那是「違法決議」,並指非常上訴應是無任何限制;但依現行的刑事訴訟法,即便沒有最高法院的那個補充決議,提起非常上訴顯然也沒有辦法達到最高檢察署「提高對被告刑罰」的訴求。(不利被告的才能改判,也就是有利被告的不能改判;還有不能判較重的刑罰)

因此,真令人懷疑最高檢察署這樣大張旗鼓的目的到底何在,是在對最高法院施壓?還是為了拉抬政府低迷的聲望?如果最高檢察署認為目前的立法不當,麻煩請積極推動修法吧。

註1:最高法院 97 年度第 4 次刑事庭會議的決議一如下:非常上訴,乃對於審判違背法令之確定判決所設之非常救濟程序,以統一法令之適用為主要目的。必原判決不利於被告,經另行判決;或撤銷後由原審法院更為審判者,其效力始及於被告。此與通常上訴程序旨在糾正錯誤之違法判決,使臻合法妥適,其目的係針對個案為救濟者不同。兩者之間,應有明確之區隔。

刑事訴訟法§441對於非常上訴係採便宜主義,規定「得」提起,非「應」提起。故是否提起,自應依據非常上訴制度之本旨,衡酌人權之保障、判決違法之情形及訴訟制度之功能等因素,而為正當合理之考量。除與統一適用法令有關;或該判決不利於被告,非予救濟,不足以保障人權者外,倘原判決尚非不利於被告,且不涉及統一適用法令;或縱屬不利於被告,但另有其他救濟之道,並無礙於被告之利益者,即無提起非常上訴之必要性。亦即,縱有在通常程序得上訴於第三審之判決違背法令情形,並非均得提起非常上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