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台灣媳婦的震後報導:當媒體的關注不再,家園重建之路仍舊漫長且挑戰

尼泊爾台灣媳婦的震後報導:當媒體的關注不再,家園重建之路仍舊漫長且挑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公開募款,第一步先是將市集總收入的10%捐出,因此在市集跟客人談尼泊爾災情,並取消產品折扣。

文:曾育慧(台灣大學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博士)

尼太太黃妙芸是尼泊爾媳婦,婚後與丈夫定居台灣,他們有三名美麗大方的女兒。尼太太在師大39文創市集設攤,堅持販售來自尼泊爾的公平貿易產品。雖然定居台灣,但他們一家與尼泊爾保持密切聯繫,也固定資助當地學童教育。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大地震之後,接連發生大小餘震、地震、雨季來臨、土石流等,災情不斷。隨著時間過去,媒體的關注不再,但尼泊爾的家園重建之路依然漫長且充滿挑戰。

尼太太靠著一己之力,以及直接或間接認識她們一家的友人或客人,自震後默默地用不同的方式提供援助。特別的是,她在震後第一時間決定不立即重建,也在土石流之後讓尼泊爾人試著幫助自己。本文作者在尼太太回台灣之後進行訪談,向〈南亞觀察〉讀者報導這段期間尼泊爾的實地狀況,以及她急事緩辦的哲學。

問:4月25日的地震,你的家人有受到影響嗎?

我的婆家位在波卡拉(Pokara)附近的Khaski,直線距離20-30公里,但路是彎彎曲曲的,搭公車得花上一、兩個小時。地震當天,開始時我們與家人完全失聯,我無心生意,請客人隨便看,我也隨便賣,心想只要人還好就好了。

終於聯絡上之後,知道房子受損,但人全都安好,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來。房子塌到什麼狀況雖然一時不清楚,但要不要馬上重建,太早建如果地震又來,再倒怎麼辦?所以我們先不動。既然做了這個決定,家人也沒事,我們就要開始出力幫忙了!

問:你用什麼方式開始進行急難救助?

錢是一定要籌的,因為接下來是雨季,山區晚上比較涼,需要毯子與帳蓬,物資寄送要花很多費用。我不公開募款,第一步先是將市集總收入的10%捐出,因此在市集跟客人談尼泊爾災情,並取消產品折扣。我發現一般民眾很高興我提供了這樣的管道,讓他們的消費行為有一個好理由。

其實剛開始,很多台灣人,包括我的同學、鄰居,熟識的、陌生人,都主動表達關心,慷慨地拿出三千、五千,甚至也交給我父母親,說「這是你女婿的家,他們家有事,給他用!」除此之外也有善心人透過不同的管道把錢轉給我,這些小額的私人捐款很快就累積到數萬元。

我告訴朋友們,這些錢我家暫時不需要,我可能會用來幫忙別人。大家都說沒關係,這錢就是要給你的。除了捐款之外,想幫更多忙的人,我也告訴他們尼泊爾可能需要那些東西,即使沒辦法馬上送到,之後雨季來臨也有需要,如果家裏有現成的,我來負責運費。

因此,四月底到六月間我募到的主要物資是帳篷與睡袋,分成四批帶過去。前三趟託前去尼泊爾的志工們順道帶過去。我們全家是最後一批去的,我把從台灣得到的捐款共五千三百五十美元,四千捐給當地的非政府組織HEADS Nepal,一千三百五十元捐給一所受災的小學。

這次重建的複雜度很高,我根據過去的經驗和震後的觀察,選擇把捐款交給我認為值得信賴的HEADS Nepal。這家NGO的主要負責人是幾位無酬奉獻的大學教授及兩三位負責財務與聯絡,有支薪的工作人員。

在大地震之後,HEADS Nepal往往是最早抵達的義工組織。很多國外救援團隊受限於人力,只能在加德滿都附近協助。第二次大地震發生時,他們同樣是第一個抵達重災區的救難組織。

接下來還有土石流,有些民房被土石淹沒,那裏也有他們的搜救身影。因為災區實在太廣,況且每區受災的狀況與復原所需的物資及援助不同,要做到全面救援很難。

在第一波地震受損的區域要開始重建之時,第二波又來了,所以HEADS Nepal有人協助重建,有人協助救災;到了土石流發生,民眾的需求又改變了,種種狀況都增加了協助上的困難度。

將台灣的捐款交給HEADS Nepal

將台灣的捐款交給HEADS Nepal

問:為什麼不考慮用匯款或貨運的方式,或者從當地或鄰國購買更方便?

因為我非常了解尼泊爾的生態,也想得到會有人發國難財。我不信任匯款,匯款會被A走,或扣掉很多手續費;走貨運這條路,不是卡在機場就是被暗中拿走賣掉,這是人性。

後來有許多報導證實我的看法沒錯,因為一定會有人這麼做。我不允許這種事在我身上發生,就用最笨最笨的方式,也告知朋友們他們拿不到捐款收據,以及我預計何時出發,如果贊同我的作法再捐。

物資籌措和運送的考量,除了當地的需求,還要做額外的評估。首先要考慮運費成本,因為很貴,若不是物超所值不如直接在當地採購。但我們很清楚像帳篷這些東西在當地也缺,而且地震後一定會漲價,所以決定從台灣帶。

四次當中,只有第二批的志工搭廉航,空運的行李費就由我支付。其餘三批都事先計算,秤得剛剛好,沒有超重的問題。我們經驗很豐富,打包時算得很仔細,也知道那家航空公司可容許超重3公斤,那麼就可以多帶一個帳篷。

至於從鄰國買不會更好?第一個是要有熟人在當地,我知道在印度工作的Hana(鄭欣娓)就透過她的組織從印度訂了食物過去。但我們不認識印度或中國的朋友,所以東西就從台灣帶。

要提供什麼物資也是重點。我知道有個慈善組織送床,床是很好,但體積大而笨重,在山區搬運不便,所以我募到或用捐款買到的物資以帳篷和睡袋為主。另外有人在台灣募輕便雨衣,我勸他們不要送雨衣,因為雨季來臨時絕對會經常使用,這種穿一次就破的雨衣非常不實用。也有人募罐頭,魚子醬、豬肉、牛肉罐頭,應有盡有。

但我想提醒大家在捐物資時要考慮當地的文化和飲食習慣與禁忌,不是依當下的情緒隨便捐,或是把家裡不要的東西丟過去,你不要人家也不要。

有人說要捐二手衣,我覺得OK,這次也募了行李箱和二手衣。我的出發點是如果大家給的夠,我就能少花錢準備,運費我來想辦法。但有人給的行李箱是壞掉的,有些衣服髒到我再怎麼洗都洗不乾淨,很傷腦筋,老實說也蠻難過的。

問:你在震後二個月前往當地,重建工作做得如何?

最嚴重的災區在震央廓爾喀(Gorkha),但有幾個村莊等了一周才看得到救難人員。相對之下,加德滿都的災情不是最嚴重,不過救災都從能見度高的地方開始,所以加德滿都的重建速度相當快,我到的時候,秩序大抵都已恢復。

加德滿都的舊城區是古城所在地,那區的房子確實比較舊,杜巴廣場也在所謂的舊城。早期蓋房子,這裏有位置就蓋一、二間,那裏有位置就蓋一、二間,所以這次被震倒的都是這一類,目前還在慢慢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