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決策 VS 民主抗爭:不止太陽花,美國兩百多年前就吵過

黑箱決策 VS 民主抗爭:不止太陽花,美國兩百多年前就吵過
Photo Credit: John Trumbull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太陽花運動除了從國際博弈、馬王鬥爭、小英搶權、以及佔領學運潮的角度分析外,另一個有趣的觀察點,可從歷史角度切入。不管各位有無觀察到,所謂的「黑箱」、「貿易自由化」、與「金融融合度」,就是美國建國初年,吵的如火如荼的兩派大論戰。

這兩派論戰,是以漢米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所率領的聯邦主義者(Federalist),對抗由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所帶領的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 Republican)的世紀大辯論——聯邦黨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Photo Credit: John Trumbull

很多人誤以為,美國自始就是支持票票等值的民主制度。錯!美國建國初衷,奉共和國體制(Republic)為圭臬,而非民主體制(Democracy)。前者不認為國家政策,必須經過每個國民等值式的參與;也就是說,根據共和國體制,政府被允許某種程度的黑箱作業。

說黑箱很失真,美國的開國元勳們,當然知道玩黑箱的弊病。套據傑佛遜那句有名的憂慮:「如果中央建構一個毫無克制的國家銀行,那貪污與濫權不就會成為常態?」

有鑑於此,美國開國元老們,為了讓權力執行能夠有所依據,制定一套政府的制衡機制,從法國的孟德斯鳩那,借了三權分立的概念,也就是所謂的Checks and Balances,好抗衡行政、立法、與司法機構,免得成為權力巨獸。

就這樣,美國的建國初衷,是為了防止暴君而因應的共和國體制,所授予的權力,可允許某程度的黑箱作業。至於人民的權利,並未具體化表述。攸關人民權利的「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甚至沒有寫入最初的憲法當中。

甚至晚到現在,美國也不支持票票等值式的民主概念,總統大選採「選舉人制度」,好確保民意與政治菁英的論點相符合。所以你很有可能贏得人民票數,最後卻輸在選舉人票數,比方說2000年的高爾就是最佳的例子。

回到漢米爾頓與傑佛遜的大辯論,當美國打完獨立戰爭後,國父華盛頓最頭大的事,就是每日中午舉行的內閣餐會。

時任的財政部長漢米爾頓,不相信人民的智慧,不支持過多人參與選舉活動,他認為只有過某門檻的菁英可參與投票。而聯邦政府的權力要極大化,聯邦政府權力應凌駕於州政府之上。對憲法的解釋權,越黑箱越好,也就是說,大法官對憲法的裁示,應有更寬的解釋空間。

原因是漢米爾頓背後所代表的勢力是北部製造業、貿易商、英國財團、大銀行家、學術階級、以及農業大盤商。也就是所謂的『菁英份子』。他認為政府的角色,是維護「財產階級」的安全,因為這才是國家強大的根本。

而剛從法國當完大使的傑佛遜,歸國後就任國務卿一職。畢竟他草擬了美國的《獨立宣言》,開宗明義闡述人人生而平等,權利是不證自明的,且不可剝奪。傑佛遜認為政府所有的作為,必須明定於白紙黑字中。對於憲法的裁示,只能逐字解釋,不能有過寬的想像;這樣,小老百姓的權利,才能受保障。

傑佛遜的民主概念,甚至允許老百性偶而藉由「暴力抗爭」,鞏固個人權利。他的名言是:「為了確保政府的正當性,人民有必要不定期推動革命,好提醒當權者誰才是真正作主的人。」所以太陽花引用梭羅的「公民不服從」,是個錯誤的概念,他們應該援引傑佛遜。

這就來到目前太陽花的訴求了,很明顯的,這活動偏向於傑佛遜式民主(Jeffersonian democracy)。而對漢米爾頓式的黑箱菁英感到憤愾。傑佛遜式民主屬由下到上的齊頭式平等,而漢米爾頓式民主則喜好由上到下的菁英式決策。那到底誰對?

Thomas Jefferson/Photo Credit: Rembrandt Peale

這其實是政治哲學史的大辯論。傑佛遜式民主的賣點很佳,能夠騙的選票也比較多,但很多想學傑佛遜式民主的國家下場都不好,比方說傑佛遜崇拜的法國大革命,後果是招來數十年的災難,最後還招來一個獨裁者拿破崙。而埃及、利比亞、泰國、烏克蘭亦不遑多讓。

史上奉行傑佛遜式民主而成功的國家沒幾個,多半為瑞士、比利時、盧森堡等歐洲國家。但這些國家亦摻有漢米爾頓民主的大政府架構。但傑佛遜式民主確實被好萊塢、CNN與F-16戰機團隊,給行銷到全世界,製造一堆民主革命。

反觀被後人罵到臭頭的漢米爾頓,在北歐的福利國制度、新加坡的開明專制、蔣經國的父權體制中生根。但漢米爾頓式民主也會出毛澤東、蔣介石、海珊、與格達菲等暴君。

美國歷史已累積200多年了。原本漢米爾頓想推動的中央銀行被聯準會給實現,美國成為貿易大國、聯邦政府的權力也被各民主黨總統給無限放寬。而傑佛遜式民主概念也因權利法案的寫入憲法、少數族群與婦女獲投票權、持槍合法化、農業部門的受保護,而屹立不搖,一時之間,勝負難分秋色。

太陽花學運的發生,剛好對應到美國歷史的進展,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必然。台灣在蔣經國解嚴後,民主體制越趨朝傑佛遜式民主邁進,政治熱衷者,三不五時研發政治術語,使漢米爾頓派的國民黨政權,無法有效執行政策。最近各地方政府財政的高昏迷指數,也要歸功於政客討好選民的傑佛遜式民主後果。

但歷史總仿效鐘擺效應搖擺,等人民徹底厭倦太陽花的遍地佔領潮後,恐又會流行另一波的菁英統治,咱就拭目以待吧。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王大師』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