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管制條例》

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管制條例》
Photo Credit: Wikipedia,CC License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常常說制式武器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後的槍枝法規,以及一種發自內心的盲目槍枝恐懼症。

會不會有人進行槍枝犯罪的關鍵點在於法規究竟允許何人取得槍枝以及何種槍枝,而非一體禁絕。讓有精神障礙的無行為能力禁治產人駕駛10噸半大卡車或瑪莎拉蒂超跑在國道開看看,當然會變悲劇!但您會因為怕神經病開極端車種上國道肇禍就主張所有人民不得擁有與駕駛任何車輛嗎?受過政府核可駕訓班訓練的大貨車駕駛就沒有這種問題呀。

承認吧!台灣社會對槍很陌生,反槍的言論與法理支持也還很稚嫩,哪怕是「自製」還是「制式」又或是「前膛」或「後膛」,都只是出於看到槍會尿褲子的恐懼而無科學的根據,最多就是再加上個好萊塢電影的刻板印象罷了。這種心態不只存在於立法與行政機關,更普遍存在於社會大眾的心中。這不是理盲,什麼才是理盲呢?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槍砲法規不合理,獵人自組獵槍反危險又火力大

撇除掉前面那些近乎病態的槍砲法規法理問題,現行的《槍砲條例》究竟為什麼無法滿足原住民獵人?法規又為何一修再修還是接踵有原住民族人面臨法律問題,相信這一直是外界好奇的一點。

答案很簡單:警政署的法規主管單位與參與修法的原住民族菁英階級並不會打獵,也無心深入理解,對於歐美現代槍枝法規亦極其陌生。而會打獵的族人多不俱備法律背景,無法將其需求規範化列舉而出,至此我們的原住民族自製獵槍法規就一直處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擠牙膏式的修改方式,悲哀至極!

現行《槍砲條例》第20條開放原住民族得持有自製獵槍,但蠻奇妙的,法規並未說明何謂「自製獵槍」的明確定義,亦未於後面授權主管機關以行政命令解釋之,但我們的警政署硬是違反法律授權原則以行政命令《槍砲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限縮解釋「自製獵槍」的定義範圍,造成這個定義當時常常會被法官打臉,依「有悖法律授權與明確性原則」裁定不具拘束力。

在103年6月前,自製獵槍警政署的定義如下:

「…… 其結構、性能須逐次由槍口裝填黑色火藥於槍管內,以打擊底火或他法引爆,將填充物射出。其填充物,指可填充於自製獵槍槍管內,遠小於槍管內徑之固體物如玻璃片、彈丸等,供發射之用。」

依照警政署當時做成的定義,明確將自製獵槍限縮為前膛裝藥式(muzzle loading)的結構。這種槍的槍口動能(就是一般人說的殺傷力)決定於口徑、彈丸重量以及火藥裝藥量。但弔詭的地方是,警政署對於這三者都未進一步明確予以限制,亦即真正跟殺傷力成正相關的變數,連警政署自己都搞不清楚,有悖科學立法的精神。

然而這個規範,實務上就是一個悲劇產生機……因為自製獵槍本身就不是工業標準化的產物,無一定固有之說明手冊可供參考。在大部分的族人根本沒有工業加工技術的情況下,各式粗製濫造的奇怪拼裝貨流竄於每個山地原住民族鄉鎮,但偏偏政府又無開放射擊用低膛壓黑色火藥的取得管道,族人遂破開市面上可購得的各式煙火後,取出內部的黑色火藥,以往那種燒木炭取火藥的說法只是誆外人的而已,我可從來沒看過哪個獵人這樣做。

然就槍械科學而言,兩種黑火藥有非常大本質上的差異:射擊用黑色火藥的爆速較低,用以緩步加速彈頭以取得最佳彈道性能;但煙火用的可沒這考量,爆速直接都是上到頂的,膛壓極高!加上前述之粗製濫造與保養不當鏽蝕等原因,所以你會在新聞上看到「……原住民族獵人膛炸送醫不治」,然後還送上一張藥室阻鐵向後炸進腦門的X光片。

Photo Credit: 翻攝自蘋果日報

Photo Credit: 翻攝自蘋果日報

比較傷人的是,當時警政署於立院質詢中面臨此一問題的回答竟然是:「每個人的加工技術不同,我們無法保證。」兩手一攤,讓各位自己回去想辦法吧!這聽起來跟「你活該」的意思是差不多的。

好了,沉重的膛炸問題就先帶過了,撇除掉不知道會向前射還向後彈的膛炸問題,前膛裝黑火藥自製獵槍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小毛病,裝填時間也過長,從塞藥包、塞藥墊、填彈頭、塞彈頭墊、裝底火、拉動擊鎚到待發到瞄準射擊,老手再快也要一分鐘。

而其他的小毛病,舉凡:黑色火藥燃燒後的殘渣有腐蝕性清潔不易、擊發時遲發火、成功擊發後從右方引火孔噴火、擊鎚過大容易鉤到芒草樹枝造成意外發火、射擊時煙霧過大導致獵物往哪滾下山谷看不到…… 等等莫名其妙的問題,就是一種一堆毛病的射擊工具。

但說實話,它的單發動能(殺傷力)可真是大的嚇死人,所謂軍方「制式」5.56步槍彈藥的終端殺傷力可差了它一大截!只是沒有安全性的話,一切都只是空談;一旦阻鐵炸進腦門,人生就買單了。

103年喜得釘上路,根本問題解了嗎?

在難用至極的情況下,原住民族獵人當然要找替代方案。不知道是哪位賢拜大德看中了工業用火藥鋼釘-火藥筒喜得釘(Hilti)作為推進火藥的改良品,各大五金用品店都買得到,自製獵槍自此展開了工業革命。

以往前膛裝黑火藥自製獵槍的裝藥與裝彈頭都是從槍口填入的,喜得釘自製獵槍則是將彈頭從槍口填入後再拉開槍機至待發位置,並將喜得釘火藥筒塞入槍膛。在射手扣下扳機的一瞬間,槍機直接彈回原位撞擊槍膛喜得釘火藥筒底部,底緣式底火(Rimfire)撞擊後即點燃擊發。

和前膛裝黑火藥自製獵槍相比,熟手完成射擊裝填程序大概只要30秒,且由於它的火藥是工業標準化大量生產的產物,故喜得釘的性能穩定安全性高,加上沒有上述那些奇怪的小毛病又取得容易,喜得釘很快淘汰掉舊式前膛裝黑火藥自製獵槍,成為原鄉獵人的主流工具,幾乎85%以上都換成這種獵槍,每個獵人都心知肚明。當然警政署也知道這一點,只是警政署暫時當作不知道罷了。