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守中沒有輸,輸的是台北市民的幸福和台灣人的價值觀

丁守中沒有輸,輸的是台北市民的幸福和台灣人的價值觀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丁守中不只贏,而且贏的很漂亮!他唯一的錯就在相信人們看得見這份良知。

我一直記得國中的時候曾和我的朋友說,在中國歷史裡我最喜歡的人物是屈原,因為他的抱負、無奈和最後的悲壯,當時的我光想著屈原當時的感覺,就覺得感慨萬分。

我的朋友聽了就只回答我一句話:你喜歡的都是輸家。

時過境遷,我也沒有那麼愛屈原了,但那種「不公義毋寧死」的思維卻多少還留在我的心中,這也是為什麼當時聽到徐一鳴說「因為我不抽菸,我也不想讓別人抽」而拒絕掉7000萬的廣告案之後,我會如此的愛上他。我喜歡這樣有風骨的人,即使他們不總是會如他一般成功,像是這次輸掉台北市長黨內初選的丁守中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Photo Credit: Voice of America

在我們一般人的工作裡,大多是被壞上司或爛合作夥伴欺壓;但這一次的台北市長選舉,連勝文的競選對手是被政界的兩大家族、背後的政商關係和數不清的資金欺壓。一場選戰還在初選的時候,就可以如此的在四大報頭版下廣告、電視廣播不停的播送,專訪的報導有時候彷彿是當天台灣最大的事一樣被刊在頭版;有時候是「台灣最聰明的女性」為他造橋鋪路,做球給他接。這還不談專職抹黑別人的側翼打手,和很多可能永遠不見天日的不實指控

所以當連勝文勝選的時候才會有人說,這是場資源不平等的選戰,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

然而即使是資源人力寥寥可數的小橡皮艇,在大艦隊那樣的狂轟濫炸之下,丁守中卻這樣挺過來了。從一開始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在選,到最後開出來,不論準不準確,結果幾乎平盤的「台北市民意」。這是一個人靠著努力和堅持,從零到滿的一條路,而「關鍵」的黨員票——即使不說那種早就該淘汰的東西到底應不應該存在——要不是選前一天的黑函,今天的結果也未必會是這個樣子。

所以看著一路上的事件,和民調的走勢,不管初選的結果,丁守中早就已經贏了。面對一大堆的奧步,不管是無中生有的政治獻金抹黑,或是根本無來由的立法院投票舉手事件,從他的種種回應裡可以看出,他把幕後的藏鏡人說的明明白白的,但解釋歸解釋他卻不會去告人,即使連勝文都用了「失去理智」這樣的話語來攻訐他,丁守中對他做過最嚴厲的攻擊,也就是說市政府西遷是個是個錯誤的政策而已。

就像是電影《2012》的劇情一樣,當世界的領導著關著艙門不讓其他人上船的時候,主角說如果他們這麼做了,那歷史會記得我們就是這樣的一群人,我們也會朝那個方向去發展。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需要良知,即使擁有良知不一定擁有利益。

所以我說丁守中不只贏,而且贏的很漂亮!他唯一的錯就在相信人們看得見這份良知。

我常常和朋友說,如果你仔細看過每個人的政見背景和選舉過程的來龍去脈,你會發現今天誰能選上,影響最大的不是當選人本身,而是全台北市的幸福和全台灣人的價值觀。台北市民不是輸在未來買不起房子,甚至不是輸在讓一個政策摸不著頭緒的人當市長,我們真正輸的是,從這個結果我們向全台灣立下了一個宣言:只要一個人有權有勢,有老爸挺有現金花,他要什麼就可以有什麼。

因為這不是標哥的選區,這是最有「素養」的台北市,如果在台北市可以,那在哪裡都可以。

想著想著又覺得屈原可敬了,因為屈原雖然當下輸了,卻贏了千秋萬世;反而,因此失去了屈原的國家和人民,他們才是真正的輸家。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