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從小立志成為諸葛亮的我,做「回家作業」是人生中最浪費時間的事

對從小立志成為諸葛亮的我,做「回家作業」是人生中最浪費時間的事
Photo Credit: kanege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需要一點「中二」的鼓勵,除非是難得一見的稀世笨蛋,或是真的無書可讀,否則大部分的孩子都是應該是潛在的天才。

我人生中最浪費時間的事情,恐怕就是從小到大的「回家作業」。尤其是國高中階段的,更是毫無意義。國高中時,正是我學習能力最強的時候,一天大概就能看完一本書。當時立志要把《資治通鑑》讀完,還想大量閱讀經濟學的著作。但每次我的閱讀計畫就被種類繁多的「作業」給打亂牽制。

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更排擠我的休閒時間,逼得我要半夜三點跑進我媽房間把整台電腦帶桌子拖到客廳來玩,嚴重妨害我的睡眠。

以我這種會自主安排學習的學生來說,「回家作業」就是粗暴的打亂學習進程的「極惡大敵」。後來在高中還更多出各種亂七八糟的考試。後來我對自己人生最負責的作為之一,就是在高二之後放生我的回家作業跟考試,專心讀我自己想讀的書。

這些大量的作業跟考試,同樣也給老師帶來了沉重的業務負擔。更是從小就開了把工作帶回私生活的惡例。今天柯文哲廢除寒暑假作業,對所有人都是一種解放。我實在是無法理解那些認為不寫作業就會讓競爭力下滑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如果我今天稍微多知道一點經濟學、歷史等各種知識,都應該感謝當年放生那些作業所省下來的時間。

北市率先廢除寒暑假作業 柯文哲:讓孩子做自己的主人

在我的經驗中,我能「自主學習」的原因不是因為我比較聰明,反而是因為「我特別笨」。

我國小的時候,所有方面的表現都很差。總畢業成績是「全班倒數第三」。我國小唯一一次考進「前20名」的月考,我外公高興的給了我2000元。因為他覺得真是奇跡。

而我當時雖然蠢,卻很羨慕資優班的學生(原因是資優班有各種校外教學)。所以我很積極的想加入,還詢問每個老師加入的方法。但我不論在校成績還是智力測驗都爛爛的,所以根本沒有半點機會。

當時我就有一種危機意識。我要是照一般的方式學習跟其他人競爭,我恐怕死無葬身之地。剛好我當時很愛看橫山光輝的《三國志》漫畫。我就在想,要是當趙雲,受傷應該會很痛。看諸葛亮只要坐在那裡講話,感覺比較省力(現在回想起來,這種人生規畫的想法真奇妙,不過我那時是個國小三年級的笨蛋,這樣想應該還算正常)。

於是我就想,既然我照一般的路線學習絕對贏不過正常人,那我乾脆把自己當諸葛亮培養。在看漫畫所激發的英雄主義熱血鼓動下,我就逼自己看「所有諸葛亮應該要會」的學問。而既然要學諸葛亮,就不能繼續當一個笨蛋,於是我就以「天才」自稱。當時太愛自稱天才,還導致某些親戚跟其他學生家長覺得我是神經病。

當時我打算拿自己做一個實驗,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笨蛋,如果認真的照著古人跟書上的方法教自己,究竟能不能成為「名軍師」。我自我學習的起點,就是來自這個從漫畫書出發,半玩票半認真的計畫。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唸的東西雜的要命。因為只要是我覺得「名軍師」該會的學問,我通通都鑽研。研究所時,指導教授問我你哲學沒有底子,你感覺也不想走純理論,幹嘛要唸政治理論,而不唸你本來就有在接觸的東西。當時我沒回答,因為我心中真正的想法是「我覺得哲學是名軍師該會的學問。」但我覺得這個真心話聽在教授耳裡應該更像是在鬼扯,所以我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孔子有說:「惟上智與下愚不移。」

只有真正的天才跟真的笨到極點的人,才無法透過教育改變。以我自己的經驗,至少國小畢業總成績「倒數第三」都還能透過自我學習改變。多數的學生應該都能有這樣的能力。

但問題是:我們的社會並不鼓勵學生這麼做。

我的經驗是,當我剛開始這麼做時,週邊的人都是唱衰我的計畫並勸我放棄。而當我開始得到好的收獲,並想勸誘其他人一起自我學習時,週遭的人又說是我太天才。

我必須要說:不是因為我天才,才自學成功。而是我說服我自己是個天才,把自己這個笨蛋當天才教,我才成功。所以我特別喜歡子思說的:「作之不止,乃成君子。」(假裝君子有始有終,就是真君子。)因為這就是我親身的經驗。

日本歷史上的偉大武將伊達政宗幼年時因為瞎了一隻眼而自卑。他的老師,名僧虎哉宗乙,認為他一生成敗就決定於伊達政宗能不能擺脫自卑。所以他翻出唐朝的古人李克用,以「獨眼龍」這個中二到不行的名號鼓勵伊達政宗。最後伊達政宗成為了德川本家外,全日本最大的諸侯。

所以要是諸位一開始就認為自己的子女沒有「自我學習」的能力,那他們大概就真的無法自我學習。但只需要一點「中二」的鼓勵,除非是難得一見的稀世笨蛋,或是真的無書可讀,否則大部分的孩子都是應該是潛在的天才。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彭振宣臉書12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