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原始人腸道沒益菌卻比你健康:梅根福克斯也信服的「原始人飲食法」

非洲原始人腸道沒益菌卻比你健康:梅根福克斯也信服的「原始人飲食法」
Photo Credit: AFP/達志影像

「身體的健康,從腸道開始。」這句廣告詞讓你耳熟了嗎?添加益生菌的優格、優酪乳等乳製品,長久以來被視為維持腸道內平衡的健康聖品。然而,《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近日發表了一篇研究,指出居住於非洲而生活原始的哈德薩人,腸內雖然沒有益菌生存,身體卻比許多先進國家的人民還勇壯,引起學者呼籲應重新思考飲食與健康的關係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非洲的哈德薩人,仍維持傳統的狩獵採集方式維生,有觀光客到訪時也樂於示範他們的打獵技巧。

居住於坦尚尼亞的哈德薩人,如今仍過著以狩獵與採集維生的部落生活,人數僅一千人左右。德國馬克斯普朗克學院的演化人類學研究生施諾爾,在採集與分析27名不同年齡的哈德薩人糞便後,發現他們腸道中的菌叢生態,竟比16名義大利人的樣本更為複雜且多元。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正以木棍與碗進行採集的哈德薩人。

然而,佔了義大利人腸道菌群比例一成的比菲德氏菌,在哈德薩人的腸道內卻不見蹤影。此外,哈德薩人的腸道內長有會導致紅斑性狼瘡、牙周病或梅毒的密螺旋體,卻依舊能保持健康,幾乎沒有免疫失調、糖尿病或是肥胖等因菌叢失衡而導致的疾病。

Photo Credit: kiwiexplore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iwiexplorer CC BY SA 2.0
哈德薩人以大地為家,席地而坐準備吃飯。

母乳與嬰兒食品補充了人類腸道內的比菲德氏菌,但隨著年齡增長,菲徳氏菌也會逐漸減少,因此現代人常依靠攝取乳製品以維持菌群數量,而哈薩克人沒有食用乳製品的習慣,因此腸道中才找不到比菲德氏菌。

Photo Credit: kiwiexplore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iwiexplorer CC BY SA 2.0
一對哈德薩母女,他們已逐漸習慣被觀光客拍下照片。

這項研究將有助於了解古代人類如何在遷徙過程調適飲食習慣,以及和釐清腸道菌叢的關係。論文作者、內華達大學營養人類學家克莉壇登則指出,這樣的差別顯然來自於飲食差異,現代人應該重新開始思考食物與健康間的關聯。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Woodlouse CC BY SA 2.0
哈德薩人至今仍使用鑽木取火。

原住民的飲食與健康,營養界達爾文環遊世界觀察

時間退回1930年代,一位名為普萊斯(Weston A. Price)的美國牙醫,早已察覺了飲食習慣對健康造成的影響。普萊斯在看診時發現,病人常有嚴重的蛀牙和骨骼與腸道疾病,也越來越常發生牙齒過密與咬合不正的問題。普萊斯相信造物主賦予原始人類的應該是不容易產生病痛的完美體質,因此展開了全球的巡迴研究,希望能找出箇中緣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愛斯基摩人的飲食習慣,也是普萊斯觀察的對象之一。

普萊斯的旅程由瑞士山間的小村落開始,途中經過蘇格蘭海島、非洲部落,以及紐西蘭聚落等許多當時尚未與文明大量接觸的孤立部落。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普萊斯觀察後發現,愛斯基摩人的飲食包括大量的 魚、魚卵,以及海洋動物中的海豹油和鯨油。這讓愛斯基摩的母親們能夠生出健全的嬰兒來,而且還不會有任何健康上的問題,牙齒也不會蛀蝕。

而後,普萊斯在他的著作《營養和身體的變質》中指出,較原始的人民常常同時擁有完美的骨骼與美麗平整的牙齒,但這並不是因為原始部落的人未跟外界接接觸而較「純種」,而是由他們傳統的飲食習慣所造成。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普萊斯也觀察到,如非洲馬賽等原始部落的住民,他們完全不吃植物性食品,只吃肉類、血和牛奶。

普萊斯也發現,散佈在加拿大、美國佛羅里達州南部大沼澤地區、亞馬遜平原、澳洲和非洲等各處強壯的獵人和野生食物採集者,常食用現代人會刻意避免食用的部分,如器官、内臟、血和骨髓,以及任何可以採集到的穀類、薯類、蔬菜和水果。

Photo Credit: Percit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Percita CC BY SA 2.0
普萊斯經過了許多海島,發現南海的島上居民和紐西蘭的毛利人,無論各種海鮮都當作食物,同時也吃豬肉和肥油,以及椰子、木薯和水果。

普萊斯指出,即使當時原始部落的人們已與文明社會開始零星接觸,卻完全不食用白糖、精製麵粉和各種化學物質調製的食品,因為他們相信祖先在傳統飲食中的古老智慧,可以確保每一代人的健康,以面對各種挑戰。

Photo Credit: AF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FP/達志影像

普萊斯相信,攝取有機方法種植、人道方法養殖,同時加工處理最少的食品,才是人們維持健康體態的最好方法。

普萊斯的觀察結果,雖然引出營養學上的新觀念,卻也被質疑分析數據不足或是過度解釋。而普萊斯的支持者則相信,若普萊斯的研究被社會大眾廣泛接受,將導致美國三大加工食品:精煉甜味劑、白麵粉和植物油工業的瓦解,因此普萊斯的研究結果並未廣為人知。

風靡全美,原始人類的飲食智慧

回到21世紀的今天,美國運動科學博士羅倫.寇狄恩(Loren Cordain)歷時20年,研究了舊石器時代人類的飲食方法,發明原始人飲食法(Paleo Diet)。原始人飲食法拒絕加工後的精緻食物,強調多食用瘦肉與海鮮,並排除穀類、乳製品、豆類、鹽等農業社會的產物,和普萊斯當年的想法不謀而合。

Photo Credit: kimberlyhartke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kimberlyhartke CC BY SA 2.0

原始人飲食法在美國蔚為風潮,成為新一代的減肥方法,美國NBA熱火隊球員艾倫(Ray Allen)和演員梅根福克斯(Megan Fox)都是原始人飲食法的信眾。支持者們相信,我們的身體更適合和老祖宗一樣的飲食方式。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