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將重度失智納入《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嚴重錯誤?

為什麼將重度失智納入《病人自主權利法》是嚴重錯誤?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長照體系建立好了嗎?連長照都還一知半解,長照體系支離破碎,就讓國民可以選擇重度失智以後不插鼻胃管,是一個荒唐的錯誤。

《病人自主權利法》18日在立院三讀通過,這法律的意思是說,二十歲以上國民可在醫療人員見證下預立醫療決定,書面載明自己將來如果罹患末期重病、陷入不可逆之昏迷、變成植物人,或者(注意了!)重度與極重度失智,可選擇拒絕或撤除維持生命治療。

《病人自主權利法》通過 楊玉欣:新法讓民眾有選擇「拒絕醫療的權利」

什麼是維持生命治療?心肺復甦術、人工呼吸、葉克膜、血液透析、專門化學藥劑或抗生素,或者(又注意了!)人工營養及流體餵養。

也就是說,《病人自主權利法》施行後,二十歲以上國民可在醫生見證下預先簽下書面文件,要求自己將來如果重度失智,不吃飯不喝水時,可以拒絕插鼻胃管,讓自己直接渴死餓死,家屬不得有異議。

什麼叫重度失智?醫學上,達到記憶能力喪失、連家人都不認得、無法自理個人衛生、大小便失禁、無法安排日常活動這樣的程度,就叫重度失智。這樣的人會不會自己捧碗筷進食吃東西?當然不會,或者做得不好,這時就需要別人協助餵食,否則吃頓飯弄得滿桌都是還吃不飽。

餵食失智老人家需要時間、耐心與技巧,必須探求老人家過去的飲食偏好、用餐習慣、現在的身心狀況,並利用各種促進胃口的方法,比如更換菜色、餐盤顏色、使用特殊餐具等等,讓老人家願意把東西吃下去。

很多重度失智患者的不吃飯問題,尤其是阿茲海默型失智,不是中風吞嚥困難那種,而是不張口、將食物含在嘴巴,或者咬一咬就吐掉,主要原因是注意力無法集中、忘了人為什麼要吃飯、嗅覺味覺遲鈍了,或者始終以為自己吃飽了。有些失智患者也會合併吞嚥困難沒錯,但非常多的不吃飯的重度失智患者,並沒有任何吞嚥困難,而是吃飯意願與執行吃飯動作有困難所導致。

對於這樣的重度失智患者,如果不能不願花時間花人力花技巧給予餵食,常見的做法就是插鼻胃管,一根管子插進胃裡,省得在那邊麻煩照顧。重度失智患者因為不吃飯而被過早插鼻胃管,或者插了以後沒有定期評估拔管可能,一插到老的情形太多了,因為這樣最省事。

問題來了,在《病人自主權利法》通過前,這些被插鼻胃管的失智老人家,可以維持生命,但此法通過以後,如果他們在生病前預立證明,說自己重度失智以後不願意插鼻胃管,那麼到了那天來臨的時候,如果不吃飯,營養不良,而家屬也剛好沒有照顧意願,不願意花時間花人力花技巧餵食,那麼老人家就可能在家裡餓死。或者家屬想要照顧,但老人家已經事先囑咐不願意插鼻胃管,那麼也不能要求醫療人員強制給以插鼻胃管灌食,於是老人家也可能餓死。

「反正都重度失智了,生命本質不在長度而是寬度,不如讓老人家有尊嚴地走……」立法者說。

是這樣嗎?重度失智以後,生命就沒有意義沒有樂趣了?絕非如此。你好好照顧,重度失智老人家會過得比前半生還快樂;你不願意花時間花人力花技巧照顧,重度失智阿公阿嬤當然只能拖屎連,過得悽慘落魄。

《病人自主權利法》將重度失智納入是嚴重錯誤,台灣社會根本還沒學會照顧失智老人家,怎麼就立出這樣的法律?台灣的長照體系建立好了嗎?連長照都還一知半解,長照體系支離破碎,就讓國民可以選擇重度失智以後不插鼻胃管,是一個荒唐的錯誤。

立法者對失智充滿誤解。失智跟失能不一樣,許多重度失智老人家活蹦亂跳,身體機能好得很,就只是認知功能缺損,卻被跟末期重病、植物人、意識昏迷擺在一起。

失智症平均病程十年,其中輕中度加起來五年,後五年是重度,如果你不好好餵食,也不能插鼻胃管,那麼台灣的失智老人家平均壽命將減少五年。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