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致敬」很可能是他的「侵權」─想推動美學教育,就先從尊重原作的樣貌做起

你的「致敬」很可能是他的「侵權」─想推動美學教育,就先從尊重原作的樣貌做起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常常聽人羨慕國外建設漂亮、人民有品味,我們總也想跟進。這兩年我不知看到N本「法國人怎麼生活」之類的書,但其實不假外求,只要我們開始懂得尊重藝術,自然學會欣賞,也總會發展出屬於自己文化的美感。

於是你會懂,為什麼我們不需要模仿來的東西,因為作品的生命只會存在原生品裡。仿冒是死的,粗製濫造的拼裝車,並不值得你花時間享受。

國內常有畫展展的不是原畫,而是仿製輸出,我覺得不可思議。輸出品根本稱不上藝術,但我們卻花250到500元進去看它,以致原畫來展時還有人質疑「為什麼展原畫?」這跟黃色小鴨展場圍了一圈賣正版品,卻放任外面盜版,各地仿作造景還有很多人去看一樣微妙。(黃色小鴨須包含「小鴨」跟「周圍地景」才是完整的作品,僅仿作鴨子本體並非其藝術表現)。

你也會理解,當作品呈現的時刻,不去干擾共賞者和演出者,不僅是對他人的尊重,也是讓自己專注的必要──而後才會學到「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所以美學是什麼呢?美沒有標準,它會因人而異,它是作品與你的私人對話,有時候你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你身負完整它的責任,同時是它成形的歷程。當你和一萬人在小巨蛋看演唱會,你是這場作品萬分之一的構成,你也是別人眼中的一部分,所以請尊重自己和其他9999個人,也就是尊重這個作品了。這點放諸文化亦同(每個人也是這個國家整體教養的一部分)。人不會因為去了很多藝文活動就變得有氣質,而是在這過程中成長才會。有些人以為泡藝文中心就是高水準,卻在場內隨意聊天,就純粹是個誤會。

這幾年欣慰地發現,早年看表演時國際表演者幾乎只在台北演出,之後漸漸開到高雄、台中。現在各縣市文化局大概是演藝廳也充實了,各自有藝文規劃或劇團,也有許多藝術家返鄉創作,常常變成我想看的表演遠在中南部、東部,台北還沒得看。對比整體對藝文的認知和尊重,台灣的藝文資源遠遠豐富許多,並且驚人地便宜。若我們還沒學會欣賞,豈不是很可惜?

常常聽人羨慕國外建設漂亮、人民有品味,我們總也想跟進。這兩年我不知看到N本「法國人怎麼生活」之類的書,但其實不假外求,只要我們開始懂得尊重藝術,自然學會欣賞,也總會發展出屬於自己文化的美感。

我們不需要台灣的小巴黎、小京都還是任何沾別人光的概念,不需要出國才有藝術村、藝術島可以看,只要從身邊做起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