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的代價:「中國製造」成了毒品和爆裂物的代名詞

「強國」的代價:「中國製造」成了毒品和爆裂物的代名詞
Photo Credit: Gustavo Madico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想幾週以前,學運鬧的火熱,那還是是個羽絨外套當道的季節,當時我正坐在立法院外青島東路上的NGO廣場聆聽公民演講,一位陸生拿起了麥克風:「我真的很羨慕你們,在大陸別說佔領國會,連遊行的自由都沒有」, 這段話引來一陣鼓掌叫好,他接著又說:「台灣人真的不需要擔心服貿,不要害怕競爭,我們不會過來搶你們的資源,大陸的上海、北京等一線二線城市比台灣還要發達」,現場民眾以來者是客的沈默禮儀來反駁他,而我,看見了猶如馬英九與民間的兩個平行世界。

作者:雲暮(雲暮的鬼島時事談

回想幾週以前,學運鬧的火熱,那還是是個羽絨外套當道的季節,當時我正坐在立法院外青島東路上的NGO廣場聆聽公民演講,一位陸生拿起了麥克風:「我真的很羨慕你們,在大陸別說佔領國會,連遊行的自由都沒有」, 這段話引來一陣鼓掌叫好,他接著又說:「台灣人真的不需要擔心服貿,不要害怕競爭,我們不會過來搶你們的資源,大陸的上海、北京等一線二線城市比台灣還要發達」,現場民眾以來者是客的沈默禮儀來反駁他,而我,看見了猶如馬英九與民間的兩個平行世界。

雖然太陽花在立法院的工作已完成,但服貿問題仍未解決。台灣人對中國這個貿易伙伴有多少瞭解呢?台灣主流意見對中國常見的兩種看法:專制、強盛。可以簡略為政治和經濟的兩大層面,這次太陽花學運中對服貿的反彈多半在國安問題、以商逼政、公民自由的限縮、香港化…這類政治焦慮上;而不太在意政治層面的人,常常以中國的發達、一二線城市的硬體卓越、傲人的經濟成長、國家綜合實力強…,來反駁那些對中國有抗拒感的人。

Photo Credit:  Gustavo Madico  CC BY 2.0

Photo Credit: Gustavo Madico CC BY 2.0

當然,若以為中國還停留在上世紀一九八零年代或把中國假設為一個整體落後的國家,都是對當今中國的不瞭解,但是另一種無知是把中國當作一個富強的國家,卻從不問這樣的富強是犧牲了多少東西換來的。也許青年世代對中國政治層面的理解多於現實生活層面,也多於經濟層面,從未經歷台灣戒嚴的他們,是相較其他世代,對民主的理解最接近教科書的人,資源最少也是最害怕失去民主的人。但財團和政府眼中有如金礦的中國,又是真實的中國嗎?

有人說,不要只看中國政治,要看中國經濟面的發展,但中國為了快速趕上歐美先進國家,在經濟民生、環境層面付出的代價一點也不會少於政治,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國食安危機層出不窮:三聚氰胺奶粉、地溝油、皮鞋老酸奶、瘦肉精、黑心棉、毒大米、蘇丹紅鴨蛋、孔雀綠魚蝦、甲醛奶糖、帶花黃瓜、爆炸西瓜、染色花椒、墨汁石蠟紅薯粉、瘦肉精、假牛肉、毒膠囊、麵粉增白劑、下水道小龍蝦、雙氧水鳳爪、避孕藥養黃鱔、激素染色草莓、大腸桿菌超標青團、農藥殘留含敵敵畏、麻辣海帶絲用苯甲酸防腐、青島福馬林浸泡小銀魚、毒竹筍焦亞硫酸鈉超標至少144倍,(參考:2000-2011年食品安全重大事件盤點2011-2013年食品安全重大事件盤點

中國的食安問題也是中國人最頭痛的經濟民生問題之一。由於臉書在中國被封鎖,使得新浪微博在中國取代了臉書的功能性。幾年前在微博上有個熱門段子:「據說一個中國人死了,倒在地上,拍扁了就是一張元素週期表」、「不把元素周期表上的元素吃完,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中國人」。在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問題上,中國人無為能力去改善或抵制,因此發展出了一套自嘲文化。台灣雖也有塑化劑、大統黑心油、胖達人香精麵包,但我慶幸這樣的自嘲文化在台灣發展不起來,因為我們還有憤怒的能力。

中國在一九九四年放棄「計畫經濟」,走向「中國特色」的市場自由化,這個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有著最大的食安問題。中國生科院評論員李林芳歸結中國食安問題的究其原因有三

  1. 政府規制失靈
  2. 法條與時代背景的脫節
  3. 部分食品加工者對利益的盲目追求

雖然中國政府頒布的食安法有十幾部,但這些法條建立的早,要求標準過低,已經不適用飛速發展下的中國設為現況。而部分食品加工者為了獲取最大利益,無視有害物質在食品中對消費者造成的影響,而部分消費者則因為迷信食品外觀大即好、鮮豔即新鮮,也助長不法食品的銷量。

中國質量新聞網則認為:「在監管這個層面上,生產落後,管理人員不足都不是主要原因,甚至體制、法律法規及標準都不是問題。問題的關鍵是出在執行這個環節上,在前不久的雙匯『瘦肉精』事件中,央視通過暗訪短片揭示了形同虛設的十八道檢驗程序。『每一個環節都可以被買通,監而不管,是病症所在』,執行不力,官員及工作人員做事拖拉、不負責任甚至腐敗才是根本的原因。」

中國網友諷刺中國食安問題所做的一張圖,東鞋、西毒、南地、北鈣;爛皮鞋、毒膠囊、地溝油、三鹿奶。

揭發地溝油的記者李翔被人亂刀捅死,而當年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導致嬰兒腎結石事件,共有五萬多名嬰兒受害,事後多個國家禁止中國的乳製品進口,這件事導致七成中國人對國產奶製品失去信心,大批中國人瘋狂採購國外奶製品,德國、荷蘭的奶粉一度嚴重短缺,鄰近的香港也因為奶粉被大量來自中國的遊客洗劫一空,造成本地人買不到嬰兒奶粉的現象,香港和中國的衝突更是激化。

中國的一部分人的確富了起來,他們以強大的對外購買力投下對自己國家的不信任票,「中國製造」成了毒品和爆裂物的代名詞,一有機會出國,中國人便大量採購外國品,這樣的經濟發達使中國人更自由了嗎?

美國國家航空和太空局製作的2001-2006年間全球大氣PM2.5濃度圖。圖中的顏色越趨紅,代表汙染越嚴重。

食安問題,或許在人為進展中可以逐漸得到改善,但是空氣汙染問題,不只禍國殃民,甚至影響鄰國、地球,更是不可逆的現象。由這張PM2.5(懸浮粒子污染濃度圖)可得知,中國華東、華北、華中地區的懸浮例子指數接近每立方米80微克,空氣污染甚至比大量沙漠地區的北非還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