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再多一點勇氣,建立健全環境而非被收視率綁架」─專訪演員吳慷仁

「我們需要再多一點勇氣,建立健全環境而非被收視率綁架」─專訪演員吳慷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2009年的偶像劇《下一站,幸福》第一次擔綱男主角開始,吳慷仁不僅演出影視作品的數量,在同輩男演員中屬於領先群;而且涉獵的演出型態令人眼花撩亂。如果不是熱愛表演,同時每一次演出都下足苦工、全心投入,否則我們無法解釋如此神一般的演出紀錄表。

文:魏玓

*本文為《共誌》第十期專題「臺劇新(拉)契(警)機(報)」文章

吳慷仁:近五年多來臺灣青壯輩演員的中心力量之一,演出的數量、類型、演出品質都名列前茅、備受肯定。2008年開始演出電影《渺渺》就入圍隔年的第11屆台北電影節「最佳新人獎」,兩年以後以《河豚》再度入圍。2013年以 《愛在旭日升起時》獲得第18屆新加坡亞洲電視獎「最佳男演員獎」。2015年又以客家電視台《出境事務所》和公視《麻醉風暴》分別入圍第50屆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和「迷你影集/電視電影男配角獎」,並以後者獲獎。

不管我們如何定義或詮釋最近一年多來的臺劇現象,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絕對不可能忽視在其中的一張臉孔——吳慷仁。吳慷仁不但是這波臺劇新氣象當中,兩部頗受好評的作品《麻醉風暴》、《出境事務所》的男配角和男主角,而且在這兩部作品中的表現都獲得肯定,雙雙入圍本屆金鐘獎,並以前者獲獎。

我想這並不是巧合,也不是偶然。

從2009年的偶像劇《下一站,幸福》第一次擔綱男主角開始,吳慷仁不僅演出影視作品的數量,在同輩男演員中屬於領先群;而且不管是類型(偶像劇、寫實劇、電影)、語言(國、台、客)、合作單位(公視、客台、無線台、有線台、大愛台)乃至於角色(大學生、盲人、警察、記者、禮儀師、保險業務⋯⋯),吳慷仁涉獵的演出型態令人眼花撩亂。如果不是熱愛表演,同時每一次演出都下足苦工、全心投入,否則我們無法解釋如此神一般的演出紀錄表。

Photo Credit: 大觀影視/客家電視

《出境事務所》宣傳照。Photo Credit: 大觀影視/客家電視

過去幾次出現在媒體上的專訪,大都把焦點放在吳慷仁當演員之前做過40種工作的豐富人生經歷上;我相信這一定是他表演成就的重要基礎。不過或許比較少媒體注意到,他也是一個十分關心社會議題的演員,經常在臉書抒發己見;但卻不是那種自以為「名人就是專家」的大放厥詞,而是熱愛這塊土地的感情自然流露。

這樣一個認真、有想法、關心社會的演員,怎麼看待當前臺灣電視戲劇圈的問題?以下是《共誌》的專訪。(《共誌》簡稱「共」,吳慷仁簡稱「吳」)

共:有人說最近一年多來臺劇出現了些變化,有比較多的職業劇出現。你自己從2009年開始擔綱電視劇主角,又參與過很多種製作型態和戲劇類型,你認為臺劇環境有些什麼特徵,或者有什麼樣重要的變化?

吳:其實最近的這些劇,一直都有編劇在寫,並不是突然出現的。問題是在臺灣一部戲要拍出來並不容易,要有錢、要有人支持、要各種條件,像《出境事務所》的劇本就是在電視台之間流浪了幾年,到了客家台才被拍出來。但是整體來說,臺劇的主流還是愛情主題,型態還是偶戲劇和長壽劇,類型實在太少,好戲也太少。

很多好戲在籌備過程中,就突然停擺,然後消失。其實我並沒有遇到臺灣影視圈比較風光、榮景的時代,我入行的時候,偶像劇已經過了高峰,收視率慢慢走下坡了。許多製作單位和電視臺開始只能一直重複過去的成功模式,考慮的也愈來愈多。

但這好像也不能全怪他們,這是整個產業生態出了問題,不光是錢、人有了就好,政府也有一些輔導金,但是我們知道那根本不夠完成一個作品。這還不只是電視的問題而已,相關的像是電影、舞臺劇也都是如此。

共:你是非常投入和認真的演員,參與過很多不同型態的作品,也演過非常多不同的角色。你覺得演員這一行在當前臺灣電視劇圈的處境怎麼樣?

吳:(沉默數秒)可憐!(嘆氣)演員在這個環境中非常被動,能夠選擇的好戲也不多,一、兩部好戲照顧不了那麼多演員。所謂的on檔戲是有一些演出機會,但是這種戲的表演方式會被固定,演員也因此被定型,不過大部分人並沒有太多選擇。

其實我知道很多前輩們都是不計價錢,只希望有個好的戲讓他們發揮,卻苦無機會。一部正常操作的戲,應該是從前製期就好好規劃運作,一直到完成。但是現在臺灣有些戲,都要開拍了才在找演員,拍的前一天連劇本都還沒有,景也不知道在哪裡。戲拍一半、播一半,再看觀眾反應決定怎麼往下拍。

這種模式,電視台或許是有他們的壓力,但是對演員就是一種消耗,不斷的消耗。如果你沒辦法適應這樣的環境,很可能就會沒有戲演,最後被淘汰。但是,這並不正常,也不健康!

共:如果我們再把焦點縮小,像您這樣大概有六、七年資歷的演員們,所面臨的最大困境是什麼?

吳:賺不到錢。也許很多圈外人以為演員賺很多錢,但坦白說,紅的就是那幾個。可是有更多很努力、很努力,卻賺不到錢的演員。在目前的臺劇圈,外型很重要,也許有些人外型不是那麼好,但是他們也應該有其他角色可以發揮。

其實我這一輩很多很優秀的演員,演出機會少,片酬也非常低。往往拍一部短片,十萬塊(這已經算高的)要拿來過三、四個月。這就是因為戲劇類型太少,不同演員演出的機會也就更少。我自己是幸運的,我有機會演過偶像劇,只是自己沈潛過後,決定要減少偶像劇的演出。這不只是一種選擇的勇氣,也需要機會。

我覺得我這一輩的演員,很多很優秀,但是需要更多機會來磨練和提昇自己,沒有好戲可以拍,浪費他們的才華,真的非常、非常可惜(嘆息)。我這個年紀(30出頭)的演員,還有點時間,還可以等一些機會,但是環境如此「速食」,很難造就演員的突破,甚至一不小心就被時間和on檔戲拖著走。每天演一樣的東西,只是換個衣服、髮型,一旦沈溺,表演的習慣就會回不去了。接著,製作方也把你定了型,經紀公司也只能幫你接類似的戲,整個環境一起萎縮,失去勇氣⋯⋯。

共:你說自己是幸運,太客氣了,但是我想那也是因為你自己很努力。想像一下,萬一即使很努力了,但沒那麼幸運,一直都接不到好的戲,只有一些「不健康」的製作,你會怎麼辦?

吳:我覺得我還是會演,這是我的工作,演員也是要糊口(笑)。但是,我會等待,做好準備。一直以來,我都非常喜歡參加試鏡,試鏡就像考試一樣,看看自己的能耐。

Photo Credit: 瀚草影視/公共電視

《麻醉風暴》劇照。Photo Credit: 瀚草影視/公共電視

其實,去年這個時候,也有中國那邊的演出機會來找我,報酬很高(頓),一個念頭,就是幾百萬和幾萬的差別。我想了很久,如果去了,也許三個月就可以賺到幾百萬,但是我後來又想,在我這個年紀,做有意義的事情還是很重要的。

臺灣還是有一些不錯的戲,我還沒有試過,還值得試一試。我想現在還不是過去的時候。話說回來,演員總是希望碰到好的劇本和劇組,萬一真的要過去,我也得好好做準備,去學口音,去體驗當地等等。

共:這個決定真的不容易!可以想見你對臺灣影視圈的期待。最後請你說一說對電視圈的建議,包括對政府、製作方或是觀眾。

吳:也不敢說什麼建議啦!其實應該說,演員就是演戲,製作方就是配合導演,把戲好好地拍出來;政府就是幫助建立和維持電視環境的健康,各司其職。我們真的應該要再多一點點勇氣,建立一個健全的環境,不要被收視率綁架,不要土法煉鋼,不要只是吃老本,不要熬夜傷身體。這就是我的期待。

《共誌》「臺劇新(拉)契(警)機(報)」專題系列文章:

本文獲共誌 COMMagazin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