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界聲援遭免職蓄髮男警 葉繼元:我沒對不起警界

法界聲援遭免職蓄髮男警 葉繼元:我沒對不起警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葉繼元委任律師郭德田則指出,今天警政署派出來站崗的員警中,就有一位綁馬尾的女警,顯示警政署也認同長髮不影響值勤,那為何要記葉繼元申誡,甚至免職?

日前保二總隊員警葉繼元因蓄長髮而違反髮禁,被記滿18支申誡,遭保二總隊決議免職。對此,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聲援律師和人權團體,今(23日)上午在警政署前抗議,認為保二總隊公然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行政程序法》,將葉繼元惡意免職,除要求「署長出面表態」外,抗議團體也遞交律師函,要求警政署撤銷保二的免職處分。

►相關報導:男警蓄長髮遭免職 內政部長:並非性別平等問題

蘋果報導,此案當事人葉繼元今也來到現場向警政署長陳情,「我沒對不起警界,也沒對不起社會大眾」。他強調,自己多年來努力嘗試與長官溝通,希望改變警界對性別認同的困境,但最後都是得到「再研議」的回覆,甚至因此換來更「綿密」的懲處。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認為,葉繼元的事情不只是個案的正義與否,也不只是留不留長髮與性別歧視的議題,這更是一個把警方威權、不遵守法制人權的醜惡放在公眾面前檢視的大好機會,警政署在乎的不是可不可以留長髮,而是一旦此例一開,就會守不住警察也是人、也會思考、質疑長官命令的價值。

他質疑,一旦葉繼元可以留長髮,就等於警察高層的權威一路潰敗,而警察的社會觀感不能是追求自主尊嚴的葉繼元,警察的社會期待,必須是沒有名字也找不到人的爆頭警察、必須是超越憲法的方仰寧、以及自稱人權但永遠站在威權那一方的葉毓蘭。

聲援法律人代表、東吳大學法律系胡博硯老師表示,警察自稱紀律部隊,但更是法治部隊,絕非威權部隊。紀律必須依照法律,如果保二不願遵守已經實施13年的《性別工作平等法》、實施15年的《行政程序法》,總隊長可以自己辭職,「如果警政署沒有法治程序的觀念,署長可以自己下台,沒人阻止你」。

葉繼元委任律師郭德田則指出,今天警政署派出來站崗的員警中,就有一位綁馬尾的女警(該女警聞言,即把頭髮塞進帽子裡),顯示警政署也認同長髮不影響值勤,那為何要記葉繼元申誡,甚至免職?

郭德田隨後將「要求警政署撤銷保二處分」的律師函,送交出面收狀的警政署督察室主任蘇振龍,但蘇除自我介紹外不願作出任何承諾,面對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7天內回函可以嗎?」的疑問亦不發一語。

自由報導,諷刺的是,在民間團體批評保二違反性別工作平等法時,內政部警政署大門的跑馬燈卻顯示:「建立性別平權的國度。人權大步走,落實兩公約,邁向多元價值,實現人權正義。」該照片被伴侶盟貼上網路,並被網友批評警政署是「偽善」。

記者會最後,聲援群眾將「嘲諷性氣質,帶頭搞歧視」、「黑箱打考績,程序當狗屁」等抗議字條貼在警政署門口,揚言若一週內沒收到律師函回音,將再度回到警政署陳情。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