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頸與未來:《麻醉風暴》等好評作品接連面世,是臺劇的復興浪潮或只是曇花一現?

瓶頸與未來:《麻醉風暴》等好評作品接連面世,是臺劇的復興浪潮或只是曇花一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一年多來,不只一部臺劇在網路上被說「好看」,或是「值得一看」。被提到的像是以禮儀師為主題的《出境事務所》、犯罪與鑑識的《CSIC鑑識英雄》,以及貌似偶像劇,但卻做出劇情與表演深度的《十六個夏天》等。這是臺劇的新浪潮?還是復興的徵兆?或者就只是曇花一現?

文:魏玓

*本文為《共誌》第十期專題「臺劇新(拉)契(警)機(報)」前言文章

今年四月時,我發現臉書上愈來愈多年輕人在討論和推薦一部電視劇《麻醉風暴》。那一陣子,夾帶這部電視劇主題曲〈一百萬隻蝴蝶〉MV的訊息,在臉書上被四處轉貼和分享。

我觀察臺灣影視環境這麼多年,還真的已經好久沒看到年輕觀眾們出自真心地稱讚一部電視劇「好看」。我說「出自真心」,意思是,那不像他們偶而熱烈討論某部鄉土劇的劇情,多少帶有一些揶揄和反諷的成份;也不像他們過去幾年曾經提過的一、兩部偶像劇,雖然也算是叫好,但總覺得他們其實是喜歡戲中的偶像演員多過那部戲本身。

但是《麻醉風暴》不同。他們說「好看」,這兩個字雖然簡單,卻傳達出一部電視劇與觀眾之間最純粹美好的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一年多來,還不只一部臺劇在網路上被說「好看」,或是「值得一看」。被提到的像是在臺灣極為少見、以禮儀師為主題的《出境事務所》、犯罪與鑑識的《CSIC鑑識英雄》,以及貌似偶像劇卻做出劇情與表演深度的《十六個夏天》等等。

這是臺劇的新浪潮?還是復興的徵兆?或者就只是曇花一現?

應該是做出改變的時候了

有人說這是一個「職業劇」或「職人劇」的新風潮,但是圈內人似乎並不認為這是突然發生的現象。「以特定職業為主題的電視劇,在過去幾年中並不是沒有,」投入影視創作已經超過十年,曾導演多部成功偶像劇的瞿友寧說,「我比較認為是市場和社會出現了一些變化。」

多年來,臺灣電視劇逐漸被兩種類型所佔領,一個是鄉土劇,一個是偶像劇。前者雖然還是有一定的收視人口,但題材已經疲乏。就算是我們把不時出現的「超展開」誇張情節(像是聞了某香水就返老回春)也看成一種「創意」,他們引發的關注也已經逐漸冷卻。

而偶像劇儘管曾經在十年前有過一段黃金時期,也被認為能夠走出較貼近真實社會,類似日本趨勢劇那樣的新方向。但是後來的發展,卻是「弄假成真」,真的就只剩偶像了。而三立電視台2011年推出所謂的「華人電視劇」,把偶像劇搞成八點檔之後(圈人內稱之為「華八」),偶像劇與鄉土劇之間的差異也就更模糊了。

瞿友寧認為,劇種與劇情上的死胡同、來自日韓的趨勢和職業劇的刺激,加上前幾年像是《我可能不會愛你》熱播所浮現出來的中、高知識背景觀眾群體需求,都讓本來就存在的好劇本和好劇組,有了比較多的嘗試機會。

《麻醉風暴》和《出境事務所》分別誕生在公視和客家台這兩個公共媒體環境當中,應該也是背後的重要因素;而由TVBS主導的《十六個夏天》,或許印證商業電視台確實也感受到做出一些改變的必要。

Photo Credit: TVBS

《16個夏天》劇照。Photo Credit: 豐采文創/TVBS

重新定義和操作「商業」與「類型」

除了環境條件變遷,臺劇產業中有一批相對年輕的製作團隊,無疑也是其中重要的關鍵。製作《麻醉風暴》的瀚草影視,核心份子製片曾瀚賢、導演蕭力修、編劇黃健銘等,都是三十幾歲,精力和熱情充沛的影視製作人才。「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在臺灣把『類型』實踐出來。」曾瀚賢說,「簡單地說,我們要找出一個模式,能夠拍出臺灣民眾關心的社會重要議題,又讓觀眾們覺得好看。」

與瀚草的組成與目標都相當接近的製作公司還有好幾個,其中一家同樣在過去幾年進行電影與電視的類型操作嘗試。該公司不願具名的製片主管指出,「臺灣缺的不是人才,缺的是一個制度性的訓練和實作管道,讓大家知道如何從沒有到有,把商業類型的東西做出來。」

很明顯的,這些年輕創製人才並不是天真浪漫的藝術家,他們雖然對影視作品的品質有理想,但是也帶有更多的企業家性格,以及評估現實條件的能力。臺劇的資金水準和製作環境江河日下,已不是新聞,瞿友寧甚至慨稱「臺劇在亞洲電視圈根本是特級貧戶,不要說日、韓和中國了,連在東南亞國家都不如。」

「資金和環境當然是一定要改善的,但是在資金到來之前,製作團隊要能夠證明自己擁有進行市場操作的人才,」一位年輕的製作公司主管說道,「我們要證明臺灣做得到兼顧品質和商業價值這件事情。」

網路:行銷和流通的新挑戰

本期《共誌》專題的問卷調查顯示,在填寫問卷的一千多名觀眾當中,以「完全網路」加上「網路為主、電視為輔」為收視電視劇方式的人,已經接近八成。網路平台對電視劇從製作到流通的全面性影響,已是無可逆轉。

製作方和創作者大都認為,「短小淺薄」的東西一定會增加,但是這並不代表長一點、深刻一點的東西沒有年輕人要看。或許更重要的是,「如何善用網路來進行更好的流通和行銷企劃,必須要有新的思維。」曾瀚賢說道。《麻醉風暴》從一開始就借用網路舉行活動和散佈訊息,正式上映時也首開先例在新興網路影音平台Line TV上和公視聯播,收到不錯的效果。

另一位製片主管也以正面角度看網路帶來的變數,他認為,網路的觀眾回饋很即時,也很直接,對於重視觀眾反應的製作方來說,是很有用的資訊;而以往電視節目受制於收視率的模式也會逐漸降低影響力。

雖然網路上的電視劇觀眾分眾狀況明顯,看韓劇、看日劇和看美劇的各有所好;不過另一方面,合法網路平台愈來愈多,收視影視內容也愈來愈方便,對於臺劇來說,當然也意味著更直接和激烈的競爭。尤其是臺灣網路影視平台體系的建立遠遠落後中國,這是另一個危機。

Photo Credit: 瀚草影視/公共電視

《麻醉風暴》劇照。Photo Credit: 瀚草影視/公共電視

臺劇的「中國因素」又如何?

當然,中國對臺劇帶來的影響還不只是網路一端。十多年來,臺灣影視人才到對岸闖蕩的人數只有增加,沒有減少,不僅是有名氣的明星和導演,也不乏熬出頭、有口碑的技術人才。先不論報酬高低的誘因,製作環境和規模一消一長,臺灣已經是愈落愈後面了。一位在臺灣頗以演技著稱的演員,雖然還沒有過去對岸,但是也坦誠:「哪個演員不希望在好條件下工作?」

在兩岸影視製作交流的初期,臺灣影視導演和製作人仗著比較自由的環境歷練,以及對商業操作的熟悉,到對岸去多被借重、禮遇。但晚近幾年已非如此光景。1990年代,臺灣的電子業到對岸去尋找同樣水準,但是便宜許多的勞工;如今中國大陸的電視製作方,卻是來臺灣找能力略勝一籌,但是薪資比在中國當地還便宜許多的臺灣人才拍戲。臺灣成了人家的外包協力,形勢已然逆轉。

跟中國相比,臺灣影視製作還有什麼優勢?「好像沒有什麼優勢了。」曾瀚賢的答案很無奈,也讓人感到驚悚。雖然一直有人相信,臺灣影視創作至少還有一點點優勢,那就是自由的思維和創意。不過,即使是這一點,曾瀚賢也覺得,那已經所剩無幾。

他最近到中國市場的觀察,發現儘管還是會有某些尺度上的限制,但是對方製作構想其實已經相當多元豐富;對照臺灣被鄉土劇和偶像劇兩條繩子綁住,更是讓人憂心。說到頭,開發影視題材,沒有錢萬萬不能。《麻醉風暴》一紅,製作團隊接獲令人覺得誠意十足的製作案邀請,結果並不是來自臺灣內部,而是對岸。

一位過去幾年也常跑對岸談案子的年輕製片人,代表的是另一種比較樂觀的看法。他認為,把這個趨勢只看成兩岸關係,太過狹隘。畢竟現在就是一個全球化的市場,加上網路流通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人才流動實屬常態,華語市場的整合亦無可避免。「重點還是只有一個,我們有沒有能力做出有臺灣特色,而別的市場又能有共鳴的東西?」他說。

面對嚴峻形勢,臺劇何去何從?

要有本地特色,才有外地市場,這個道理不難;然而在地特色不可能在離根的外地孕育出來。全球分工是一回事,創作與土地的連結是另一回事。一位演技頗受肯定的新生代女演員提到,雖然對岸有很多機會,但是「我生在臺灣,長在臺灣,臺灣人演臺灣的故事,讓臺灣的觀眾感動,這不是理所當然嗎?」問題是,臺灣有什麼樣的條件,讓這些人才拿到應有的報酬,獲得應有的尊重,然後安身立命、專心創作?

長期以往,創作人才出走和影視產業弱化,沒有人好好講臺灣社會的故事,恐怕還有更嚴重的後果。「我更擔心的是臺灣社會文化底蘊的迅速流失,」瞿友寧憂心忡忡地說道,「到時候,再自由的創作環境又有什麼意義?」

Photo Credit: 大觀影視/客家電視

《出境事務所》劇照。Photo Credit: 大觀影視/客家電視

引導或克責電視業者增加影視製作的投資、重建完善的產業體系,甚至是全面性的美學與文化涵養的提昇,都是當務之急。但解鈴還須繫鈴人。一位製片人就不客氣地指出,當初政府毫無規劃和節制地開放電視頻道,導致產業體質惡化,政府不但有責任,也是唯一有能力介入改變的。

當然,政府不是沒有任何動作,今年這幾部受到好評的臺劇,要不獲得製作補助,要不就是有公視和客家台的支持。這些手段,可能都是必要的,但是效果顯然有限。「錢撒下去,就像狗皮膏藥,到最後只是消化預算。」曾經多次呼籲政府應該制定「黃金時段電視不得播出外來劇」的瞿友寧指出了關鍵:「就是看不到一個有整體規劃的政策。」

政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影視政策,不只是為德不卒,能力、遠見、決心,恐怕也都不足。

其實在當前臺灣的影視產業裡,人才、創意、前瞻、戰略,以及一顆顆在臺灣長大、關愛臺灣的心都還在。但是等待不可能永無止境,時勢毫不留情,變化必須趕快發生。套句今年甫獲得金鐘獎肯定的演員吳慷仁的話:「我們需要改變的勇氣。」

《共誌》「臺劇新(拉)契(警)機(報)」專題系列文章:

本文獲共誌 COMMagazin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