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服冒卻挺自經區?切莫縱容政府兜售血汗醫療,犧牲台灣人民的健康

Photo Credit: tpsdave CC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作者:陳亮甫(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執行委員)

服貿議題風波未歇,關於兩岸自由經貿對醫療社服衝擊的討論尚且甚囂塵上,如今行政院提出、國發會所主導的《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已經蠢蠢欲動。服貿協議是允許中國資本大舉進犯台灣的醫療院所經營,自經區條例則是縱容不限國籍的資本在原先的醫療體系上闢疆裂土,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在競爭自由化與醫療商品化的原則上兩者並沒有歧異。然而近日卻見醫界人士「切割」服貿與自經區,反服貿同時卻贊成以自經區改善台灣醫療環境,令筆者頗為詫異。

醫界長期以來普遍存在的心理便是,我努力的多,有資格爭取更好的待遇,因此期待自由經濟示範區這樣的「鬆綁條例」開闢更多的收入管道,例如醫療美容、自費高階健檢等。筆者不贊同齊頭式的平等,但我以為台灣的現況是,資方處心積慮牟利,政府又吝嗇撙節,不願增加健康公共支出,也不願調整保費金額,致使醫師本應享有的基本待遇節節下降,為求追上原先收入只得在自費或營利項目上動腦筋,造就了商品化越來越濃厚的醫療市場。

Photo Credit: tpsdave CC0

自由化、解除管制是一帖裹著糖衣的毒藥,自由競爭的表面掩蓋著不公平的遊戲規則:年資豐富、行銷能力好或背景雄厚的醫師,在角力以後得以寡占有賺頭的門路,大部分的醫事勞工還是只有殘羹剩飯可以挑揀,或者甚至被排擠在外,負擔更繁重的基礎科別照護工作;有財力負擔高階自費項目的貴客有資格享受最頂尖的醫療照護,也引導醫療資源的配置,終其一天最貧窮的病患將面臨無醫可看、無力負擔醫療費用的困境。

迷信自由經濟,必然要承擔不公平的代價,對醫師而言這更加是一個世代壓迫的象徵。資方醫院的代表在媒體上大放厥詞深怕分不到一杯羹,臨床工作者出身、名列全聯會理事長的立委訕笑抗議學生,護航自由化法案,最受到壓迫的基層醫事員工聲音不被聽聞,眼睜睜看著既得利益者代表自己在摧毀台灣的前途。自由經濟示範區成就了什麼?成就了企業主另謀財路的野望,醫療正式成為一門好生意。犧牲了什麼?犧牲了台灣人民的健康平等權,以及岌岌可危、一息僅存的醫療公共性。

無論是服貿協議或是自由經濟示範區,在審視區域型自貿協議或是境內特區的時候,醫事勞工應當首先關注勞資不對等的既有難題,政策去管制化鼓勵投資的結果,肥了資本、苦了基層是必然的趨勢。請不要相信老闆賺錢以後我們的待遇也會改善,血汗醫療的唯一解方是要求政府扮演更健全的守門人角色,健保應該要有更公平的給付制度,醫師勞動權益必須受到完善的入法保障。三個禮拜佔領議場的努力,我們最後期盼的,不應該是引入財團資本來替政府卸責解套。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