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 VS 自由、人權保障

難以對話的兩種民主觀?秩序、政府效能 VS 自由、人權保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王奕婷(瑞典哥德堡大學政治系)

葉高華教授的文章〈搖搖欲墜的台灣民主?從民主調查態度談起〉指出,台灣民眾的民主信念下滑,而年輕世代對民主體制更沒信心。本文同意這樣的分析,但想更進一步指出,台灣的民主危機,或許不僅在於民主信念滑落,而更來自不同人群對於「民主」有相當殊異的理解與想像,且其中有相當一部份的理解,大異於政治學理論中對民主的定義。

以民主之名?

政治學者對於當代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原則,有一些鬆散的共識。首先,政府領導人須經由定期而公平公開的選舉產生,政黨在選舉中公平競爭,而人民普遍地擁有選舉與被選舉權,並有制度設計使政府政策能依從民意。在此過程中,人民被賦予各項自由權利,例如自由表達意見、集會結社、參與政黨或利益團體;媒體能夠自由報導,而人民能接觸不受政府控制的多元訊息。

為了保障人民(包含少數意見者)的各項自由權,政府需依法而治,有獨立的司法機關、分權制衡。此外,縮短社經條件的差距,能夠更加促進公民的平等參政。整體而言,人民公平而充分的政治參與及競爭、各項自由權利的保障,是當代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主張。

集會遊行法是否違背了自由民主主義的核心主張?/圖片由巷仔口社會學提供

然而在日常語言的使用中,「民主」是個充滿歧義的概念。「少數服從多數」常被視為是民主的核心;而「守法有序」、「不妨礙他人」也被許多人與民主扣連。就以兩岸簽訂服貿協議所引發的爭議為例,正方雙方的論述中都強調己方立場才是維護了民主:學運支持者指出30秒黑箱不但顯示代議士與執政黨漠視民意,更破壞了立法審議的程序與原則,因此重創台灣民主體制;而公民抗爭的行動不但是人民的權利,更實踐了人民主權,能夠補強被代議士傷害的民主。而反對者則堅稱,抗爭的行動反而才是違反法治、破壞民主。

既然民主的詮釋能夠如此多元, 甚至立場殊異者都能以民主為名相互詰問,那麼當受訪者在民調中表示「民主體制是最好的體制」時,心裡想像的又是怎樣的民主呢?

由中研院政治所進行的「亞洲民主動態調查」問卷中,除了詢問受訪者是否認為民主體制是最好的政府體制之外,還設計了一系列的題組想要了解受訪者所認為的「民主」究竟為何。本文採用了這個計劃的第三波調查,於2010年初在台灣執行。調查的母體是年滿20歲的台灣民眾,樣本有1536位受訪者;在加權之後,樣本的性別比例、年齡結構以及教育程度都與母體近乎一致。

這個調查中也問了與葉高華教授文中所採用的同樣的題目: 「我們想請教您一些對民主政治的看法:對於卡片上這三種說法,請問您比較同意哪一種?」

下面的交叉表顯示了不同年齡層受訪者的回答。與葉高華教授的發現相當類似,整體而言,有略微過半數的民眾認為民主體制無論如何都是最好的,而越年輕的世代對於民主體制越沒有信心。不同的調查呈現了類似的結果,可見此一傾向相當明顯而穩定。那麼,在這些受訪者眼中民主的定義究竟為何?是否由於民眾對於民主的不同理解而有了不同程度的民主信賴?

民主是什麼的世代理解差異

亞洲民主動態調查的問卷中有一題組,詢問受訪者:「在卡片上的四項說法當中,您認為哪一項是民主最為重要的特徵?」

A題組:政府不浪費公帑是民主最重要特徵嗎?

其中一個問題,受訪者在「政府降低貧富差距」、「人民經由公平自由的選舉選出政府領導人」、「政府不浪費公帑」以及「人民可自由公開表達政治觀點」四個選項當中,選出他們認為民主最重要的特質。

在這四個選項中,「經由公平自由的選舉選出政府領導人」與「自由公開表達政治觀點」都是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定義,分別強調了人民的政治參與以及自由權;「政府降低貧富差距」此一選項雖不是當代自由主義民主的核心特徵,但卻是有助於平等政治參與的重要條件;而「不浪費公帑」 側重於政府效能,並非民主的特質,威權政體也可能有相當的治理效能。除「不浪費公帑」外,其餘三項雖受強調程度不同,但都大抵符合理論中對民主的描繪。

整體而言三成左右的人分別認為「政府降低貧富差距」或者「由公平自由的選舉選出政府領導人」是最重要的民主特徵;大約兩成的受訪者則分別認為「不浪費公帑」或「自由表達政治觀點」在這四項當中最為重要。以這個題目而言,多數受訪者的理解與民主的核心理念沒有太大差異。

下圖顯示了不同年齡受訪者的選擇。值得注意的是,最年輕的世代對於民主有著最為接近教科書的理解,而與其他世代差異甚大。超過三成29歲以下的受訪者認為表達政治觀點的自由是最重要的民主特質,且絕大多數不認為政府效能是很重要的民主定義。

B題組:政府清廉不貪污是民主最重要特徵嗎?

在另一個題目中,受訪者則在「人民可自由參與抗議」、「政府清廉不貪污」、「法院確保人民不受政府濫權的侵害」,以及「政府提供失業補助」這四項當中,選出最重要的民主特質。 「參與抗議」以及「不受政府濫權侵害」都是自由主義民主的重要主張;「失業補助」並非民主的核心定義,但能夠促進平等政治參與的可能;最後,「清廉」亦是屬於政府效能的面向,並不是民主的定義,亦非民主所必然能帶來的良好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